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有人出刀如芳华
    对于寻常百姓而言,萧知南三个字可能有些陌生,毕竟是公主殿下的闺名,百姓知道公主殿下和皇帝陛下,却未必知道公主和皇帝的名字。但是对于完颜宗必等人来说,这个名字却是再熟悉不过,尤其在女子正式执掌大齐庙堂之后,就更是如此。

    完颜宗必脸上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又渐渐柔和下来,不见方才的片刻阴鸷暴戾,仿佛只是一个了无心机的豪爽汉子。

    他大笑着冲女子拱手行礼,朗声道:“原来齐阳长公主殿下驾临,完颜宗必有礼了。”

    萧知南本身并不可怕,真正让人忌惮的是她的地位、身份、权势,哪怕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一样能让无数武夫修士跪倒在她的面前,甚至是移山倒海的十八楼地仙,也难免沦为其裙下之臣,那位剑宗宗主不就是个例子?

    所以完颜宗必面对这位大齐公主时,很是用了些心思。

    萧知南开门见山问道:“不知阁下与后建国主是何关系?”

    完颜宗必直截了当地回答道:“国主正是在下叔祖。”

    萧知南没有太多意外,了然道:“自从当年大梁城之盟后,大齐皇帝与后建国主就以兄弟相称,后世以世以齿论,如此算来,阁下与本宫倒是同辈之人。”

    完颜宗必哈哈一笑,“公主殿下说的是,更何况当年大齐太祖皇帝还将崇宁大长公主嫁于国主,我们两家更是亲上加亲,已是一家人。”

    萧知南不置可否道:“承平二十二年腊月三十,圜丘坛之变,鬼王宫和道门大举来袭,完颜国主主动离开画地为牢数十年的大梁城,亲自驾临帝都城外圜丘坛,助父皇击退强敌,这份情义,本宫是记在心里的。”

    完颜宗必仍是笑道:“公主殿下所言极是。”

    萧知南轻笑一声,话锋骤然一转,“不过方才有人说什么七月落雪乃是大齐皇帝不修德行之故,还说什么大齐连续两代先帝归天便是明证,本宫同样是记在心中的。”

    完颜宗必脸上的笑意骤然一僵。

    完颜玉妃欲言又止,想要开口辩解,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萧知南又是一笑,微微加重了嗓音道:“如此污蔑家父家兄的言语,本宫也是定然不会轻饶,除非……”

    此时的萧知南,腰背挺直,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由上而下的凛然气态。

    不同于冷美人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气态,萧知南更像是高高立在空中,俯瞰地上之人,使人生出难以触及之感。

    完颜宗必低下头去。

    若是只有萧知南一人,他恐怕已经生出诸多不堪付诸于口的觊觎心思,毕竟男子吃到最后,吃的还是女子的身份,尤其这种凛然不可侵犯姿态的贵重女子,更是能让诸多男子生出征服心思,只是此时此刻,他不敢有丝毫想法,或者说强压下了心底那个遏制不住的念头,唯恐露出半分端倪,被女子身旁的白发男子察觉。

    完颜玉妃轻轻开口道:“还请公主殿下赐教。”

    萧知南缓缓说道:“如果只是无心之言,那么看在完颜国主的面子上,只要亲赴帝都太庙负荆请罪,本宫便可以不计较此事,如若不然……”

    完颜玉妃脸色凝重,问道:“不然如何?”

    萧知南盯着这位后建的虹光郡主,直到让这位虹光郡主有些如芒在背的时候,忽然一笑,“不然怎么样,本宫也没有想好,毕竟后建国主是本宫的姑祖父,而且如今的大齐朝廷,也不比当年,东南有魏王,西北有草原,东北有牧王,自顾不暇,仔细一想,本宫还真不能把你们怎么样。”

    闻听此言,完颜玉妃没有感到半点可笑,反而是通体生寒。

    完颜宗必抬起头来,第一次直视这位年轻公主,或者说首次正眼看待这个年轻女子,眼神清澈,不夹杂任何其他情绪,不过没有急着开口说话。

    萧知南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轻笑道:“完颜兄台似是对本宫的话语有所异议?本宫不管是在帝都的未央宫中,还是在此时的这佛门净地,都能容得下别人开口说话,阁下不妨现在就说出来,也好求同存异。”

    完颜宗必摇了摇头,脸上不见阴鸷暴戾,也不见毫无心机的豪爽姿态,在萧知南的长久凝视下,他终于收敛起那副仿佛是莽夫愣头青的滑稽做派,嘿然一笑,自负且城府,笑意中透出几分森然阴沉。

    直到这一刻,那些已经沦为看客的儒门中人才意识到,这个看似是个粗人的后建蛮子,竟是个真正心有山川之险的人物。不过仔细一想,这才合情合理,毕竟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在完颜北月百年之后,执掌后建完颜氏的门户。

    完颜宗必缓缓说道:“公主殿下所言,自然是金口玉言,又是君无戏言,在下岂敢有异议?只是……”

    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只是完颜宗必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公主殿下,还望殿下不吝赐教。”

    萧知南平静道:“但问无妨。”

    完颜宗必瞥了眼身旁的完颜玉妃,兄妹两人交换一个眼神之后,这才问道:“如果是宗必说错了话,不管有心还是无心,自当受罚,可如果宗必没有说错话,那该不该罚?”

    萧知南道:“无错自然不当罚。”

    完颜宗必点了点头,继续道:“既然如此,那么殿下的意思就是宗必错了,宗必想要请教殿下,宗必错在何处?这七月大雪到底是缘何而起?”

    古往今来,凡是天现异象,或地震,或山崩,或洪水,或日食,或瘟疫,或白灾,都可归咎为帝王无德所致,多半要宰辅辞官“顶罪”,已成惯例。

    当年大郑宪宗皇帝不顾群臣反对,执意要废黜太子,结果泰山地震山崩,泰山乃是历代帝王封禅之地,天下间非议四起,都说此乃上天警示,宪宗皇帝心中恐惧,于是下令不准再议废太子之事。

    此次七月大雪,若是放在太平时节,也多半要引起一场庙堂震动,首辅要辞官,皇帝要下罪己诏。只是如今乱世,饿殍遍野,大军压境,朝廷已经无力再去计较此事,可即便如此,士林之间还是掀起了好大的争议。

    萧知南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瞥了眼完颜玉妃,微笑道:“此乃上天对于三大乱臣贼子之警示。”

    完颜宗必大笑出声,眼神凛然,“真是好一个乱臣贼子!”

    突然,一直沉默不语的徐北游忽然向前一步。

    与此同时,完颜宗必已经拔刀暴起。

    刹那之间,风雷之声大作。

    一刀光华璀璨流泻。

    刹那芳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