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定不负螓首蛾眉
    ..,

    徐北游离开幽牢之后,独自一人返回自己的府邸,也就是那座新婚时修建的帝婿府,兴许是夫妻之间心有灵犀的缘故,这时候萧知南也刚好乘着凤辇从萧羽衣的大长公主府回来,下辇之后,夫妻二人并肩来到正堂。

    徐北游问道:“姑姑的病怎样了?”

    萧知南难掩几分忧色,“姑姑本就身体不好,虽然这些年来深居简出养病,但却不见好转,如今年纪大了,旧疾反复发作,实在是大伤元气,这一次的病情来势汹汹,怕是不好熬过去。”

    徐北游幽幽叹息一声,“老爷子那边也是差不多的境况,天年将尽,人力终有尽时。”

    萧知南伸手握住徐北游的手掌,轻声安慰道:“你也不必太过忧心,世间不乏有延寿续命的天材地宝,父皇生前常常说一句话,我大齐坐拥天下,待到战事完毕,以大齐坐拥天下之人力物力,搜寻天材地宝并非难事,那么爹和姑姑的病,也定能好转一些。”

    徐北游知道妻子的安慰之意,也不想让她忧心,轻轻拍了拍下她的手背,轻声道:“这是自然,你放心便是。”

    接着徐北游又与萧知南说了自己今日去幽牢的经过,询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萧知南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陷入沉思之中。

    徐北游知道妻子聪慧更甚于自己,夫妻两人相处多半都是一人劳心一人出力,所以也不催促,只是安静等待。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萧知南轻轻说道:“佛门的盂兰盆节法会,我素有所闻,也的确如龙王所说,是个各方豪强借机会晤的绝佳所在,当年父皇初登帝位,萧瑾和林寒便趁此时机在盂兰盆节法会上会面,如果你想见佛门的秋月禅师,这次就在眼前的盂兰盆节发挥的确是个绝佳机会。”

    徐北游缓缓说道:“佛门做了这么多年的千年老二,放眼天下,最想取代道门地位的正是佛门,在这等境况下,佛门是决计不愿为道门做嫁衣的。如今我们剑宗与道门敌对,那么佛门便不会与剑宗彻底撕破脸皮,甚至还会助剑宗一臂之力,若是运筹得当,剑宗也未尝不能与佛门联手,一明一暗共抗道门。至于秦姨之事,应该是佛门的一次试探行为。”

    萧知南轻轻嗯了一声,若有所思。

    徐北游继续说道:“说起来也该是如此,佛门沉寂多年,看着道门在天下之间呼风唤雨,我就不信佛门没有半分艳羡,如今道门又想让自己江山永固,佛门如何能够甘心,必然会有动作。”

    萧知南收拢思绪,轻轻说道:“这次的盂兰盆节法会,我与你一起去。”

    萧知南的声音不大,可语气却极为坚定,甚至还带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虽然放在执掌庙堂的公主殿下身上,这不算什么,可在她与徐北游单独相处的时间里,却是极为罕见的。

    徐北游微微一愣,刚想要开口说话,萧知南已经提前开口道:“我不是一时冲动。”

    徐北游怔住,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相劝。

    从他去江都到他返回帝都,一路杀来,从来都是一人一剑,他早已经习惯了单打独斗,如今却要再多上一个人,而且还是他的结发妻子,难免心中略有犹豫。

    萧知南自然看出他的心中所想,伸出洁白的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轻笑道:“你少瞧不起人了,我好歹也是地仙十二楼境界的修为,还有传国玺和天子剑防身护体,虽然比不上你这位大剑仙,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再者说了,这次蓝相应该也会以天机阁阁主的身份参加,难道你们两个天机榜的大高手加起来,还护不住我这个小女子?”

    徐北游又是一愣,接着不由摇头失笑。

    说起来,他还真是小瞧了萧知南。

    在明陵一战之后,萧知南得了一分天大的机缘,一跃成为地仙十二楼的境界,已然是迈过地仙境界的一大门槛,算是登堂入室。而且不要小看了这十二楼的境界,若是抛开徐北游这些十八楼地仙不谈,无论放在哪里都能算是一方宗师人物,更何况她手中还有堪与都天印媲美的传国玺,以及不逊于诛仙的天子剑,再加上她执掌大齐国运,受大齐气运庇护,可以勉强动用这两件重器,真要是动起手来,诸如松赞活佛之流,单打独斗之下,未必就是她的对手。

    毕竟天底下最简单的越境而战,不是什么剑修武夫,也不是什么神通术法,而是法宝压制,徐北游为何能以一敌众?他手中的诛仙功不可没。寻常十八楼地仙能有一件重器便是天大的幸事,像萧知南这种手握两件重器的豪富之人,也就道门掌教秋叶能够媲美,打起架来,简直不要太欺负人。

    更不用说,还有徐北游这个天机榜三圣之列的大剑仙亲自为她保驾护航。

    想要留下二人,哪怕是抛开佛门的干预,也必然要秋叶亲自出手才行,可此时的秋叶偏偏正在弥补道行,根本不会离开玄都。

    萧知南这个看似有些冒险的决定,细细想来,竟是无甚纰漏之处。

    不过徐北游还是略有所迟疑,问道:“那朝堂这边?”

    萧知南笑道:“去一次佛门祖庭,来回不过十余日的功夫,朝堂上有张大伴和谢叔叔主事,又有爹他老人家坐镇,不会有事的。”

    话已至此,徐北游也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只能点头答应。

    见徐北游松口,萧知南脸上有了些许由衷的笑意,轻轻挽住徐北游的胳膊,略歪螓首,靠在他的肩上,蛾眉弯弯,不见平日里摄政长公主的威严风范,就是个与丈夫共处一室的小女子而已。

    她这次提出与徐北游一道去参加盂兰盆节法会,其实也是存了些私心,两人自从成亲以来,总是聚少离多,这次徐北游刚回来没有多久,便又要匆匆离去,于是她便动了些心思,说服徐北游带她一起去盂兰盆节法会,也好让两人多些相处时光。

    夫妻两人相互依偎,凝眸相对。

    这一刻,徐北游福灵心至,忽地明白了妻子的心意,心底一片柔软暖意,不由伸过手去,搂住了她的肩膀,轻轻念念道:“知南,我必不负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