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缘是长辈故人至
    当年太祖皇帝萧煜可谓是所学庞杂,不但与道门大真人无尘有过师徒之谊,与当年佛门大日院首座也是如此,他在第一次前往佛门时,遍览佛经,尤为喜爱这两句话,分别出自《妙法莲华经》和《华严经》,所以他在第二次造访佛门时,应佛门方丈牧观之邀,留下了这幅六十八字石刻。

    在黄龙五年的时候,道门掌教真人秋叶以化身远游至此,未入山门,却在这条石刻下留有“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蜜”二十八个字。似是对萧皇石刻的回应。

    此中缘由,佛门并未对外人提起,故而此后的来客只道这幅石刻是一位无名神仙所留,真正详情,所知之人却是寥寥无几。

    女子还打趣说,佛门立教上千年,能有资格在崖壁上刻字之人,无一不是人世间最顶尖的人物,堂堂道门掌教也不过才二十八个字,能一气留下六十八个字的,只此一家。

    语气间多有引以为豪之意。

    男子似乎有些不服气,说道:“若是佛门应允,我便刻上百字又如何?”

    听到这里,老人不由摇头一笑。

    这座无名之山因为佛门祖庭的缘故,素有小须弥之称,其山崖峭壁经过佛门千余年的佛光浸染,早已是金刚不坏,即便是地仙境界修士,想要在上头留下些许痕迹,也是千难万难。萧皇一气留下六十八个字的时候,正是他力挫大剑仙上官仙尘赢下定鼎一战的巅峰时期,当之无愧的举世无敌,换成其他人,就算佛门应允,能刻下一个字已是侥幸。

    所以在老人看来,这年轻人的话语实在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年轻人嘛,有志气是好事,哪怕是心大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对夫妻见到老人驻足旁观,没有一走了之,仍旧自行其是,尤其是那名男子,竟是没有如老人意料那般露出尴尬窘迫之色,好像他刚才的话语并非胡吹大气,而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句话。

    老人心底生出几分好奇,不由主动上前攀谈。

    年轻夫妻介绍时自称姓徐,是西北人士,而妻子却是姓萧,娘家在帝都,的确是大户人家出身。老人说自己姓王,如今已经是百岁高龄,照他自己所言,年少时在江南求学,青年时在天下各处游学,年老时在江北、西北等地讲学,不曾出仕,身无半分官身,文章倒是做了不少,可惜于民生无益,于天下无益,他这次做客佛门,参加盂兰盆节法会,也是带着众多弟子见见世面。

    在老人的邀请下,年轻夫妻干脆与老人一行人结伴而行,老人颇为健谈,满腹经纶,出口成章,一路上谈及道德文章,那年轻男子倒没如何,可那名萧姓女子却是不同凡响,虽然没有什么惊人之语,但每每应答都能让人挑不出半分差错,引得老人连连感叹,若非女子之身,必是状元之才。

    老人的一众弟子年龄悬殊极大,年长之人已经是花甲年纪,年幼之人却还是少年稚童,这些弟子对于那个出身西北的年轻人并不待见,说起来这也是读书人的通病,江南文林看不起江北,江北又看不起西北和东北,至于西北和东北,在江南士林的眼中,便是大马金刀的武夫之地,和一个“文”字根本不沾边。

    可那个萧姓女子就不一样了,虽然读书人叫嚣着女子无才便是德,但真正遇到了才女,还是要倾心几分,君不见秋台中的花魁,哪个不是琴棋书画和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自诩名士风流的名士们掏出银子。

    眼前这个女子既然姓萧,多半与大齐皇室有着不浅的关系,又是这般才情相貌,岂是那些花魁能比较的,正因为如此,几名读书人的惋惜之意更甚,再看待那个抱得美人归的年轻男子,愈发不顺眼了。

    那年轻人能娶到这样的女子为妻,自然也不是傻子,对于几名读书人的隐隐敌意,自是有所察觉,只是不以为意,落在老人的眼中,不免对其高看几分,年纪轻轻,能有这份心胸,倒是比起读了多少书更为罕见。

    毕竟书是死的,只要肯读,就一定能读进去,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可心胸却是天生的,极难改变。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神道中段位置的一座迎客亭前,进到亭中略作停驻,从这里望去,萧煜的六十八个字便近在咫尺一般,透过袅袅云雾,似乎触手可及。

    老人最小的弟子趴在凉亭的栏杆上,望着石刻,又转过头来问道:“师父,师兄说这些字是用手指刻上去的,是真的吗?”

    老人来到孩子身旁,伸手抚摸着他的小脑袋,望着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六十八个大字,轻声感慨道:“不是手指,是剑,天子剑。”

    孩子顿时来了兴趣,问道:“天子剑是什么剑?有诛仙厉害吗?”

    老人捋着雪白胡须微笑道:“天子剑,顾名思义,就是天子的佩剑,为师中年时曾经与那位萧皇有过些许交集,只是话不投机,不欢而散,可是我的一个不记名弟子却是与他极为投缘,最终投效到他的麾下,功成名就。”

    孩子两只眼睛亮闪闪的,“那人也是我的师兄吗?”

    老人摇头道:“谈不上,他当年只是在为师的书院中读书,未曾行过拜师大礼,就像当年的萧明光与道门大真人无尘有过师徒之谊,却不能说萧煜是道门中人。”

    孩子大失所望,“师父,那人是谁啊?”

    老人颇为唏嘘道:“他姓韩,单名一个瑄字,表字文壁。在庙堂之上几经沉浮,如今贵为大齐朝廷的内阁首辅,不过听说他这些日子重病在身,卧床不起,有传言说他怕是要天年将尽了。”

    一名已有甲子高龄的弟子闻言后说道:“文公能教出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剑仙,又能与瑞公相争多年,可见其手腕高明,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天年将尽,多半是无稽之谈。”

    老人点了点头。

    那个一直不怎么开口说话的年轻人,愈发沉默不语。

    他妻子侧过脑袋轻声问道:“真是老爷子?”

    徐北游握住萧知南的柔柔手掌,道破天机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人应该是老爷子当年在西湘书院求学时的山主,也是儒门老辈四大先生之一的王恺之。”

    王恺之的大名,萧知南自然是知道的,说起来他也算是萧煜的长辈,甚至当年两人还有过一段无伤大雅的小小恩怨。

    只是她没想到世界如此之小,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这位儒门大先生。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