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萤火与皓月争辉
    似乎根本没有人料到此人会暴起出刀,以至于完颜宗必出刀之后,连王恺之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形势变化未免太快,也太过出人意料之外,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

    谁也未曾想到,在明知道萧知南的身份之后,完颜宗必仍是悍然出手。

    这一刀,气势凌厉至极,也快到了极致,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当下这场不期而至的猛烈风雪。

    风如刀,雪如刀,割耳削腮。

    落雪、积雪随刀而行。

    一刀席卷千层雪。

    乱雪迷人眼。

    放眼望去,一刀之下,只剩下白茫茫一片。

    不可否认,这一刀的确很是惊艳,惊艳到让人生出一种此乃人间美景的错觉。

    不过美景之下却是暗藏杀机。

    事实上,完颜宗必从拔刀到出刀,堪称是一气呵成,拔刀时无声无息,不显锋芒,出刀时却是锋芒毕露,几乎在瞬间绽放开来,让人难以预料,更是防不胜防。

    就像无声之中平地起惊雷。

    天空中正在飘落的雪花都有了片刻的凝滞。

    这一刻,萧知南还保持着先前的姿态,脸色平静,似乎根本没有感受到刀中的汹涌杀机,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清亮如水的刀身上倒映出她的绝美容颜,也照亮了她的脸庞,无形中为她增添了几分光彩。

    完颜宗必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在前掠过程中,阴森眼神在萧知南身上游曳而过,如同虎豹捕食猎物。

    这次双方不期而遇,照理说萧知南已经直接亮明自家身份,又是在佛门的地盘上,更是在无数高人齐至的盂兰盆节法会的时候,无论怎么看,都不该大打出手才对,就算是要强行出手,也该是更为强势的大齐方面出手,怎么也轮不到理亏又弱势的完颜兄妹这边率先发难。

    但不管怎么说,完颜宗必明知在别人的地盘上,又是直面有天机榜三圣之一的徐北游亲自护卫的萧知南,仍旧敢于悍然出手,就凭这份胆识气魄,就无愧于完颜这个姓氏。

    不过他注定要无功而返,虽然场中其他人会反应不过来,但绝对不包括徐北游这位大剑仙。

    待到众人回神之后,没有看到白亮雪刀染红血的凄惨景象,只见这位出身后建皇族的大汉双手紧握“牛”字饮雪刀,上身微微前倾,保持着一刀前刺的姿势,整个人身上带着股一往无前的壮烈气势,就像正在沙场上奋勇冲杀的百战老卒。

    与之相对,是不知何时悄然向前踏出一步的大剑仙。

    徐北游仅仅伸出一指,轻描淡写,指尖刚好抵住了饮雪刀的刀尖。

    然后这看似摧枯拉朽的一刀,便再也不能前进推进分毫距离。

    片刻之后,雪花重新簌簌落下。

    天地间有大风骤然掠过,吹起层层雪,落雪表面光滑如镜,萧知南和完颜玉妃两名女子的青丝也随之向后猛然飘拂飞扬,起伏不定。

    递出生平最为巅峰的一刀之后,完颜宗必的脸色骤然苍白,毫无血色,而一刀无功之后,更是脸色灰败,面露绝望之色。

    这一刀,是他以自身地仙十二楼的境界出刀,一刀之间,连破三境,已经跨过了地仙十五楼境界的门槛,而且关键不在于破敌,而是在于无声无息地瞬间杀人,如果是直接对已经人间巅峰的徐北游出刀,自然是个天大的笑话,可是出其不意地袭杀一位没有防备的大齐公主,他认为还是有五成把握。

    结果却是被人轻易看穿,然后轻而易举地挡下。

    徒劳无功。

    完颜玉妃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踉跄向前,想要问一问兄长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就在王恺之等人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异变再生。

    看似因为不敢置信而踉跄向前的完颜玉妃暴起发难。

    出手对象仍旧是萧知南。

    两者不过咫尺之遥。

    眼看着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就要香消玉殒,甚至于王恺之已经生出些许绝望之意,毕竟这个女子已经不仅仅是大齐公主那么简单,不是帝王胜似帝王,若是她死在了此地,天晓得会发生多大的变故。

    不过紧接着再次出乎王恺之的意料之外,在他印象中本该手无缚鸡之力的萧知南,竟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后飘然而退,堪堪躲过了完颜玉妃的毒辣一指。

    这一刻,不仅仅是王恺之,就是完颜玉妃也是大出意料之外。

    完颜玉妃的一指,虽然比不上完颜宗必的一刀,但同样是杀机重重,先前兄妹两人对视一眼,便是完颜宗必在谨慎之下,要妹妹再补上一记后手,毕竟他们面对的人是堂堂大剑仙,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小心总是没有坏处。

    事实上也果真如完颜宗必所担心那般,他的一刀被徐北游挡下,万幸还有他妹妹的出手补救,不求伤人,只要制住了萧知南,便有了回旋余地。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一直被认为身无半分修为的公主殿下,不但身怀修为,而且境界相当不低,最起码不在完颜玉妃之下。

    萧知南躲过完颜玉妃的一指之后,眼神依旧平和,没有遭遇行刺之后的恼羞成怒,她的视线落在完颜玉妃的脸上,轻轻笑道:“玉妃妹妹,真是好心机,好手段。”

    完颜玉妃竭力压下心头的惊骇,却又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

    正所谓一击不中当远遁千里,可在一位飞剑千里落人头的大剑仙面前,就算真能远遁千里,又能如何?

    萧知南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抬起手臂,从宽大袖口中露出一截凝雪皓腕,同样是一指点出,没有丝毫烟火气。

    完颜玉妃瞬间如遭雷击,伸手捂住胸口,向后连退三步,嘴角渗出血丝。

    王恺之瞪大眼睛,忍不住一脸匪夷所思,完颜玉妃是人仙境界的修为,萧知南一指便能让她重伤,那最起码也是地仙境界以上的修为,而且分明没有用出全力,最多只是略施惩戒,从这点上来看,萧知南的境界何止是不弱于完颜玉妃,简直是有点骇人了,差不多与完颜宗必相当。

    与此同时,徐北游也屈指一弹,完颜宗必再也握不住手中白刃,身形踉跄后退,这柄“牛”刀也就落到了徐北游的手中。

    徐北游伸手在刀身上一抹,这把象征着后建皇室威严的长刀寸寸碎裂,随风消散。

    止住退势的完颜宗必强自站直了身子,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朗声道:“好一个大剑仙,完颜宗必今日心服口服。”

    然后他又将视线转向萧知南,“方才公主殿下说我妹子好心机,好手段,可在我看来,公主殿下才是好城府,好心机,好手段,竟是悄无声息地踏足地仙十二楼境界,我妹子那点手段,与公主殿下一比,当真是萤火之光与皓月争辉,贻笑大方。”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