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十章 今非昔比重如山
    ..,

    一直都像个跟班随从的徐北游在向前踏出一步之后,萧知南自然而然地向后退出一小步,如此一来,夫妻二人之间的位置互换,其中主次也随之变换。

    都说男主外女主内,虽说萧知南如今的身份非比寻常,但她仍旧愿意站在自家夫君的身后。

    徐北游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淡笑道:“我有些好奇,完颜氏与萧氏素来交好,你既然是完颜氏的嫡系子弟,为何要对我们夫妻两人出手?如果仅仅是因为我们夫妻二人‘欺人太甚’,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完颜宗必的脸色阴晴不定,略微犹豫了一下,开口反问道:“为何徐宗主会如此笃定,我今日所行之事不是出自国主授意?”

    徐北游直言道:“虽然我与完颜国主只有过两面之缘,但依我所见,完颜国主并非是喜欢玩弄小聪明之人,国主他是有大智慧之人。”

    完颜宗必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外人面前诋毁完颜北月,只能点了点头。

    徐北游嘴角翘起,“如果完颜国主真得对大齐朝廷有什么想法,那么他绝不会轻易启衅,不动则已,一动即是雷霆万钧之势,一击制敌,而不是像你这般,只会打草惊蛇,所以我断定你们兄妹两人只是临时起意。”

    完颜宗必神情一滞,然后抱拳沉声道:“徐宗主好思谋,完颜宗必这次真的是心服口服。”

    徐北游淡然一笑,话锋陡然一转,“可如果没有我们夫妻二人,你们又要与儒门的王老先生如何?”

    完颜宗必沉默片刻,忽然哈哈大笑道:“这次与儒门的王老先生狭路相逢,自然是我这个做晚辈的不是,不敢相瞒徐宗主,完颜宗必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哪里敢在佛门净地闹事,不过是仰慕王老先生的威名,实在忍不住想要出刀一试,若是能胜,便能扬名一番,于是出此下策,以言相激,万没有伤人之意,只会点到即止,还望徐宗主和王老先生明鉴。”

    他这话说得半真半假,倒是让人难以分辨真假。

    王恺之对此不置可否。

    徐北游轻笑道:“因为想要扬名,所以徐某夫妻二人现身之后,你就把这一刀送给了公主殿下?”

    完颜宗必诚恳道:“这次贸然对公主殿下出刀,绝无其他心思,只是我误以为公主殿下要把我逼至绝路,不得不斗胆出刀,以期挟制公主殿下,让徐宗主有所顾忌,毕竟徐宗主是当之无愧的天下三圣,如果对徐宗主出刀,无疑是贻笑大方。”

    说到这里,完颜宗必自嘲一笑,“当然,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公主殿下竟也是一位地仙十二楼境界的大修士,丝毫不逊于我,在我出刀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了笑话。”

    说罢,他一正神色,沉声道:“所以还望公主殿下和徐宗主大人大量,海涵完颜宗必的这点小心思,如果徐宗主不愿海涵,也请徐宗主不要为难我那妹子,她不过是听我指使行事,本身并无不敬心思。”

    徐北游扯了扯嘴角,“真是好一个兄妹情深,不过你也不用在我面前故作姿态,到底如何,我心中自有评断。”

    性命系于他人一念之间的完颜宗必低下头去,不敢多言。

    萧知南轻声道:“佛门的人也该到了。”

    徐北游面无表情道:“他们早就到了,只是等在一旁而已,算是给咱们一个面子。”

    闻听此言,完颜玉妃死死咬住嘴唇,渐渐渗出鲜红血迹。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仿佛是一座大山压在了她的心上。

    兄妹二人之所以敢于“斗胆”对萧知南出手,还有一大原因,那就是他们身在佛门净地,若是事情闹大了,自然会有佛门中人出面,在佛门的地盘上,就算是徐北游这条过江强龙也不得不收敛几分,那么他们便不会丢掉性命。

    毕竟佛门是天下第二大宗门,仅次于道门,又有佛门的护山大阵,不是一个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地仙就能独闯的,试想一个摩轮寺就能让徐北游狼狈不堪,底蕴远胜摩轮寺的中原佛门,更是可想而知,甚至天下三圣联手,也未必能讨得好去。

    在这个盂兰盆节法会开始的前夕,他们两人最大的护身符不是远在后建的完颜北月,而是本地主人佛门。

    可徐北游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打碎了他们的护身符,让他们好似赤身站在冰天雪地之中,没有半分抵御防备。这句看似无意的话语,何尝不是这个年纪轻轻便已经登顶人间极致的剑宗宗主,在向他们兄妹两人彰显他在修行界中的巨大威望?

    当然,还有那位公主殿下,坐拥大齐朝廷,其滔天权势也足以让佛门斟酌思量。

    至于他们两人,在完颜北月并不在场的情形下,凭什么让佛门为了他们二人去得罪徐北游和萧知南这对足以影响到天下大势的夫妇?

    完颜玉妃扯了扯嘴角,欲笑不能。

    犹记得当年第一次与徐北游见面,是她第一次乘船到江都,当时徐北游站在港口的炮台上,她在船上,两人隔着重重雨幕互相对视一眼。

    现在回想起来,不过是昨日之事一般,可此时她别说再去对视,仅仅是站在这个同龄人的面前,都感到些许窒息之感。

    她心中十分清楚,这种压迫,并非是因为权势和地位,单纯就是个体上的威压,就像三岁婴孩站在壮硕大汉面前,又像兔子面对苍鹰,牛羊面对猛虎。

    这还仅仅只是徐北游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些许威势,若是直面一位动用十成修为的大剑仙,那该是怎样的感受?她不敢想象。

    这一刻,不管多么不愿意,她都不得不承认,徐北游不愧是与后建国主完颜北月齐名的三圣,不愧是让道门束手无策的大剑仙。

    就在这时,佛门中人终于姗姗来迟。

    来人是位身材高大的中年僧人,首先对徐北游行礼道:“佛门大梵天见过徐宗主。”

    然后他再对萧知南行礼道:“见过公主殿下。”

    萧知南微笑道:“原来是天部来人。”

    大梵天双手合十,说道:“方才有寺中弟子来报,说此地起了冲突,贫僧特来调解一二。”

    萧知南轻声道:“不过是些许误会,已经没事了,有劳大和尚跑上一趟。”

    大梵天望了完颜氏兄妹一眼,欲言又止。

    萧知南稍稍加重了嗓音,“本宫已经见过秋月禅师。”

    大梵天神色一肃,对王恺之稍稍致意之后,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此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