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幽牢中再见龙王
    韩瑄的病需要静养,不过是小半天的功夫,他便有些精力不济,昏昏睡去,徐北游便起身离开了这座首辅府邸。

    对于徐北游而言,如今的帝都城,熟面孔越来越少,有的人已经死了,诸如魏禁、端木睿晟,有的人逃了,再比如傅中天之流,更多的人,则是离开帝都赶赴各地。

    他没有去萧羽衣的府上见萧知南,而是先去拜访了谢苏卿,然后在谢苏卿的引领下,来到佛门龙王被囚之地。

    在暗卫府白虎堂的不远处,有一座废弃多年的府邸,早在大楚年间的时候,这里曾经是座书院,被一位儒门大先生经营多年,后建攻入城中之后,将此城当作自己的“大都”,因为玄教此时正与儒门大战,故而这座书院被强行毁去,待到大郑立国之后,“大都”变为东都,此地被天机阁改建为七星塔,有种种玄妙。大郑末年时,傅先生曾经借此塔与萧煜斗法,此塔因此而被毁去,不过地基仍在,地下的根本大阵还在,天机阁以此为根本,将此地改建为一座牢狱,其中有种种玄妙,虽然比不上道门的镇魔井,不能够锁住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地仙,但是十八楼境界之下的地仙,还是很难挣脱这座牢笼的囚禁,几乎不可能逃出去。

    徐北游和谢苏卿来到这座看似只是寻常府邸的暗卫幽牢,果然是守卫森严,哪怕是掌管暗卫府的谢苏卿亲至,也仍是要出示白虎令,方能进入其中。

    进来府邸,与寻常府邸格局相差无几,来过正堂之中,竟是与暗卫府的白虎堂布局极为相似,正对门口的墙壁上是一只吊睛猛虎浮雕,白底黑纹,正中地面上同样是一只猛虎浮雕,不过却是白纹黑底,一黑一白,两只白虎相互凝视。

    谢苏卿从袖中取出一把玄黑色的钥匙,交给守卫在此的暗卫甲士,吩咐道:“打开幽牢。”

    守卫在此的暗卫甲士首领同样取出一把钥匙,两把钥匙合二为一,然后嵌入墙壁上白虎浮雕的口中位置,只见得地面上的黑色猛虎开始疯狂旋转,最后化作一道虚影从地面上猛然跃起,消失不见。

    再望去时,地面上原本有白虎浮雕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幽深洞口,其中有层层阶梯直通地下深处。

    谢苏卿轻声道:“龙王就在其中。”

    徐北游点了点头,迈步走入其中。

    整条通道不知以何种材质制成,散发着幽幽荧光,让人在黑暗中也可视物,沿着层层台阶往下,很快便见在黑暗中出现一盏寒灯,寒灯高悬,下方是一扇黑色门户,周围环绕着点点雾气。

    徐北游直接推门而入。

    门后是一片阴暗的世界,浓重的阴气回荡在其中,偶有几点火光,也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橘色或者红色,而是让人心生战栗的诡异碧绿和苍白蓝色,使得此地生出许多诡异沉重的意味。

    这里是暗卫府的幽牢,不过却让徐北游想起了梅山明陵中的九层陵墓,同样是阴气浓重,不似人间,也难怪可以镇压地仙修士。在这等环境之下,人间修士的气机会受到极大的压制,除非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有通天之能,否则绝难逃出。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能力逃出此地的十八楼境界大地仙,又怎么会被人生擒,道门的镇魔井倒是可以镇压十八楼地仙,可这些年来,却是没有哪怕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地仙被镇压入其中,就算是冰尘,那也是在镇魔井中晋升为十八楼境界,在被镇压入其中的时候,她也不过只是一名寻常的地仙修士而已。

    徐北游沉默地行走在其中,一身剑气劈风斩浪,破开重重阴气,没有走多久,便见到了那位被亲手送入此地的佛门龙王。

    此时龙王正盘膝坐在一张石床上,手中还有一卷佛经,周围摆放着七盏明灯,呈七星之势,火焰幽幽,将他的脸色映照得明暗不定。

    徐北游在三丈外的地方停下脚步,开口道:“龙王,徐某来见你了。”

    龙王没有起身,语气温和道:“徐宗主,是有事吗?”

    徐北游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龙王丝毫不觉意外,平静道:“徐宗主请讲。”

    徐北游一手负于身后,轻轻说道:“佛门这次突然出手,在我的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原因复杂,我就不多说了,想必龙王比谁都要明白,但我想知道,佛门到底想要做什么,或者说,佛门到底想要什么?”

    龙王放下手中的佛经,心平气和道:“徐宗主是剑宗宗主,那么徐宗主也应该明白,我们这些宗门立于世间,不可能真正做到超然世外,必然要入世,只是有明有暗,程度上各有不同,你们剑宗和道门如今已经是明着入世,几乎是完全身陷其中,而我们佛门则是暗中入世,也仅仅只是浅尝辄止而已。”

    徐北游收敛了原本挂在脸上的轻淡笑意,问道:“龙王,牧棠之已经揭竿而起,你们佛门是要决心站在他们那一边了?”

    龙王摇头道:“佛门是佛门,牧王是牧王。”

    徐北游故作讶异地哦了一声,继续问道:“难道不是佛门与牧氏世代交好吗?”

    龙王仍是摇头道:“佛门与牧氏之间有香火情分不假,但绝不足以让佛门与牧氏共存共亡,哪怕老方丈在世,也是如此。”

    徐北游皱眉问道:“那么你们佛门到底想要干什么?”

    龙王道:“我们只是想要改变一些现状,比如说,这个世间需要有佛门的声音。”

    对话到了这里,徐北游的脸上又重新有了些许笑意,“阻挡佛门声音的,从来都不是剑宗,更不是大齐朝廷。”

    龙王笑了笑,“的确如此,哪怕是上官仙尘在世时的鼎盛剑宗,与我佛门同样是井水不犯河水。”

    徐北游哂笑一声,然后突然笑容消散,重重说道:“真是怪哉!既然我剑宗与佛门一直都是秋毫无犯,那为何佛门反而要对我剑宗出手?难道真当我剑宗是人人都能拿捏的软柿子不成?”

    龙王凝视着这个年轻人,轻声道:“不敢。”

    徐北游向前走近一步,“当真不敢?佛门号称天下第二大宗门,仅次于道门,而剑宗哪怕是九流之首,也不过是排名第五的宗门,远逊于道门、佛门、儒门、玄教四家,佛门有什么不敢的!”

    龙王略微沉默,轻轻说道:“佛门若真与剑宗为敌,实则是帮了道门的大忙,所以贫僧只是想请秦施主去佛门做客,而非是要杀了秦施主。”

    幽牢深深,陷入寂静。

    过了许久,徐北游开口道:“我想与秋月禅师谈一谈。”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