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南江一老翁
    我是民工的到来,真的是让叶飞感动的一塌糊涂,看着满地的礼物,虽然每一样礼物都是很普通的,但是叶飞还是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替我向兄弟们带声好,只要你们喜欢看我的直播,以后我会尽我的最大努力为大家做好每一场直播。”最后叶飞说道。

    我是民工狠狠的点点头:“这话我一定带到。”

    让我是民工坐在沙发上休息,叶飞给他从冰箱里面拿了瓶饮料,然后陪着他唠嗑。

    上午十一点四十分,这个时间离叶飞开播的时间点更近了,可现在还没有南江一老翁的消息。

    叶飞心里也有点着急,他现在都不能确定那老头会不会来。

    “叶神,老翁呢?他今天不来吗?”我是民工也知道第二个嘉宾是南江一老翁,可是到这个时间点了还不见那老头来,他也有点好奇。

    叶飞摇摇头,道:“他一定会来的,如果他不来,当初在直播间的时候就直接给说了,然后将名额让出来,既然他没有那么做,就说明他会来。”

    “哦。”也不知道叶飞推断的准确不准确,我是民工哦了一声。

    他刚刚说完这个字,就听到了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来了。”我是民工激动的站起来,道。

    叶飞也是站起身往门口走。

    来到门后面,这一次没有通过猫眼往外看,叶飞将房门打开,就看到在门外站着两个人。

    站在前面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瘦骨嶙峋的老人,只不过这老人虽然看着很瘦,但是却非常的精神,眼睛烁烁放光。

    这老头一身得体的深蓝色西服,里面是白色的衬衣,而且还打了一个红色带金色半点的领带。

    在老头的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跨着一个很大的挎包,穿着也很不错,至少都是名牌,留着一个大背头。

    叶飞看到门外一下来了两个人,有点迷糊。

    就在这时,门外的白发老头笑道:“叶神,我是老翁,很高兴见到你。”

    说着,南江一老翁伸出老皮斑斑的右手。

    而在老头身后的年轻人则是满眼好奇的盯着叶飞看。

    叶飞赶忙和南江一老翁握了握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老头有点眼熟。

    “老翁您好,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南江一老翁呵呵笑道:“来,为什么不来呢,我救命恩人的场,我必须捧,而且说句实在话,对于你做的美食,我是真的想要尝尝到底是什么味道。”

    叶飞赶忙将南江一老翁和年轻人让到里面。

    南江一老翁看到叶飞的屋里还有一个中年人,道:“你就是民工兄弟吧?”

    我是民工见进来一个老头,虽然看着风烛残年了,但是精神头却是非常足,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这货显得有些紧张,道:“老翁您好,我是民工。”

    南江一老翁和民工握了握手,道:“我看着你有些眼熟,你是不是有个名字叫熊阔江?”

    我是民工一愣,继而赶忙点头,道:“老翁,你认识我?”

    南江一老翁哈哈大笑。

    叶飞在一旁站着,他还真的不知道我是民工的名字,没想到南江一老翁竟然知道,他也感到很好奇。

    南江一老翁笑了一会儿,道:“熊阔江,虽然你是内地人,但是在我们那里你也是非常出名啊,脱衣哥是你吗?”

    “脱衣…….哥?”

    叶飞完全迷糊了,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南江一老翁和这个叫熊阔江的民工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熊阔江脱衣哥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是民工不好意思的点头道:“那都是别人给的绰号,其实我当时也没考虑太多,眼看着人就没了,如果我再多想的话,估计就来不及了,所以我就进去了。”

    南江一老翁使劲的拍了拍熊阔江的肩膀,然后伸出大拇指赞道:“孩子,好样的,你是我们华夏万千民工的骄傲啊,你不知道,当时你的事迹在我们那边也有报刊登出来了,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熊阔江更不好意思了,脑袋都低下了。

    叶飞实在忍不住了,他看了看南江一老翁,然后又看了看我是民工,问道:“老爷子,民工兄弟,你们到底说什么呢?”

    南江一老翁看了叶飞一眼,道:“叶神,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这位民工兄弟是谁?”

    叶飞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南江一老翁介绍道:“民工兄弟的真名叫熊阔江,其实这个名字在万万千千华夏人中间只是一个普通的名字而已,而我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他在十年前做过一件事前,跳江救人!”

    叶飞一愣。

    十年前?

    十年前自己还在学校里面呢,对外面的事情根本就不怎么关心。

    “到底怎么回事?老翁不妨说说。”

    南江一老翁笑着看了看熊阔江,道:“那我可就说了,在十年前,那个时候我的身体还不错,平常的时候除了管理生意,就是喜欢看看报纸新闻什么的,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新闻,就是关于小熊的,说他在一条江上正在架桥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江中的一条船出了问题,要沉了下去,一条观光旅游船啊,上面百十来号人呢,眼看着就要淹没在江中,可就在这个时候,就是这孩子,直接大喊了一声,招呼其他的民工兄弟,然后他第一个脱掉了衣服,跳入了江中,正在架桥啊,桥身离江面至少五六米的高度,他跳了下去,然后拼命游到出事地点,用两个木板救了八个人!这还不是让人肃然起敬的,真正让人敬佩的是当时的天气是十一月中旬,冬天了,气温很低,很冷,我看报道说他救了八个人之后,自己直接就冻僵在了江水中,一直到救援人员过去才将他给救了起来,叶神,你面前的这个民工可不是普通民工啊,他可是一个英雄。”

    听南江一老翁说完,叶飞肃然起敬。

    从五六米高的跨江大桥上跳江救人?

    还是tm十一月份的天气?

    叶飞根本没有看到当时的场景,但是就算没有看到,他用心想也能想象出来,不由得全身都哆嗦了一下,那真的不是一般的强悍啊。

    “民工兄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我对你的钦佩之情,你真的是……强悍,非常的强悍啊!”

    叶飞说这话可是发自内心的说的,而且他觉得用强悍这个词都不足以表达自己对民工的敬佩之情。

    我是民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当时就算换成了别人,估计也会这样做的,毕竟人命关天,那一船上那么多条人命,我也是尽我的最大努力去挽救而已,哎,可惜我没有分身的能力,只能救了八个人,这也是我心里面一道一直过不去的坎儿,每当我睡觉的时候,我总是会梦到那些落水的人们绝望的眼睛,我就会被惊醒。”

    南江一老翁道:“你已经尽力了,没有必要自责。”

    叶飞这个时候才想到刚才南江一老翁的话,他一句一个内地内地的,难道他不是内地人?

    “老翁,你不是华夏内地人?”叶飞问道。

    南江一老翁笑道:“我不是,我是香江人。”

    “香江?!!”

    听到南江一老翁说自己是香江人,叶飞直接就吃惊了,因为这真的太意外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节目在香江还有人看。

    “老爷子怎么称呼?”叶飞现在是越看这老头越感觉有些熟悉,可就是一时半会的又想不起来,于是直接问道。

    南江一老翁道:“我啊,我姓洪,叫洪天雄。”

    “洪天雄?洪天雄?!!!”

    叶飞念道了一下,可是紧接着整个人都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