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佛门留字六十八
    说起佛门和道门,不得不提起一个特殊人物,那就是如今的道门掌教夫人慕容萱。

    她出身于与叶氏并列齐名的慕容氏,在秋叶被道门老掌教紫尘收为弟子之后,她也被父亲慕容渊送入佛门,以女子之身带发修行。严格来说,她其实是佛门弟子,她与如今的佛门方丈秋月之间的关系,类似于秦穆绵与完颜北月,都是师姐和师弟的关系。

    当初慕容萱与秋叶结为道侣,佛门是“娘家”,道门是“夫家”,两人的亲事甚至间接促成了佛道两家又一次联手,在定鼎一战时,道门战于剑宗,佛门力敌玄教,终是有了如今大齐的万里江山。

    正因为如此,每次佛门盂兰盆节法会,大多都是慕容萱亲自前来,多少有点“回娘家”的意思。

    只是今年算是个例外,道门来人不是素有“太上掌教”之称的慕容萱,而是道门的第二号人物尘叶,让许多人嗅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佛门祖庭坐落于东北三州境内,东北三州分别是幽州、辽州、锦州,其中辽州距离后建最近,北都便是建于此州之中,而锦州稍远,却是东北兵力马政根本之所在,至于幽州,则是东北三州之中最为繁华所在,是为三州中的赋税重地。

    在幽州与辽州交界的地带,这儿群山连绵,多是常青林木,山上是皑皑积雪,山下却是翠绿一片。不同于西北的黄沙戈壁,这儿最为显着的是雪,厚厚的雪,白得让人生出眼晕之感,尤其是山林之间,积雪足有一尺之厚,马车根本无法通行,想要上山只能徒步而行,行走在群山之中,放眼望去,山高林密,绿色的树林层层叠叠一眼望不到尽头,只能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望到远处积满白雪的山头。

    由此一路向北走出百余里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北方的山林间,突兀出现了一座如同鹤立鸡群的高大山脉,在日光照耀之下,洁白的山体上隐约可见一片金碧辉煌。

    这便是佛门祖庭。

    盂兰盆节是大节日,为了迎接承平二十四年的盂兰盆节,佛门祖庭的僧人不论地位辈分,人人都在为盂兰盆节做准备,便是一院首座和各大长老也不例外。

    从这一点上来说,佛门不像道门,虽然讲究规矩,但远谈不上规矩森严,更不至于像庙堂一般等级分明,这里比起高高在上的玄都,更像是一处世外之地。

    临近盂兰盆节,来自天南海北的修士开始陆续到来,在登山的石径上,来客络绎不绝,打扮各异,口音各异,习俗各异,而且没有哪个是身无半分修为的普通人,就算是有,那也是身份贵不可言的大人物,身旁有高明护卫随行,足可见佛门盂兰盆节法会的盛况。

    佛门的山门坐落于半山腰位置,过了山门,是一条长达十里的神道,尽头是一座雄伟如城的佛寺,比起大雪山上的摩轮寺毫不逊色。

    在神道和佛寺周围的山崖绝壁上被挖出了大大小小无数个佛窟,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按照位置排列成一个十字的五尊大佛和六位菩萨。

    最左边的是东方药师王佛,身旁雕刻有日光普照菩萨和月光普照菩萨,乃是东方净琉璃世界的东方三圣。

    最右边的是阿弥陀佛,佛门弟子认为,阿弥陀佛主要是以其愿力引渡众生到极乐世界,脱离苦难的轮回,故亦号接引佛、无量光、无量寿佛,道门称其为接引道人,在接引佛身旁又有大勇大势至菩萨和大悲观世音菩萨,此乃西方极乐世界的西方三圣。

    最上方的是过去佛燃灯古佛,最下方的是第五佛弥勒菩萨,又称东来佛祖,因为弥勒佛是未来佛,弥勒时代还未来到,所以此时还在兜率院内为菩萨,故而也称弥勒菩萨。

    位于十字中间的便是掌管现在中央婆娑世界的第四佛,释迦摩尼佛,所谓我佛如来,便是这位佛祖,在其身旁是大智文殊菩萨和大行普贤菩萨,又被道门成为文殊广法天尊和普贤真人,此乃中央婆娑世界的三圣。

    此五尊大佛合起来即是横竖三世佛。

    在五佛和六位菩萨周围,还有各异佛像。

    有佛持无畏印,有佛持内狮子印,有佛持外狮子印,有佛持内狮子印。

    有菩萨持宝瓶印,有菩萨持内缚印,有菩萨持外缚印。

    有五大明王手结不动明王印。

    在崖壁左侧,有天女飞天,在崖壁右侧,有护法伽蓝。

    左下方有诸罗汉,右下方有金刚天王。

    诸佛之下,则是八部天龙,对应佛门的八部众。

    一天众、二龙众、三夜叉、四乾达婆、五阿修罗、六迦楼罗、七紧那罗、八摩呼罗迦。

    除此之外,还有众多崖壁石刻。除去那个由佛门二代主持亲自书就的巨大“佛”字,有“我见如来”、“如是我闻”等数十石刻,密密麻麻,多是历年参加盂兰盆节法会的大修士、大地仙,兴起书就。其中又以大齐太祖皇帝萧煜留下的石刻字数最多,最是引人瞩目。

    无垢清净光,慧日破诸暗,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

    共是六十八个字,铁钩银划,丰腴瑰丽,似是天人妙手偶得之,意境深远,韵气悠长。

    在登山的人流中,有一对夫妻模样的年轻男女,男子不觉如何,只是一头白发略显刺眼,可女子就不一样了,哪怕是荆钗布裙也难掩那份国色姿容,举止之间更是显现其仪态端庄,绝非是小门小户家的女儿,八成是哪个世家出来的大家闺秀,只是不知为何,下嫁给了一个穷小子,在外人看来,那便是一枝鲜花插到了牛粪上,神道上的其他男子,看向那个白头小子时,多半是毫不掩饰的羡慕和嫉妒。

    都说巧妇常伴拙汉眠,古人诚不欺我。

    此时夫妻两人停驻脚步,遥遥眺望太祖皇帝留下的石刻,女子将其中典故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丈夫听得聚精会神,落在旁人的眼中,难免要坐实了种种猜测,女子是才女不假,必然是书香门第出身,可惜嫁了个不学无术的男人,实在是可惜。

    正巧此时还有一行人登山,男女老幼皆有,刚好听到了女子的言谈,为首的老人停驻脚步,若有所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