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宝殿内汇聚一堂
    ..,

    大梵天退去之后,完颜宗必的脸色变幻不定,在几番犹疑之后,他一咬牙,单膝跪地,横臂胸前,对萧知南低头弯腰道:“方才完颜宗必有所冒犯之处,还请公主殿下责罚。”

    这位出身后建完颜氏的贵胄子弟,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既然佛门已经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那么他就只能靠自己了。

    对于风骨和面子这种东西,完颜宗必看得极淡,如果下跪就能解决问题,那么他不介意跪一跪这位比自己还小的女子。

    萧知南平淡道:“阁下不必如此,请起吧。”

    完颜宗必起身后,扶起神情落寞黯然皆有的完颜玉妃,来到萧知南和徐北游面前,恭敬而立。

    王恺之冲着夫妻二人拱手致谢道:“这次谢过徐宗主,也谢过公主殿下。”

    跟随他身后的一众弟子也随之行礼,齐声道:“谢过徐宗主,谢过公主殿下。”

    徐北游淡笑着摆手道:“王老先生言重了。”

    王恺之微微摇头,不再多言。

    正所谓大恩不言谢,今日之事,算他欠了徐北游夫妻两人一个不小的人情。先前若是被完颜宗必得手,他这位儒门大先生可就要颜面扫地了,孰轻孰重,他自然知晓。

    徐北游对王恺之说道:“王老先生,法会快要开始了,我们先去正殿那边。”

    王恺之轻轻点头。

    徐北游和萧知南率先迈动脚步,完颜宗必和王恺之一行人也只能紧随其后。

    原本来时只有两人,可到了现在,却是浩浩荡荡近二十人,倒也是不小的声势。

    走出不远,便见到大梵天驻足而立,徐北游拱手道了一声有劳,大梵天双手合十还礼,诵了一声佛号之后,临时充作知客僧人,在头前引路。

    此时仍旧有飘飘洒洒的雪花落下,整个佛寺都被风雪所弥漫,远处的宏伟正殿在风雪上若隐若现,乍一望去,虽然大殿仅仅只有一层,但足有十余丈之高,占地数十亩,黑红二色的色调,沉重且肃穆,高大外壁上整整齐齐地悬挂着数百个大红灯笼,随风摇摆。

    在大殿之外,还有一条人工开凿出的长河,如同一条护城河将整座大殿环绕起来,河水清澈见底,水面漂浮着无数莲花灯,形如盛开莲花,花蕊处点有明灯,此时天色昏暗,无数莲花灯随着河水缓缓飘荡,星星点点,若是换成晚上,便好似一条坠落人间的银河,当真是绝美之景。

    河上跨有一座十八孔拱桥,雕栏玉砌,两侧扶手栏杆上悬有宫灯,此时已经被点亮,散发出晕红的光泽。

    走在桥上,除了大梵天之外,所有人都惊叹于这幅美景,不同于道门玄都的鬼斧神工,佛门的匠心独具在于“精巧”二字,处处见细节,处处见心思。

    过桥之后,可见一条笔直通路直达大殿正门,其尽头之殿门巍峨雄伟,足有近十人之高,巨大的门扉重达千钧,若想关门开门,非数百人一起用力不可。

    进入殿门之后,门洞长达二十余丈,四周是高有数十丈的巨柱,空隙之间立有佛门护法天王金刚雕像,近乎二十丈之高,常人行走期间,仿佛蝼蚁一般。

    穿过门洞,便是来到大雄宝殿的前殿,与寻常佛寺大雄宝殿的布局大不相同,迎面便是一道与大殿等高的影壁,宽有四十余丈,上面篆刻有一个大大的“禅”字,仅仅是“禅”字的一点都要比人大出许多,在影壁四周,仍是一根根巨大支柱,三四人难以合抱。

    一行人停步在这座影壁之前,无不震撼赞叹。

    萧知南无意中抬头望去,只见在离地数十丈的穹顶之上,竟然还缀着一盏盏金灯,不知数目几何,放眼望去,只见无数金灯连接成片,一直绵延到视线尽头,当真是金光如海,佛法无边。

    这等景象,如何能不赞叹。

    这等宏伟建筑,不知要多少年的积累才能修建完成。

    在众人从惊叹中恢复过来之后,大梵天继续开始引路,绕过影壁,终于抵达大殿正中位置。

    大殿之宽广,几乎可以媲美寻常瓮城大小,可供上万人同处其中,最中心位置是一座莲池,三亩见方,其中蓄有玉质净水,灵气盎然,水中生有大大小小金莲,在众多金莲的最中心位置,是一座巨大的金色莲台,其上端坐有一尊大佛,一手指天,一手指天,寓意“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便是佛门所供奉的佛祖像了。

    此时殿中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绝大部分都是僧人,但也有其他装扮之人,诸如衣衫飘飘的儒生、星冠羽衣的道士、装扮朴素的武夫,锦衣华服的勋贵,形形色色,不一而同。

    其中还有许多是徐北游的熟识之人。

    如道门镇魔殿殿主尘叶,天机阁阁主蓝玉、摩轮寺长老葛增,江陵李氏的家主李清羽,魏国叶氏的家主叶道奇,上官氏的家主上官云,蜀州唐氏的家主唐圣云等等。

    有敌有友,汇聚一堂。

    其中一位被众星捧月的僧人,正是秋月禅师。

    其周身有十二色佛光环绕,身着白色僧衣,面白如玉,俊秀宛若女子,又满面慈悲之色,双目清澈无物,不染尘埃。

    此时的秋月与先前徐北游见到的秋月,又有所不同,尤其是气度仪态,更为契合佛门方丈的身份。

    在当今道门掌教秋叶不出的情形下,仅以威望地位而言,秋月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就算是完颜北月也要稍逊一筹。毕竟完颜北月很少参与天下修士宗门之间的是是非非,任凭你好坏善恶,都与我无关,更像一个隐士。而秋月却是大不相同,他常常入世,为人化解恩怨,居中调停,不少地仙修士受其恩惠,竭力传诵其功绩,日复一日,又有偌大一个佛门为依仗,其威望自然极高。

    当徐北游一行人进到大殿中的时候,整个大殿骤然一肃。

    秋月第一个望来。

    原本还有些不明就里之人也随着秋月的视线望去。

    大殿内愈发安静,几乎是针落可闻。

    只见那白发年轻人独自迈步上前,拱手抱拳,“剑宗徐北游,见过诸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