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救场
    看着叶飞拿出来的换洗衣服,当听这家伙说这是他最好的衣服的时候,林佳妮整个人都崩溃了。

    “叶飞,我的叶神!你告诉我你现在一场直播下来能赚多少钱?”林佳妮抓狂道。

    叶飞嘿嘿笑道:“就那么多,你不是都看着的吗?”

    “有好几千万啊!你一天就是好几千万,你就不能给自己买一件像样的衣服?”

    “我感觉这衣服就已经很不错了啊,你看看,名牌呢,阿达迪斯,这有图……图……标~”

    叶飞想给林佳妮指一下衣服上的品牌图标呢,结果等他看到图标之后,这货自己都凌乱了,因为他发现衣服上的图标竟然很神奇的印反了。

    阿达迪斯的品牌图标是一个金字塔形状,应该是尖尖朝上,可是叶飞发现自己衣服上的这个图标竟然尖尖朝下。

    “我@☆*&”

    叶飞如果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买到山寨货了,那他真的就太二了。

    林佳妮看着叶飞衣服上的图标,实在忍不住了,噗一下就乐了出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的个上帝,叶飞,我的弟,我的神!你可真是……哎呦,你让我怎么说你呢?你也太奇葩了吧?买衣服的时候你就没有看看图标吗?再说了,阿达迪斯可是国际牌子,别说一套衣服了,就算是一双鞋,你二百也买不到啊。”

    叶飞:“哎,当时他要三百,我说二百,卖家连墩儿都没打,直接给我了,我当时光顾的高兴了,忘了看了。”

    “该,让你贪便宜,你又不是买不起,至于吗?”

    “林姐,别说了,以后我会小心点的,现在怎么办?我穿这衣服出去会不会给你丢人?”

    “你说呢?算了,你等会,我让人给你送一件。”

    说着,林佳妮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叫老五的中年男子过来了。

    “林姐,有什么吩咐?”

    林佳妮指了指叶飞,道:“帮他找一身衣服,我来的时候疏忽了。”

    老五赶忙下去了,一会拿过来两套西服,一黑一白。

    叶飞试了试,还真正好,不过他见林佳妮穿黑色长裙,这货最后选择黑色西服。

    进洗澡间快速的洗了一下,叶飞换上西服,对着镜子臭美了半天。

    林佳妮实在看不过去了,道:“别看了,下去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

    叶飞哦了一声,赶忙又捋了捋衬衣领子,跟着林佳妮往楼下去。

    电梯里。

    林佳妮道:“一会儿出场的时候记得挽着我的胳膊。”

    “好的好的。”

    叶飞在这里什么都不懂,林佳妮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一副我是来打酱油的样子。

    电梯在负一楼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林佳妮挽着叶飞的胳膊走了出来。

    出了电梯,叶飞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

    就见前面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旁站着两排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能有三四十个。

    林佳妮扯了扯他,道:“走啊,楞着干什么?”

    叶飞小声道:“林姐,你确定这是比赛不是要打架?我怎么感觉有点别扭啊?”

    “别扭什么?习惯就好了,走吧,通道前面往右拐就是比赛大厅。”

    按着林佳妮说的,两个人往前走,等到了通道尽头,还没拐弯呢,叶飞就听到喧哗声从拐角处传了过来。

    等到他和林佳妮拐过弯,就见到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大厅,这大厅能有四百多平,装修的富丽堂皇,无数灯光照耀下,整个大厅亮如白昼。

    在大厅的周围,是四排沙发椅,大厅中央,是十六张桌子。

    林佳妮介绍道:“十六张桌,每一张桌的第一名晋级下一轮,就是四桌,然后四桌里面每一桌的第一名晋级决赛,规矩很简单。”

    叶飞哦了一声,道:“你在几号桌?”

    林佳妮指了指第一个桌子,道:“那里。”

    叶飞一愣,看了看桌子上的四个牌子,还真有一个是林佳妮的名字,道:“第一桌?待遇不低啊。”

    “其实比赛的座次并没有什么顺序,都是随机抽取的。”

    “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你的三个对手是什么水平?”

