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一代更比一代疯
    林佳妮真的是服了叶飞这家伙了,现在比赛已经开始进入高/潮阶段了,这家伙竟然还在惦记着他的直播。

    “小弟,不是我说大话,这场比赛如果你能够取得第一名,奖金绝对比你直播一场要多得多。”

    叶飞一听,顿时来兴趣了,他现在对什么都不关心,就关心钱,没错,他就是个财迷。

    “第一名还有奖金?我还以为只有一个亚洲赌王的称号呢。”

    “名号当然要,但是钱也不能少。”

    “林姐,赌王能有多少奖金?”叶飞往周围看了看,小声问林佳妮。

    林佳妮此时的状态已经比刚才好很多了,笑着伸出两根修长白嫩的手指,道:“两个亿。”

    叶飞:“………”

    “卧槽,这么多?”

    “要不你以为这么多人过来是干什么的?很多人都是从国外来的,主要就是为了追逐这两个亿的奖金。”

    “好,那我们就赢个第一名玩玩。”叶飞兴奋的搓着手,道。

    林佳妮:“…….”

    赢个第一名玩玩?你小子可真敢想啊,不要说是你了,就算是我亲自下场也不敢说百分之百的就稳赢啊。

    “还是不要掉以轻心才好,我不知道你在这一方面到底是真不会还是装的,但是要知道凡是能够参加这个比赛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子,尤其越到后面,这些人的水平就越高,别人不说,光段风,马九州和宋天河这三个人就不好对付,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有成为赌王的实力,只不过比赛有的时候也靠运气,今天你的运气我看不错,希望后面也不会差。”

    叶飞嘿嘿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咦,淘汰赛结束了?这么快?”

    两个人往场地里面看,就看到场地里面的大部分选手都已经离开了,每个桌上只留下一个人,而这留下的一个人就是晋级半决赛的选手,只是叶飞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林佳妮笑道:“其实历届比赛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每一桌不管有多少筹码,一般都是三局定输赢,因为时间有限,很多人想看的是最后的压轴大戏。”

    叶飞哦了一声,然后又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很快半决赛的时间就到了。

    “下场吧,希望你还能赢。”林佳妮笑道。

    叶飞没说什么,来到场地中央。

    此时,场地中央的其它桌子已经撤掉了,只留下四张桌子,每一张桌上四个人,这四个人也是随机抽取的。

    叶飞看了看自己的名字在第二张桌,来到桌前,直接拉开椅子就坐下了。

    现在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叶飞的名字,因为这货淘汰赛赢的太快了,别人刚开始第二局的时候,他已经结束了,所以很多人对他的印象都非常深,而且主办方也将林佳妮的名字换成了他的名字——叶飞!

    看到叶飞是第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一旁观赛的众人全都议论开了。

    “卧槽,叶飞这家伙今天绝对是个超级黑马啊,你看这货进入半决赛一点儿都不紧张,看样子应该是稳操胜券。”

    “切,人傻事不操心,我告诉你,这货刚才虽然赢了淘汰赛,但是他绝对是瞎蒙的,真的,这货刚才的运气太好了,你没看另外三家需要的牌都出现了吗?只不过也不知道他娘的怎么回事,竟然反了,要不然的话,他早就下去了,还能在半决赛上嘚瑟?”

    “我觉得也是的,刚才这家伙的运气真的是好的逆天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必须承认这家伙的心理素质很好啊,现在出战的十五人全都是亚洲数得着的高手,面对这些人,你看看他坦然对之,牛逼。”

    “以表面的稳重来掩饰内心的恐慌,别看这家伙看起来老神在在的,我可以非常有信心的确定,他的内心里面其实早就已经开始慌了。”

    “靠靠靠,别说了,比赛开始了,关他是紧张还是慌呢,总而言之今天这比赛绝代幺鸡不参加,就让我失去了百分之五十的兴趣,赶快比完老子好回去抱美女。”

    午夜零点,比赛场地中响起了钟声。

    随着钟声落下,半决赛开始。

    直到这时,叶飞才看清楚自己的另外三个对手,竟然是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女人,在赌界绝对是很特殊的一个团体,她们要么是从事其它服务,要么就绝对是赌术高手!就像绝代幺鸡一样。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长的根本没法和绝代幺鸡比,可以说相貌平平,但是她却有一双非常细腻的手,手指甲修的非常整齐。

    在叶飞看着女人的时候,这女人也在盯着叶飞看。

    另外两个男人一个戴眼镜,一个是光头。

    两个人也看了一眼叶飞,然后将目光全都放在了女人身上。

    光头哈哈笑道:“二条妹,不要总盯着帅哥看嘛,这可是幺鸡推荐的人,你看也是没用的,人家根本不会搭理你。”

    眼镜男也是笑了笑,道:“二条妹,好久没有一起玩过了,今天可要好好的过过瘾。”

    叫二条妹的女子眼神扫了一眼光头和眼镜男,冷冷道:“秃头,四眼,你们应该知道的,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她的眼睛还是盯着叶飞,道:“不能和幺鸡一决高下,非常遗憾,不过既然你是她的替代者,希望你能够有点真才实学,不要让我失望。”

    看到这女人僵尸一样的脸,叶飞就满心的不爽,你丫又不是大美女,给我摆什么脸色啊,我欠你的啊?

