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千剑归一破佛国
    在佛门神通之中,金身是金身,法相是法相。

    金身是修炼自身体魄根本,法相在观想之法中的身外所化之相,一者为本,一者为用,两者并不相同,更难以相通。

    只是佛门算一个例外,其不败金身不同于金刚寺的不坏金身、摩轮寺的不动金身、玄教的不灭金身,却是与神道的不朽金身有几分相通之处,可以将观想所化法相注入自身体内,以法相铸就金身,自身就是法相,佛门以此号称独尊不败,是为佛祖正统传人,视其他两脉金刚寺和摩轮寺,犹如道门视同出一脉的剑宗,都是旁门偏支。

    龙王显现出丈六金身,只是轻轻一晃身形,便将附着在体表的无数剑意悉数抖落,一时间炸雷声音不绝于耳。

    徐北游仍旧保持着抬头观佛的姿势,平淡道:“装神弄鬼。”

    身高丈六的龙王低头俯瞰徐北游,满面金光看不清神情,伸出一手,声音低沉道:“不愧是让道门束手无策的徐宗主,竟是一剑就逼出了贫僧的丈六金身。”

    下一刻,他的手掌翻覆,一方天地为之翻覆。

    在神话传说中,佛祖曾经在翻手之间,以绝大神通镇压了一位妖族大圣,五指化作山岳,镇压五百年。

    此时龙王就是要以此种神通强行镇压徐北游。

    立于天地之间的徐北游也随之翻覆,全身气血逆行。

    片刻之后,他的无上剑体发出咔咔声响,似乎正在被一方无形“磨盘”不断碾压。

    武夫的体魄攻守兼备,佛门的金身偏重防守,道门的无垢之躯另有玄妙之处,尤其是佛门金身,凝练到极致之后,甚至可以让寻常法宝都望尘莫及,可剑宗的无上剑体却是更为侧重于进攻,先前徐北游以指代剑,便可以算是无上剑体的神通,只是有得就有失,无上剑体并不擅守,正如剑修手中的三尺青锋,两面双刃,伤人亦可伤己。

    如果此时面对龙王的是一名十八楼境界武夫,大可让龙王放手施为,凭借雄浑体魄,根本不惧分毫。反观徐北游,虽然战力不输同境界武夫,但是胜在杀力更强,弱于雄浑体魄,所以只能选择破阵而出。

    两方看不见的巨大“磨盘”来回绞杀,徐北游凝神屏息,尽量不让自己的气机溃散消逝,这让他想起了幼年时独自一人走过高高山岗时的情景,大风呼啸,仿佛站都站不稳当,随时都有可能被吹落山崖。

    此时在大千世界中已经不见徐北游的身形。

    只见得龙王双手结成宝瓶印,手印之间,一片光明祥和之意,其中有一上一下两个佛家“万”字,只是一个正向而转,一个逆向而转,仿佛两方巨大磨轮,而在两个“万”字之间,则是一道被缩小了无数倍的身影,模糊不清。

    徐北游的身体开始摇晃,如同两个巨大“万”字之间的一抹无根浮萍,飘忽不定。

    只是他仍旧不曾出剑,似乎是举棋不定。

    直到过了大半柱香的功夫后,徐北游忽然毫无征兆地一剑递出。

    三尺看似落在空处,却响起一声似是布帛撕裂声音,以青锋落处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连绵不绝。

    相比于气势宏大的两个“万”字,这一剑简直渺小到了极点,于掌中佛国中,仿佛是沧海一粟,但在这一剑递出之后,原本正反方向旋转不休的两个“万”字骤然凝滞。

    下一刻,就见龙王以绝大神通化出的掌中佛国瞬间崩碎瓦解,两个巨大的“万”字炸裂粉碎,如梦幻泡影般消逝不见。

    徐北游一剑摧破天地牢笼,身形一闪即逝。

    下一刻,一声洪钟大吕声音响起,巍然不动的丈六金身猛然摇晃,胸口上出现了一道深深剑痕。

    紧接着以这道剑痕为中心,又有无数裂痕迅速蔓延开来,遍布这尊丈六金身之上,号称不为一切烦恼、内魔、外物所坏的丈六金身,竟然不能抵御,支离破碎,渐显崩溃之相。

    就在此时,虚空中又有无量佛光化生,一颗菩提出现在佛光之中。

    龙王面无表情,沉声道:“在世之尊,普照十地八方。”

    只见他双掌再次合十,身后背光大盛,如阳光普照大地,无所不容,无所不覆。

    原本呈现出溃散之势的金身瞬间焕然一新。

    局势再变。

    龙王用出丈六金身之后,就再也没有移动分毫,不移不动,一举一动都慢到了极致。

    徐北游脱离这方天地牢笼之后,身形如电,一举一动都快到了极致。

    一静一动,一快一慢。

    在围绕丈六金身不断游走之间,徐北游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龙王,你就此退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龙王的神色凝重,双手结不动明王印,整个人与脚下大地连为一体,如同一尊大佛立于天地之间。

    徐北游重重说了一个好字。

    然后龙王就看到无数个“徐北游”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徐北游的出手实在太快了,以至于站立不动的龙王只看到了徐北游移形换位之间滞留出的无数残影。

    残影越来越多,每道残影都是一剑,每一剑都落在金身之上。

    高大金身岿然不动。

    片刻之后,龙王身前三尺之内,出现了足有数十尊徐北游身影,姿态各有不同,但却完整展现出徐北游的出剑姿态。

    继而在三丈之内,又连绵不绝地浮现出百余身影。

    龙王似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只是维持双手结印姿态。

    此消彼长,徐北游愈来愈快,身影越来愈多,在方圆百丈之内,密密麻麻,尽是徐北游的身影,不知数目几何。

    一味被动防守的龙王仍是伫立不动,凭借丈六金身,不见丝毫颓败迹象。

    最终,所有的残影合为一人,万象归一。

    徐北游一剑点在丈六金身的额头上,整座天地顿时为之一滞。

    因为徐北游先前出手太过迅捷凶猛,以至于不闻半分剑声,在这一剑之后,终于骤然炸起一声迟到许久的轰然巨响。

    然后就见一直巍然不动的丈六金身猛然后仰,双脚立足地面,整个身体倾斜着向后倒滑退去。

    在龙王的眉心位置,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其中金光迸射,然后以小洞为中心,不断有裂痕向四周蔓延开来,很快整个金身上下都布满了细细密密如蛛网的裂纹。

    龙王的丈六金身支离破碎,原本紧密合十结成不动明王印的双手已然露出一丝缝隙。

    “破!”

    徐北游轻轻说出一个字。

    片刻安静之后,便是一连串碎裂声音响起,不绝于耳。

    只见龙王的丈六金身开始不断碎裂,金身碎片化作点点金色之砂随风而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