    “不知道,甚至有两个人我都没有听说过。”

    “这样的仗好打吗?对自己的对手一点儿也不清楚,更不要说知己知彼了。”

    “无所谓,什么高手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样。”

    绝代幺鸡说的云淡风轻。

    他们从台阶上慢慢的走下来,现场顿时就引起了一阵轰动,毕竟绝代幺鸡今晚太耀眼了。

    “幺鸡姐今晚真的太有风采了。”

    “是啊,这样的女人真的是每个男人都想征服的啊。”

    “卧槽,她身旁的那个年轻人是谁?”

    “不清楚,该不会是鸡姐新养的男宠?”

    “噗~~你丫可真敢说啊,谁不知道幺鸡姐的眼光高的离谱,听说上一次粤门赌王的二公子想找幺鸡姐,直接让她给骂回去了,我告诉你,不是什么人都能亲近幺鸡姐的。”

    “那这人是谁?看他们手挽手,很亲密的样子。”

    “不清楚,不过这家伙看着可真年轻啊,顶多也就是二十岁左右。”

    “别猜了,一会儿就要开始了,我支持幺鸡姐进入决赛,到时候肯定好看。”

    “我也是,过来看比赛就是看幺鸡姐的。”

    众人议论纷纷。

    叶飞也听不清别人说什么,他和林佳妮来到中央场地。

    十点五十分,这个时间点离比赛开始还有十分钟,可是突然叶飞就发现身旁的林佳妮脸色有些苍白,而且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子。

    叶飞就是一愣,虽然他穿着西装,但是在这里也没有感觉到有多热啊,更何况林佳妮还穿着裙子呢,应该更凉快才对,怎么会出汗呢?

    与此同时,叶飞就感觉林佳妮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慢慢的开始用力,叶飞都能感觉到一种钻心的疼痛感。

    他也顾不得什么了,赶忙扶住林佳妮,着急道:“林姐,怎么了?”

    绝代幺鸡往旁边挪了挪,然后慢慢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左手捂着肚子,痛苦到:“不清楚,这两天来月事,可能刚才用冷水冲凉的时候寒气入体了,腹部很疼。”

    叶飞:“……….”

    他可真是服了这女人了,在来月事的时候别说用冷水冲凉了,别人洗脸都不敢碰冷水啊,就是怕寒气入体好不好,你可倒好,直接用冷水洗澡,这酒店里面又不是没有热水,你这不是纯心找罪受吗?

    “怎么办?要不我扶你回房休息一下?”

    林佳妮摆了摆手,道:“来不及了,还有十分钟比赛开始,如果我没有出现,就是弃权。”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弃权就弃权了,比赛再重要也没有身体重要。”

    “你错了,身体没有比赛重要,小弟,你没有在这一行,不知道这一行的规矩,既然报名参赛了,就算是爬也要爬过来,要不然以后在这一行就没法混了。”

    叶飞这个抓狂啊,道:“不混就不混,你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适合再比赛了,上去也是输。”

    “输也要输在台上。”

    “靠,疯子。”

    看到叶飞气急的样子,绝代幺鸡努力的笑了笑,道:“每一行都不容易。”

    “哎~~”

    叶飞叹了口气,不过他突然愣了一下,然后道:“这种比赛可以顶替吗?”

    绝代幺鸡不明白叶飞什么意思,愣了愣,道:“可以,不过必须要得到百分之六十的参赛人员的同意。”

    “那好,你在这里坐着,这比赛我来比。”

    “什么?!!”

    就算绝代幺鸡林佳妮现在腹痛难忍,可是听到叶飞说这话,她还是忍不住的惊呼了起来。

    “你替我?”

    叶飞点头道:“是。”

    林佳妮盯着叶飞的眼睛看了好久,突然笑了笑,道:“好吧,今天的比赛就交给你了,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叶飞嗯了一声,然后让林佳妮将老五喊了过来,将事情说了一遍。

    老五听完,整个人都傻了。

    他看了看叶飞,又看了看绝代幺鸡,虽然他不知道叶飞和绝代幺鸡是什么关系,但这可是亚洲赌王大赛啊,可以说全亚洲的牛人都在这里呢,现在林佳妮竟然要让一个无名小辈代替自己比赛,这搞什么呢?”