    他用眼角随意的扫了一眼二条妹,然后伸手拿起一个筹码,坐在那里百无聊赖。

    嗯,没错,我理都懒得理你。

    看到叶飞如此嚣张,二条妹冷冷的哼了一声。

    片刻后,发牌女过来,让四人验牌之后,开始拆封,洗牌。

    抬点是红桃十,从光头开始发牌。

    第一张暗牌,四个人都没有动。

    第二张明牌,叶飞的是一张梅花三,光头的红桃k,眼镜男一张红桃七,二条女则是一个黑桃a。

    看到这第一张牌,叶飞的脸上毫无表情,谁也看不出来这货是高兴还是不开心。

    光头则是哈哈大笑,这货摸了摸自己的大脑袋,道:“看来今晚的运气确实不错啊,淘汰赛老子第一张明牌就是红桃k,这又是一张,难道我要赢?”

    眼镜男笑着摇了摇头,将自己的红桃七翻了过去。

    二条女冷笑了一声,道:“秃头,运气好的并不是你一个人。”

    “才一张而已,后面的谁大谁小还不一定。”

    这时,发牌女道:“黑桃a说话。”

    二条女想也不想,直接拿出一把筹码扔了出来。

    “现在每人面前的筹码是刚才淘汰赛所赢的筹码,我这里有一千八百万,先出二百万。”

    眼镜男叹了口气,扔出二百万,道:“跟一圈。”

    到叶飞了,叶飞的牌最小,三人还以为要考虑一下,谁知道叶飞根本就没有动牌,扔出二百万,然后这货又扔出二百万,道:“跟二百万,再大你二百万。”

    光头一看,这货嘿嘿笑道:“兄弟,够狠的啊,一个梅华三就敢这么玩?”

    叶飞笑道:“没什么敢不敢的,就是几百万而已,输了也就输了,况且今天晚上我的运气也不错,说不定我会赢呢。”

    “哈哈,好小子,有魄力,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一局定输赢,敢吗?”

    “哦?我无所谓,就看他们两个喽。”

    二条女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眼镜男有点纠结了,他的牌在四个人里面是卡在中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这要是一局定输赢,他还真没有一点儿把握。

    不过看到另外三人全都要一局定输赢,眼镜男苦笑道:“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来吧!”

    “哈哈哈,今天不管输赢,至少这一局玩的痛快!一局定输赢!”

    光头男的大嗓门很远都能够听得清,周围的人们一听这货说这话,全都将眼光放在了他们这一桌上。

    “擦啊,这一桌的全是疯子啊,搞什么飞机呢?一局定输赢?这这……”

    “沃日,二条女,秃头和四眼都是老油条了,他们敢这么玩并不奇怪,可是这叶飞……以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啊,他也敢?”

    “服了,老子真的是服了幺鸡了啊,谁都知道幺鸡玩起来不要命,没想到她找的这个家伙也是一路货色啊,你妹的,你以为这半决赛还能像淘汰赛一样那么幸运吗?要知道坐在你面前的是三个狠人啊,跟他们你也敢一局定输赢?你丫一个梅花三啊,大哥,你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社会……真尼玛是一代小疯换大疯,一代更比一代疯啊,我今天算是开眼了,叶飞这个人,不管今天是赢是输,他在圈里面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没错,这小子够狠,够绝!”

    “一局定输赢啊!好几届赌王大赛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了,好期待。”

    光头男直接跟了叶飞四百万,然后很豪气道:“发牌!”

    发牌女从二条女开始发第二张明牌。

    二条女的是一张红桃a,光头男是一张梅花q,眼镜男一个红桃八,而叶飞得到的是一个红桃三!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抽冷气了。

    “我了个擦啊,今天这一桌的运气都不错啊,二条女这是要大四条的节奏啊,秃头这家伙也可能顺子,眼镜男这也是奔着同花顺去了,就连这年轻人的牌也有点意思。”

    “卧槽,这一局好看。”

    “针尖对麦芒啊,就是不知道最后谁赢谁输。”

    “看看,尼玛,突然热血沸腾了。”

    二条女看了看自己的红桃a,直接扔出来四百万。

    一局定输赢,这牌不管怎么都要跟下去。

    所以眼镜男也是想都没想,跟了四百万。

    叶飞笑了笑,道:“跟四百万,再大你四百万。”

    “卧槽!”

