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龙卷风都吹不去你做的龌龊事
    应广大观众的强烈要求,叶飞决定抽取第二名幸运嘉宾,只是抽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崩溃了,甚至叶飞自己都晕菜了。

    依米花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问叶飞算不算。

    叶飞能怎么说?

    除非这一次的抽奖又被黑客攻击了,要不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抽出来的,自己能说不算吗?

    “算!”叶飞郁闷的说道。

    “可是……夜森,他一个人占两个名额啊。”

    “占两个名额就占两个名额,抽奖就是随机性的,只能说湿人这混蛋的运气太好了。”

    没错,第二个幸运嘉宾抽的还是湿人,你说操蛋不操蛋?

    直播间的所有人都懵逼了,谁也没想到今天抽奖竟然又出现了这种情况,没错,以前的时候也出现过一次,可那一次和这一次绝对不同啊。

    现在的观众那么多,四亿三千万人啊,别说能够一次性抽中两次了,就算是一次那也是四亿三千万分之一好不好,这种几率可以说比中彩票还要小很多。

    可就是这么小的中奖几率,让湿人这货给撞上了,一群人好悬没气死。

    “不行了不行了,我这个脑子啊,被这丫给刺激的快要爆炸了。”

    “湿人,你大爷的,你给我出来,老子保证不打屎你。”

    “疯了,疯了啊,湿人这货今天到底做什么事情了?这运气要不要这么逆天啊?一天抽中两次,这这……八亿六千万分之一的几率了啊,我的个上帝,这也能中啊?”

    “还是那句话,老子从来没有想杀人的冲动,但是今天我就是想要弄死这家伙,龟孙,还有没有点节操了,一个人占两个名额,你咋不上天啊?”

    就连吃遍天下和南江一老翁一帮大神豪也全都无语了。

    “这这……这事是到底怎么发生的?”

    巨大的办公室里面,吃遍天下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脸蛋,然后身子狠狠的往沙发椅的靠背上一靠,不敢置信的说道。

    香江海边别墅中,南江一老翁也是噗一下被气乐了。

    “这家伙的运气也真是没谁了,这让我想起来我年轻时候在赌场的一次经历,有个闫姓的赌徒,当时输的只剩下一百香江币,可以说惨不忍睹,这货去玩老虎机,结果第一局就搞了个三七大满贯,直接轰动了整个赌场,很多人都围过来看,他紧接着又玩第二局,还是大满贯,当时他不仅仅把本钱赢了回来,而且多赢了好几百万,也正是靠着赢回来的这几百万,他做起了生意,然后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这辈子以为他是我见过运气最好的人了,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比他的运气还要恐怖的人,四亿三千万分之一的几率啊,连中两元,太恐怖了。”

    散花仙女无奈的笑道:“运气这东西实在太玄乎了,看不到也摸不到,不过它应该真实存在。”

    姚小明对着麦克风抓狂的嗷嗷叫了起来:“湿人,湿人,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和我一个小孩子抢名额,你羞不羞啊?”

    所有人:“……”

    这熊孩子又开始皮了,运气这玩意跟多大年龄有关吗?再说了,叶神的直播嘉宾名额,不管是多大年龄的人都想得到啊,没看现在是老少通杀吗?

    就在众人爆炸的时候,湿人偷偷的露头,这货发了个目瞪口呆的表情,道:“是我吗?真的是我吗?”

    众人:“……”

    “湿人,你妹啊,我从来没发现你会这么贱。”

    “还是你吗是你吗?名字你自己不会看啊?”

    “湿人,把名额让出来咱俩还是好朋友,要不然我会诅咒你一辈子写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诗我给你说。”

    人们还在继续讨伐湿人呢,可是突然湿人发了一条信息。

    “啊~~运气,玄而又玄,无问东西,你不找我,我不理你,你若找我,我必爱你,啊~~哈哈哈~~~”

    疯了,湿人自己都疯了。

    江浙省山舟市,一座山脚下,农家小院一个。

    院子里面养的有鸡有鸭也有鹅,在院子的前面是一个小水塘,里面养着鱼。

    破旧的两间平房,红砖砌成,只是由于时间长了,红砖的颜色有些发黑,平房的顶部还有杂草出现。

    平房东屋里面,一个戴着厚厚眼睛身材枯瘦头发乱糟糟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部破旧的手机,此时,他的眼光透过厚厚的玻璃镜片落在自己的手机上,然后就那么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突然啊了一声,紧接着一句鬼都听不懂的诗蹦出来了。

    他正在啊呢,东屋的门被从外面一下推开了,然后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走了进来,劈头盖脸就骂道:“丁不平,地里的活你还管不管了?你真的想累死老娘是不是?啊啊啊,啊你妹个头啊?我告诉你,你再这么下去,咱俩这日子是彻底没法过了,当初我就是看到你有点才华才跟你呢,还想着你能写诗写出名,跟着你过好日子呢,谁知道你竟然是这么一个人,你说说你这都多少年了?你写的那些破诗除了念给院子里的鸡鸭鹅听谁还会听你的?写不出来就给我干活去,天天让我一个人去地里面,你一个大老爷们好意思?”

