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三问真人乱何起
    ..,

    萧知南此言一出,整个大殿中针落可闻,不管是不是道门中人,都不敢在此事上妄加置评,就连李清羽这等慕容萱的心腹之人,也因为事涉道门的缘故,同样不好开口说话。

    此时能说话的,唯有代表道门,也代表道门掌教真人的尘叶。

    尘叶面沉如水,缓缓道:“长公主此言,是从何人之处听来?我倒要好好请教一番,竟将这无端之事编得如此巧妙,莫不成乃是小说家中的高人。”

    萧知南笑道:“此事是否无端,大真人心知肚明。至于此事是从何人之处听来,却是不能告知大真人,毕竟世人皆知,大真人执掌镇魔殿,杀人拿人的功夫,丝毫不逊于朝廷的暗卫府,甚至犹有胜之,虽说大真人口口声声说着‘请教’二字,可又有谁能保证,大真人不会直接杀人去了?”

    萧知南直言信不过堂堂道门黑衣掌教,无疑是打脸至极,不过在她说出太上掌教之事后,便已经和道门近乎于撕破面皮,倒也不显如何。

    尘叶不愧是道门中的第二号人物,修身养气的功夫还是有的,也不动怒,只是冷冷道:“怕是长公主说不出来吧?或者说,长公主就是那个编造此事的小说家高人,若真是如此,贫道还真就不能把长公主如何,毕竟长公主身旁之人乃是剑宗宗主,放眼天下,除了掌教师兄之外,还无人敢说能稳胜过他。”

    萧知南淡笑道:“说到外子,本宫记起一事,外子曾言,当日两襄城外,大真人还与外子做过一场,不知是胜是败?”

    尘叶丝毫不为所动道:“我们说的是长公主此言是从何处听来,与当日的两襄大战并无干系,还望长公主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

    “谁说没有干系?”萧知南笑道:“外子亲眼看到是大真人请下了五尊天帝法相,要与外子分出个胜负,大真人只需回答本宫,可有此事?”

    不等尘叶开口回答,秋叶已然开口道:“据老衲所知,想要请下五尊天帝法相,非道门重器都天印不可。”

    尘叶脸色微变,冷哼一声,道:“就算真有此事,那又如何?”

    萧知南笑道:“既然大真人承认了此事,那就好办了,本宫要问大真人一问,你身为道门中人,为何出现在两襄城外?”

    尘叶心中一猛然惊,已经想到萧知南的用意,不过却是为时已晚,此时进退维谷,不得不答,“难道朝廷不许我道门中人去两襄城外?”

    萧知南摇头道:“朝廷当然没有这样的规矩,只是堂堂镇魔殿主,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两襄城外,却是有些不妥。此值魏王叛军攻打两襄之际,外子身挂平虏大将军印,总理江南军政要务,出现在两襄合情合理,可偏偏这个时候,大真人也出现在了两襄城外,难不成大真人也挂了什么军职在身吗?就怕不是朝廷的军职,而是乱臣贼子的平虏大将军印吧。”

    尘叶怒喝道:“一派胡言!贫道在两襄城外与剑宗宗主决一胜负,只是因为道门与剑宗的过往恩怨,与魏王和朝廷一概无关。”

    萧知南没有继续穷追猛打,转而言道:“就当大真人所说为真,本宫还有一问,当日魏王阴谋夺取江都,先是阴使属下奸细混入江都城内,又派大军兵围江都,再请玄教教主慕容玄阴二入江都,想要里应外合之下,夺取江都,若非外子及时赶到,江都恐已易主。只是不知为何,镇魔殿殿主也会出现在江都城中?难道也是为了剑宗的恩怨不成?那倒真是奇了,为何每每大真人想要了结剑道两家恩怨的时候,总会赶在魏王发兵之时,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秋叶双手合十笑道:“长公主殿下所言有理,尘叶道兄还要给出个说法才行。”

    他稍稍一顿,然后莫名说道:“今日与会之人,都已经老大不小了,抛开各家弟子不谈,年纪最轻的徐宗主也早已是及冠之年。”

    尘叶深深望了眼这位言笑晏晏的佛门方丈,心中有了几分明悟,这个看似不偏不倚的佛门方丈怕是已经偏向朝廷那边,否则不会句句言语都切中他的要害之处,就拿刚才这番话语来说,分明就是在说此地没有三岁孩童,如果他执意要说是巧合,那么就是只有三岁孩童才会相信,在场之人自然不会相信。

    秋月以佛门方丈的身份说出此言,自然不会有人反驳。

    直到这一刻,尘叶才恍然发现,他此时最大的对手,不是他先前处心积虑防备的徐北游,也不是开口一次之后就不再言语的蓝玉,而是这个笑意晏晏的年轻女子,以及明面上恪守中立的本地主人。

    不过再一想,这也在情理之中,如今道门势大,佛门必然不甘心长久屈居道门之下,肯定要生出许多事端,暗中亲近朝廷抗衡道门更是理所当然之事。

    尘叶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收敛思绪,缓缓说道:“长公主说贫道曾经出现在江都城中,可有证据?若是仅仅凭借徐宗主的一面之词,恐怕难以服众。”

    萧知南微笑道:“自然有的。”

    然后她转过身来,望向身后的高大男子,轻声道:“完颜兄台。”

    完颜宗必下意识地望了眼那个一直漠然旁观的年轻白发男子,深吸一口气,上前先是拱手团团行礼,然后沉声道:“在下完颜宗必,后建国主乃是在下叔祖,当日叔祖也曾出现在江都城外,擒拿了慕容教主,叔祖与教主之间的关系,想必在座素有所知,依照叔祖所言,当日尘叶大真人的确在江都城中。”

    萧知南重新望向尘叶,“大真人,你方才说外子只是一面之词,如今完颜兄台亲口所言,可就不是一面之词了。”

    尘叶沉默不语。

    萧知南继续说道:“既然大真人不愿开口,那么本宫就当大真人默认了此事,那么本宫就有了第三问,为何堂堂道门大真人要任凭魏王驱使?难道大真人忘记了,这大齐的江山是由太祖皇帝开创不假,可也包含了老掌教紫尘和主事峰主天尘的心血!”

    先前萧知南娓娓道来,不疾不徐,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可到了这一句,却是骤然加重嗓音,仿佛平地起惊雷,让殿内众人尽皆默然。

    萧知南向前迈出一步,终于展露出身为一国摄政的威严,沉声道:“尘叶!道门助力魏王叛军,你还有何话说?如今魏王在东南,草原王在西北,又有东北牧王,朝廷只剩下江北一隅之地,岂不是正应了天下四分的说法?!”

    “到底是谁胡言乱语?”

    “到底是谁狼子野心?”

    “天地可鉴,日月可昭,使黎民遭难,使苍生涂炭,使百姓倒悬,又到底是何人所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