    光头见叶飞这家伙这么猛,这货脑门上都要出汗了。

    “我说兄弟,用不着这么狠吧?”

    叶飞笑道:“反正都是一局了事,怎么?不敢跟啊?可以跑啊。”

    “我跑?哈哈,你让我跑?你在开玩笑吗?跟你八百万!”

    “发牌!”二条女冷冷道。

    发牌女再次发出第三张明牌。

    三张明牌出现,差不多就已经能够知道一手牌的大概情况了。

    这一次二条女又得到一条方块a,眼镜男黑桃十,光头的是一张红桃j,而叶飞的则是一张黑桃三!

    牌面刚刚出现,光头男就哈哈大笑起来。

    “各位,怎么样?”

    二条女冷声道:“秃头,你输了。”

    “二条女,你三个a,但是我觉得你不一定能够配成四条,只要你没有四条a,你这牌就不一定能赢我。”

    二条女看了看眼镜男和叶飞,道:“我和叶飞有四条的趋势,四眼的有可能是顺子,你的顶多也是顺子,我一样赢你,发牌。”

    最后一张明牌发出,整个现场全都骚乱起来了。

    二条女竟然得到了一个黑桃k,眼镜男的则是一个梅花六,光头的是一个梅花十,而叶飞的牌最小,是一个梅花二!

    四张明牌全都发完了,整个桌面谁也不说话了。

    因为现在的牌谁也不敢保证一定能赢了。

    “我这里还有五百万的筹码,全压。”二条女道。

    梭哈,清筹码!

    眼镜男道:“一局而已,输也输个痛快,赢也赢个过瘾,全跟。”

    光头早就不耐烦了,直接将自己的筹码也全都扫到了桌子中央。

    三个人全都看着叶飞。

    叶飞指了指自己的牌,道:“看来运气好像用完了,一个三条a,两个很可能是顺子,我赢的希望真的太小了,不过既然是一局定输赢,那就跟吧,至少输也要输的光棍一些。”

    四个人,筹码全压,现在就看最后一张暗牌谁大谁小。

    整个桌面上,突然之间安静异常,四个人谁也没说话。

    突然,眼镜男一把抓住自己的暗牌掀开,道:“各位,不好意思,六七**十,顺子。”

    秃头哈哈大笑道:“四眼,你的顺子还是有点小啊,你输定了,我的……..我……尼玛啊。”

    光头想说我的顺子比你的大呢,结果看到底牌之后,这货身子一摇晃,差一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梅花k?上帝啊,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眼镜男笑了:“十jqkk,秃头,你这牌……够大!”

    光头:“………你大爷啊。”

    两个人看向二条女。

    二条女冷冷一笑,然后将自己的底牌掀开了,是一张方块k!

    看到自己的牌,二条女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道:“不是四条?三条a两条k,满堂红,也不算小了,应该可以赢,叶飞,除非你是四条三。”

    三个人全都盯着叶飞。

    不仅如此,大屏幕现在也将他们这一桌给播了出来,因为这一桌太特殊了,一局定输赢,这在整个场地中绝对是最吸引人的。

    现在人们看到二条女的牌竟然是满堂红,一个个有的兴奋,有的叹气。

    “我靠,我还以为是四条a呢,那样赢的机会更大一些。”

    “满堂红也不错了,已经赢了四眼和秃头,就看叶飞这家伙是什么牌了。”

    “他现在明牌是三个三和一个梅花二,这牌…….确实不怎么样啊,就算他也是满堂红,大不过二条女,除非他是三!”

    “这货的运气在淘汰赛的时候就很爆棚啊,不知道这一次会怎么样。”

    “打牌虽然运气很重要,但是技术更重要,我觉得这一局叶飞会输。”

    绝代幺鸡这时也站起来了,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大屏幕,心道:“叶飞,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解说员兴奋道:“各位观众,各位来宾,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要来临了,叶飞到底是赢还是输,就看他这张暗牌了,叶飞,快点开牌!”

    二条女盯着叶飞的眼睛,道:“你的是三?”

    光头和眼镜男明明已经输了,但是两个人还是非常紧张的看着叶飞手下的暗牌。

    “兄弟,到底是多少?。”

    “哎呦,你能不能快点啊?急死个人啊。”

    叶飞笑道:“说实话,我也没有看过我的这张暗牌,是多少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以我今天火爆的运气来说,这应该是一张三吧。”

    说着,叶飞轻轻的将自己的暗牌掀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