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红烧鱼肉和蚕丝肚(双管齐下)
    就像叶飞说的一样,人们之所以能够创造出来一道美食,并不仅仅是因为这道美食好吃,而且还因为它能吃。

    所谓的能吃,就是吃了以后对人的身体有益,美食中所蕴含的营养成分可以帮助人们调节身体机能,为各种器官提供所需的营养元素。

    就像薛仁杰这样的肥胖的人,如果给他吃高脂肪高胆固醇的食物,虽然当时吃的时候爽歪歪了,可是吃过之后对他的健康不仅没有帮助,反而还有害。

    而对于这种人群,要想将三高稳住,也并不是一点儿肉不能吃的,鱼肉就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鱼肉中含有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当然,很多鱼肉中也含有很高的胆固醇,比如鲤鱼,鳗鱼,带鱼,黄鳝等,更高的还有螃蟹。

    所以在给肥胖的人做鱼的时候,最好能够不选择这些鱼。

    叶飞不是医生,但是他现在已经可以开启三级美食权限了,可以说脑海中的美食种类也达到了相当丰富的程度,而每一道美食所用的食材在他的脑海中都有清晰的说明,甚至包括营养元素和对人体某一方面的帮助。

    今天要给薛仁杰做一道美食,叶飞选择的就是鱼肉,而鱼肉的选择他挑了草鱼。

    草鱼对心血管疾病的人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肉食,它里面的不饱和脂肪酸含量丰富,对人类的血液循环非常有利。

    所以叶飞在脑海中直接向系统购买了一条草鱼,这种草鱼他以前也用过,那就是脆肉鲩鱼。

    脆肉鲩鱼体内所蕴含的营养成分整体要比一般的草鱼高的多,可以说一条脆肉鲩鱼能比得上普通草鱼两条左右。

    买了一条脆肉鲩鱼,然后就是辅料:青葱,青蒜,生姜,黄酒,小磨香油,酱油,耗油,白砂糖,味精和极品花生油等。

    一切东西准备就绪,叶飞开始动手制作。

    鲩鱼处理干净,将鱼头和鱼尾剁下来,取中间的身子部分用。

    脆肉鲩鱼切成块,当然,这种鱼肉不易煮烂,所以叶飞切的鱼块比较小,这样做起来比较容易一些。

    鱼肉处理好,清洗干净之后放在一旁。

    接下来将青葱切段,然后青蒜切丝,生姜切片,做完之后,叶飞拿过一个大一点的瓷盆,将鱼肉和部分葱姜蒜倒在一起,里面加入黄酒,放在一边先腌制起来。

    腌制的时间稍微有点长,趁这个功夫,叶飞又将蚕丝肚的材料买了一下。

    蚕丝肚,这道菜可以补虚健胃,有利消化,对于瘦人来说是一道非常好的美食。

    这道菜的主材料就是猪肚,叶飞买了一个,然后辅料稍微多一些,豌豆苗是这道菜必不可少的辅料,这种东西营养丰富,可利尿助消化,同时这种菜还有一种很神奇的功能,那就是如果你的皮肤晒黑了,多吃点这玩意儿绝对有好处。

    剩下的辅料就很常见了,葱,姜,精盐,小磨香油,猪油等。

    等到一切买齐了,叶飞开始处理猪肚。

    为了节省时间,叶飞这一次采取的是双管齐下,两道菜几乎同时开工。

    猪肚这玩意叶飞也是第一次弄,不过还好脑海中有系统经验做后盾,所以难度也不是很大。

    将烧水锅放在另一个炉灶上,加入半锅水,大火烧开,然后浇在了瓷盆中的猪肚上面,水刚刚淹没猪肚,叶飞停止浇水。

    等到猪肚在开水中浸泡两三分钟之后,叶飞将猪肚捞了出来,开水倒掉,紧接着拿过一把小号的刀,将猪肚上一层薄薄的膜刮掉。

    做好之后,用盐巴开始在猪肚的里里外外猛搓,搓了几分钟之后,冲洗干净。

    取一勺生粉,然后用生油拌了一下,又开始反复的搓洗猪肚的里里外外,这一次足足搓洗了五六分钟,叶飞才将猪肚再次冲洗干净。

    这个时候,这猪肚也就处理完毕了。

    说实话,这种东西是叶飞处理过的最麻烦的食材,因为毕竟猪肚实在太特别了,好吃,但是不容易清洗,要想让它没有腥臊臭的味道,就必须反复的处理。

    做好这些,叶飞拿起后背菜刀,将猪肚切丝,然后放入一个瓷盆中,加上精盐,黄酒和生粉开始腌制。

    前前后后一折腾,时间就过去了,那边的脆肉鲩鱼也已经腌制好,叶飞回过头来直接红烧鱼肉。

    炒锅放在炉灶上,火一打开,蓝色的火苗冲了出来,等到锅热,往里面添加适量的极品花生油,油温达到八十度左右的时候,将鱼肉倒入锅里,开始油煎。

    等到鱼块两面全都煎至金黄色,倒入黄酒适量,又煮了一会儿,直接鱼块出锅,盛入盘中备用。

    接下来就是将锅洗干净,然后再次放在炉灶上,锅热,倒入适量的花生油,将白砂糖放了进去开始熬煮,等到白砂糖融化,汁液出泡,倒入一勺水,水开之后,盛入碗中备用。

    再次炒锅放油,这一次将剩下的葱姜蒜倒入里面开始小火翻炒,炒至出香味之后,加入适量的耗油和酱油,搅拌。

    这时,叶飞将白砂糖汁拿过来倒入锅里,又将鱼块拿过来倒入进去,盖上锅盖开始中火烧煮。

    等到水开,叶飞拿过精盐往里面添加适量,为了让口味更佳,又往里面添加了一勺香醋。

    香醋有软化血管的功能,对于薛仁杰也有好处。

    加完之后,锅盖盖上又烧煮了一会儿,等到盐味和醋味浸入鱼肉内之后,直接出锅。

    最后再撒上一层香菜末,一道红烧鱼肉就算完成。

    可以说这道菜也就是在腌制鱼肉的时候时间长一点,剩下的制作过程,叶飞是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在叶飞做这些的时候,龙龙龙和薛仁杰两个人也到了厨房里面。

