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厌民弃当死矣
    老人在说这话的时候,有意避开了自己的一众弟子,显然不想让他们知晓徐北游和萧知南两人的真实身份。

    徐北游笑了笑,“剑是凶器,这次即是登门做客,身怀利器而招摇过市,总归是不太好。”

    老人轻声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能手持佛门第一等请柬的,哪个不是心藏杀机,哪个不是身怀利器。”

    徐北游不置可否,问道:“老先生是如何猜出徐某身份的?”

    王恺之平静道:“萧徐两家之中,年轻一辈的子弟确实不少,就算是结成夫妻也在情理之中,可敢于说出‘平魏王,灭道门’这样话语的,那就是凤毛麟角了,再加上你这一头白发,老夫只能往那个方向去猜,那么你们夫妻二人的身份,也就顺理成章地水落石出。”

    徐北游下意识地以手指缠绕起一缕白发,自嘲道:“看来还是要找个机会将这一头白发变回黑发才成。”

    王恺之轻叹一声,“听闻道门大真人很快就会抵达,同行的还有魏王使者,你要心中有数。”

    徐北游淡然笑道:“多谢老先生提醒,徐某心中自有计较。”

    老人将目光转向萧知南,语气明显柔和许多,“自摄政长公主总揽朝政以来,所作所为,老夫素有耳闻,若公主殿下是男儿身,必是一代明君。”

    萧知南会心一笑,“老先生这是看不起女儿家了。”

    老人大摇其头,“老朽不敢,毕竟有先例在前,明空女帝,统御万里河山,谁敢说女子不如男?”

    萧知南轻声道:“可上下几千年,到头来也只出了一位女帝而已。”

    老人深深望了萧知南一眼,沉声道:“往事不可追,未来不可定,日后到底如何,谁又知道呢?”

    然后他略一拱手道:“老朽告辞。”

    萧知南笑道:“待到盂兰盆节法会开始,再与老先生相会。”

    王恺之率先转身离去,一众弟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明显感觉出师父的态度与先前有些不同,几名上了年岁的弟子在跟随师父离去时,也不忘朝两人拱手示意。

    待到王恺之一行人离去,只剩下夫妇二人,徐北游打趣道:“这些儒门出身的文人,总是绕不开那个君臣之别,跟我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一股子不畏权贵的味道,可再跟你这位摄政长公主说话的时候,就带出文臣见君王的恭敬意味了,也幸亏你不是男儿之身,不然的话……”

    不等他把话说完,萧知南已经轻轻锤了他一拳,“没有你这样的,在背后奚落别人。”

    徐北游顺势握住她的拳头,笑道:“没有取笑老先生的意思,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萧知南在人前被他握住手掌,有些害羞,却没有抽回去的意思,任由他牵手缓行,轻声道:“儒门八位大先生,四位年轻大先生,陈公鱼、叶道奇、李清羽、谢苏卿,已有三人归于魏王。四位年长大先生,孙世吾、柳正清、钱牧斋、王恺之,除去大先生孙世吾已经过世,其余的三位大先生中,柳正清归隐,钱牧斋迁居蜀州,再有就是这位西湘书院的山主了,若是能将这三位大先生全部收入朝廷麾下,再加上谢叔叔和生前就反对魏王的孙老先生,朝廷在儒门之事上就能彻底胜过魏王。”

    徐北游点头道:“大先生柳正清如何,我不清楚,不过大先生钱牧斋与赵师傅和蓝相爷交好,有他们两人出面,说动他应该不成问题。至于这位王老先生,在八位大先生中年长仅次于已经过世的孙老先生,既然老爷子与他相识,可以请老爷子出面。”

    萧知南眨了眨眼睛,“可我想要试一试。”

    徐北游打趣道:“堂堂摄政长公主礼贤下士,的确很有诚意。”

    萧知南啐了一口,“要不换你这位剑宗宗主去三顾茅庐?”

    徐北游摇头道:“还是你出面更好,这等文人名士最是看不上我们这些只会喊打喊杀的武夫修士,他们信奉的是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当今天下能有几个帝王家?魏王也好,朝廷也罢,说到底还是姓萧嘛。”

    提到魏王萧瑾,萧知南眼神幽深,轻叹道:“早些年的时候,朝廷与道门的关系还不这么僵硬,青尘大真人与秋叶也未重归于好,父皇曾经与青尘大真人有过一次隐秘会面,父皇将傅先生留下的一份手稿交给了青尘大真人,青尘大真人以这份手稿为依据,推测出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其中就有萧瑾的来历。”

    徐北游惊奇道:“还有这回事?”

    萧知南详细介绍道:“青尘大真人泄露天机,说我萧家历经两朝,前朝之勋贵,本朝之天家,自武祖皇帝之后,不算女子,注定是男丁代代单传的格局,除非是一人身死,方能有另外一人‘递补’,所以在皇祖父那一辈,本不该有萧瑾此人出世。”

    徐北游轻声道:“我曾听过一些捕风捉影的传闻,有人说萧瑾并非是谪仙降世,而是天外来客。”

    萧知南点点头,又道出一桩皇室秘辛,“萧瑾少年时曾亲口言道,说太祖皇帝本该败在徐林的铁骑之下,最终**于金帐王庭的一把大火,而最终夺取天下的也并非我大齐萧氏,而是东北牧氏,可天数有变,太祖皇帝不但没死在草原上,反而是打败了徐林,入主中都,继而虎视中原,最终夺得了这万里江山。”

    徐北游顿时从中听出些许别样意味,“若是真如萧瑾所言,萧皇死在了金帐王庭,那么萧瑾便是‘递补’之人,只是萧皇没死,可萧瑾这个‘递补’之人还是出世了,这便与青尘大真人所言有所出入,要么是青尘大真人说错了,要么是萧瑾其本身就是不合规矩。”

    萧知南轻声道:“因为以上种种缘由,父皇曾经有过一番猜测,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就算是堂皇天道也并非完美无缺,萧瑾此人就是天道缺漏之下的一个变数,而这次天下大乱,也正是祸起于萧瑾,所以我认为,想要平定天下之乱,必先除去萧瑾。”

    徐北游转头望去,目光穿过层层寺墙和白云薄雾,一直望去东海魏国的方向,缓缓说道:“道祖云,吾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又云,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萧瑾逆势而为,逆天而行,民厌之,天弃之,当死矣。”

    他稍稍加重了语气,沉声道:“徐北游愿为苍天苍生手中之剑,替天行道,吊民伐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