    “林姐…….”

    林佳妮道:“老五,去办吧,如果他不替我的话,我只能弃权。”

    老五又看了看叶飞,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十一点钟!

    当主持人将这个消息说出来之后,整个场地就炸了。

    “什么?幺鸡不参赛了?”

    “不会吧?老子过来就是看幺鸡姐的好不好?这尼玛竟然不参赛了?”

    “搞什么啊这是?叶飞代替幺鸡姐参赛?tmd叶飞是什么鬼啊?”

    “叶飞?卧槽,这是从哪个旮旯里面蹦出来的家伙啊?这么重要的比赛怎么能够这么儿戏呢?”

    “难道幺鸡姐这是要栽培年轻人的节奏?不过幺鸡姐也很年轻啊,没必要这么做啊?”

    众人说什么的都有。

    此时主持人再次说道:“根据大赛规定,如果参赛选手要推举别人顶替自己,那么就需要得到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参赛人员的赞成,现在我们有六十四位选手,同意叶飞顶替绝代幺鸡参赛的举手。”

    他的话刚落,就看到赛场中参赛人员有一多半都举手了。

    这种情况真的是出乎叶飞的意料之外,他寻思着肯定没多少人同意呢。

    “林姐,你这人品……….怎么都不想你参赛啊?”

    林佳妮努力的笑了下,道:“他们怕我。”

    叶飞:“…………..”

    他们怕你就不怕我了啊?这话说的太打击人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同意了自己就干一场。

    主持人宣布之后,叶飞入场,老五派人照看着林佳妮。

    坐在一号桌林佳妮的位置上,叶飞的内心真的有点激动,虽然他现在有赌王大礼包,但是他从来没有赌过啊,这是他人生第一次玩这东西,而且还是在这么大的场合中。

    等到四个人全都坐下来,叶飞才发现另外三个人什么色的都有,一个白种人,两个黑种人。

    叶飞有点无语了,心说这一桌真的是大杂烩啊。

    “小子,你替幺鸡参赛,看来有两下子啊。”黑种人拍着桌子,粗着嗓子道。

    叶飞笑了笑,道:“不是有两下子,是实在没办法了,我是硬着头皮来的,以前也没玩过。”

    “什么?以前没玩过?你不要告诉我你这是第一次玩牌?”

    另一个黑种人听叶飞这么说,顿时抓狂了。

    “确实第一次,还望各位能够多多承让。”

    “承让?你逗我呢?这可是亚洲赌王大赛,你让我们承让?”白种人也炸毛了,道。

    三个人全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飞,恨不得将这货给盯穿了一样。

    面对三个人的犀利的眼神,叶飞只是笑了笑,然后双手交叉,两个拇指不停的转动着,等着发牌。

    “朋友,以前做什么的?”白种人问道。

    “玩直播的。”

    “噗~~”

    他的话刚刚说完,三个对手全都喷了,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将周围很多人的眼光都给吸引了过来。

    其中一个黑种人笑的都快接不上气了,好半天才停住,指着叶飞道:“玩直播的?卧槽啊,搞什么飞机啊?绝代幺鸡是什么意思?她自己不下场也就算了,竟然找一个玩直播的人来跟我们打,这是看不起我们吗?”

    “就是,这是蔑视我们,绝代幺鸡太狂妄了。”

    “哎,两位,虽然我也很认同你们的话,但是我觉得绝代幺鸡不来反倒是好事,这样我们晋级的几率会更大一些,如果她真的过来了,我问问你们两个,你们谁有把握赢她?”

    白种人一句话,两个黑种人全都蔫儿了。

    因为如果是绝代幺鸡出场,他们别说百分之百的赢了,就是百分之十的把握都没有。

    几个人全都不吭声了,一号桌诡异的安静。

    没多久,一个穿着白衬衣,黑马甲,带着领结的短发女子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副没有开封的牌。

    比赛用的是扑克牌,这种东西比麻将玩的更加广泛,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专业的玩家。

    女子来到桌前,左右看了看,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将牌拿起来给四个人看了看,证明是一副新牌,然后将牌拆开,流利的洗牌手法施展出来,将牌洗均匀了之后,抬了一下牌,是梅花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