    中年油腻大叔丁平木讷的转头看了看肥胖的女人,然后……然后这货突然从破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跨到女人面前,根本不给女人反应的时间,一把将女人抱住,直接就亲了下去。

    “呜呜~~~”

    中年女人狠狠的将丁平推开,然后擦了擦嘴,气呼呼道:“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每次我和你生气的时候你都这样,你说说你用这一招对付我多少年了?就不能换个法子吗?讨厌。”

    丁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这货一弯腰就将胖女人给拦腰抱了起来,直接就往床前走,结果走了两步又给放下了,气喘吁吁道:“歇会。”

    胖女人:“……你个没用的货。”

    丁平擦了下脑门上的汗,然后腰板儿挺的贲儿直,道:“从今以后,不准你再说我没用,还有,以后不准叫我丁不平,我叫丁平。”

    胖女人见平常被自己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丈夫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楞了一下,紧接着噗嗤笑了,然后用食指点了一下丁平的脑门,道:“死鬼,我就喜欢你这种没本事还死不要脸的样子,这才像个爷们,虽然咱们很穷,但是你是个男人,穷也要穷的硬邦邦的。”

    丁平:“……”

    穷的……硬邦邦的?

    干尸啊?

    这货满脑门黑线,不过他也没生气,只是说道:“婆娘,出去,下地干活去,我要赚钱。”

    胖女人:“……”

    她一下揪住了丁平的耳朵,吼道:“我刚才给你脸色了是不是?还让我下地干活,没看到人家都是夫妻两个都在地里吗?天天我一个人,别人还以为我把你谋杀埋尸了呢,你出去露露面,让别人知道你还活着行不行?”

    “汗,婆娘,我是真的要赚钱,你先出去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进来,然后……然后把屋里的东西都砸了,把房子烧了。”

    “神经病啊?就两间你爸妈留下来的破房子,你烧了住哪里?东西砸了用什么?”

    “住高楼大厦,吃山珍海味,一个小时之后,你就是一个富婆了。”

    “我富你妹我富,你这话都给我说十多年了,现在我除了变富态了,和富婆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丁平突然笑嘻嘻道:“媳妇,别着急,一个小时之后,真的只给我一个小时可以吗?”

    “到底怎么回事?”胖女人一脸严肃的问道。

    丁平扬了扬手中的破手机,道:“我中奖了。”

    胖女人:“………”

    “我还以为什么好事呢,又中奖了,你说说你这阵子都中了多少奖了?抽屉里面一堆瓶盖,不是再来一瓶就是加一块钱再来一瓶,你能不能整点有用的?算了,我也不管你了,我给你说,你歇一会儿赶紧去地里除草去,那草长的比庄稼都高,人家都笑话咱呢,说咱们好吃懒做,庄稼地都管不好。”

    说完,胖女人出去了。

    丁平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又坐回椅子上,嘟囔了一句:“清风拂杨柳,谁再说我谁是狗。”这才又看向自己的手机。

    此时,手机上面叶飞直播间的观众都爆炸了,一个个消息刷的顶爆天。

    “湿人,你丫到底卖不卖?”

    “靠,你一个人两个名额也用不完啊,快点卖一个,都等着呢。”

    “二十亿了,我的个天,湿人,你丫不要学才子哥我告诉你,学才子哥可耻。”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每次都扯我?过去的事就让它随风去吧。”

    “去你大爷啊,龙卷风都吹不去,自己做过的龌龊事情还不让别人说了?”

    “别理这货,湿人,你丫出来,到底卖不卖?”

    众人一个个嗷嗷叫的猛刷消息,而有麦克风的吃遍天下几个人更是直接喊价格。

    “老翁,真玩命啊?二十亿了啊,刚才那个就是二十亿。”吃遍天下问道。

    南江一老翁:“你我都知道这个名额意味着什么,天下兄弟,你也可以跟。”

    结果吃天下还没有说话呢,突然罗德发了条消息:“五亿!”

    众人:“……”

    “五……五亿?”

    “逗呢?人家二十亿,你你……你五亿?怎么越说越少?”

    “刚才打赏那么6,现在买名额怂了?”

    “这个笔装的我给你一百分,先扬后抑啊,忽高忽低,佩服,不过我还是很不厚道的笑了,罗德,五亿你好意思喊出口?”

    罗德:“……我说的是米元。”

    “………”神级美食主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