    龙龙龙还好,他以前来过叶飞的厨房,知道叶飞的厨房里面简直就是个博物馆,里面的一切工具“”和摆设全都是极品货色。

    可是薛仁杰是第一次来叶飞的厨房,这货也喜欢收藏古董,眼光还是可以的。

    当他刚一走进叶飞的厨房,这货就傻眼了,小眼睛瞪的溜圆,嘴巴张的大大的,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好半天之后,薛仁杰快速的来到这个巨大的储物柜前面,然后哆嗦着伸出胖乎乎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这个巨大的储物柜。

    一边摸,这货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我了个靠啊,这这……..不要告诉我这是梨花木的,我会晕倒的。”

    龙龙龙嘿嘿笑着来到薛仁杰身旁,道:“眼光可以啊,老薛,没错,这就是正宗的南海里花木,叶神够牛逼吧?用这种极品木材做了一个这样的柜子,我就说这家伙是个败家子?”

    薛仁杰哆嗦着摸了半天的储物柜,这才扭头看了看正在专心做菜的叶飞,突然他就觉得叶飞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了。

    一个敢用寸木寸金的南海里花木做柜子的人,绝壁是顶天土豪啊这。

    可就在他看叶飞的时候,这家伙的眼睛突然看到了叶飞台子上正在用的盆子和碗,这家伙肥大的身子一哆嗦,差一点坐地上。

    “卧槽啊啊啊啊,这是……..”

    说着,薛仁杰三两步冲到叶飞的台子旁,然后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捧起来一个青花瓷碗。

    “青代青花瓷?”

    龙龙龙嗯嗯道:“正宗的青代官窑青花瓷,碗底还有落款呢。”说完这货又小声的提醒道:“兄弟,看这青花瓷碗的精致程度,我敢百分之九十九的说,这玩意儿应该是御用的。”

    听到这句话,薛仁杰的双手猛的一颤,手里的青花瓷碗都差一点掉地上,这货赶忙抱住了。

    “我我……..日啊,马先生,你是这方面的权威,你可别骗我啊,这……这真的是御用的青花瓷?”

    龙龙龙很认真的点点头:“**不离十。”

    薛仁杰整个人都呆逼了,他在叶飞直播的时候也看到过叶飞用这些盘子盆子碗之类的,但是他还真没往别处想,还以为是仿制的呢,因为市场上这东西一找一大把,根本不值钱,就是图个好看。

    可是现在听龙龙龙马飞燕这么一说,薛仁杰不傻才怪呢。

    “咕咚~~”薛仁杰情不自禁的的咽了口口水,然后眼睛又往周围看了看,当他看到一大把象牙筷子和几个和田玉的水龙头的时候,这货是彻底的无语了。

    他的心里现在剩下的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这……这些都是真的?”他小声的问龙龙龙。

    龙龙龙苦笑着点点头,说实话,就算他见过这些东西,可是现在再次见到以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叶神到底是做什么的?”薛仁杰小声问龙龙。

    龙龙龙无奈的耸耸肩,道:“说实话,我认识他的时间不比你长,在我看来,叶神就是一个牛逼的厨师而已。”

    “别逗,一个再牛逼的厨师,厨房里面的家伙什也不可能这么逆天,这你妹的要是有这么多好东西,还做毛个厨师啊,叶神绝对还有其他的身份。”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叶神不说,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追究才好,世外高人的脾气都很怪的,要是让他生气了,别说让他帮你做美食了,你屁都吃不上热乎的。”

    薛仁杰赶忙点头:“我明白,我明白,嘶~~~卧槽,这味道……….”

    这个时候,这家伙才闻到这盘红烧鱼肉的味道,然后等到他看到眼前的这盘菜的时候,薛仁杰的眼睛就是猛然一缩,然后口水哗啦一下就流了出来。

    不仅他如此,龙龙龙这时也闻到了味道,这货赶忙用袖子擦嘴巴。

    “我了个靠啊,这菜……..这菜的香味比在直播间里面闻到的要浓郁的太多了,我的个上帝啊,我这肚子已经开始有反应了,咕噜咕噜叫啊。”

    “你妹,别说,说的我也饿。”

    “可是我真的饿了啊,这道菜……….”

    说着,薛仁杰看向叶飞,然后小心翼翼问道:“叶神,这菜…….是给我做的?”

    叶飞正准备做蚕丝肚,点点头,嗯了声。

    “我能吃吗?”

    “可以,就是给你做的,请便。”

    听到叶飞同意,薛仁杰再也忍不住了,赶忙从一旁拿过一双象牙筷子,也顾不上欣赏筷子了,夹起一块鱼肉就放在了嘴里面,刚刚吃了一口,这货的眼睛就瞪的溜圆,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这……这是脆肉鲩?!!”

    嘴里含着鱼肉块,薛仁杰忍不住的惊呼起来。

    叶飞又嗯了一声。

    虽然他的话不多,但是每一个回答却都让薛仁杰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一下。

    又嚼了几口脆肉鲩鱼块,薛仁杰……薛仁杰这货突然眼泪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