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两人共骑快哉风
    随着七月十五的日子逐渐临近,徐北游和萧知南夫妻两人也开始着手准备动身事宜。

    徐北游曾问萧知南是否要带银烛和秋光她们一起过去,毕竟如今的萧知南已经贵为堂堂摄政长公主殿下,没有点必要的排场,似乎有些说不大过去。

    不过萧知南却说不用,能让堂堂剑宗宗主亲自陪着,那便是天底下最大的排场。

    徐北游没有多想,其实萧知南却是有些私心,两人从相识到成亲,独处的时间屈指可数,这次一起去佛门的盂兰盆节法会,算是难得的独处机会,她自然不愿再有其他人来打扰他们二人,哪怕是跟随在她身边多年的五位女官,同样不行。

    她已经想好了,这次去参加盂兰盆节法会,就只有她和徐北游两个人,再多半个人都不行。

    佛门祖庭远在东北境内,路途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若是寻常人想要参加盂兰盆节法会,多半要在六月末就要动身,可徐北游和萧知南两人一起先去,就大可不必,在法会开始的前几天再动身也不迟。

    当然,佛门祖庭举办的盂兰盆节法会,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加的,必须要有佛门发出的请柬才行,这一次,徐北游是以剑宗的名义过去,他身为剑宗宗主,自然有这个资格,而且还是极为尊贵之人,也就是萧知南说的一方豪强霸主。

    萧知南则是以大齐朝廷的名义过去,虽然仍是公主的头衔,但是以她如今的身份而言,不是帝王胜似帝王,不次于徐北游,甚至还犹有胜之。

    两人都是走遍天下之人,徐北游不必多说了,说是南征北战都不为过,就连十万大山中的南疆和草原深处的大雪山畔都已经去过。萧知南早年也是走过天下游历各地的人物,两人就是在萧知南游历西北的过程中结缘。

    结缘之后的相识,正是东北三州之地。

    这次两人共赴佛门参加盂兰盆节法会,也算是故地重游。

    萧知南安排好帝都城内的各种事宜之后,与徐北游在一个清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帝都,没人送别,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两人上路之后,没有直接高来高去地御剑而行,就像一对寻常夫妻,乘着一辆马车沿着官道缓行,徐北游坐在车夫的位置上驾车,徐北游坐在车厢中,从里面探出头来,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轻轻说道:“我在很多年之前,就想着有这样一天,可以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徐北游歪了歪头,让两人的脸颊紧紧贴在一起。

    萧知南没有躲闪,甚至还轻轻蹭了一下,柔声说道:“当然,关键还是身边那个人,如果没有你,如果我被嫁给了端木玉,如今不知该是怎样的光景,也许我这下辈子就注定只能在深深宫苑中做一个怨妇了。”

    徐北游柔声道:“哪有那么多的如果,你叫知南,我叫南归,先是向北而游,然后是知南而归,我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

    萧知南双手从后面环住徐北游,脸上全是笑意,“南归。”

    “嗯?”徐北游轻轻答应了一声。

    “我就是喊你一声。”萧知南柔柔说道。

    徐北游脸上也多了些由衷的笑意,柔声问道:“你冷不冷?”

    萧知南伸手在他的头顶上轻轻敲了一下,笑道:“你傻了吗,我可不是以前那个弱女子了,如今也是地仙十二楼境界的大修士,怎么还会怕寒暑之变?说起来我的几件上好的貂裘是要永远都放在衣柜中了。”

    徐北游微微侧身,一把揽住她的纤细腰肢,萧知南不防之下,微微惊呼一声,已经是被徐北游拉到他旁边的位置上了。

    徐北游歉意道:“以前答应过你,要和你看遍这万里河山,饱览天下分光,只是成亲以来,却是忙于各种繁杂事务之中,如同身陷泥潭,有些对不住你。”

    萧知南摇了摇头,闭上眼睛轻轻说道:“夫妻之间哪有什么对不住的说法,更何况这也不怪你。再者说了,我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等到日后天下太平了,你带着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们去看魏国的碧波白浪,看后建的白山黑水,看草原的星垂野阔,看南疆的莽荒密林,看北都的白雪皑皑,江都的月涌江流,看西北的长河落日,最后再去碧游岛上,在那里种上一片小竹林,用我们自己种的竹子搭起一座小竹楼,在竹楼中听潮起潮落。”

    徐北游重重嗯了一声,认真道:“会的,一定会的。”

    她靠在他的温暖怀抱中,不说话。

    两人相互依偎着,静静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过了片刻时间,萧知南开口问道:“南归,你在想什么?”

    徐北游轻笑道:“我在想日后我们若是有了孩子,应该取个什么名字,我叫北游,你叫知南,要不叫徐南北?”

    萧知南闻言之后,脸色微红,不过毕竟已经成为夫妻,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笑道:“你叫徐北游,儿子叫徐南北,你们两个岂不是成了兄弟,乱了辈分?若是让爹知道了,怕是要说你读书不精,不学无术了。”

    徐北游望着萧知南如白玉般的精致脸庞,思绪缓缓飘远,畅想着日后天下太平,两人有了孩子,稚童绕膝而行,这该是怎样的美妙光景。

    忽然,有一阵瑟瑟秋风吹起,吹动了两人的衣衫和发丝,徐北游收回思绪,忽然伸手抱着萧知南起身,直接越到正在拉车的骏马背上,以剑气断去骏马与马车的连接。

    萧知南坐在徐北游的身前,半依在他的怀中,两人共乘一骑。

    徐北游上身微微前倾,在她耳畔轻声说道:“我小时候看江湖少侠和女侠出行,可都是这样骑马的,今天我们也来一次。”

    萧知南笑着嗯了一声。

    徐北游年一夹马腹,策马狂奔。

    此时正值四下无人,萧知南也不顾什么公主殿下的姿容仪态,张开双手,任由清风扑面。”

    一点浩然气。

    千里快哉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