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西方有丈六之佛
    ,精彩小说免费!

    徐北游看到这一幕,没有说话,只是抬手示意秦穆绵和萧元婴暂且离开此地。

    秦穆绵看着徐北游的背影,带着萧元婴向后退去,同时也是轻轻叹息一声。

    如今的徐北游比起当年初到江都时,要成熟太多,相貌倒是没有怎么变,只是最大的变化,整个人的气态少了几分身为晚辈的恭敬和惶恐,多了几分身为上位者的霸道和独断。

    正是这样一个年轻人,一人一剑杀穿了江南,重现了上官仙尘之后以一己之力大破一方豪强宗门的壮举。

    徐北游抬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作剑指。

    徐北游望向那尊已经散发出璀璨金光的佛门龙王。

    龙王凝神以待。

    剑指向前一点。

    一道剑意横贯天地之间。

    徐北游与龙王之间,尽是茫茫剑意,再无半分他物。

    此中意气,一剑杀佛。

    剑意之后又有剑气生出,滚滚前行,如奔雷炸响,有万千骑兵踩踏大地之势。

    这一剑,直指那尊身如在世佛陀的龙王!

    龙王的不败金身轰然震动,金光四散流溢,忽明忽暗。

    徐北游一步向前踏出,鞋底在地面上踩踏出无数龟裂痕迹,下一刻他整个人如奔雷冲出,在身后拖曳出一连串的残影,以指代剑,点向龙王的面门。

    龙王不得不双手改结不动明王印,在千钧一发之际硬挡下了这一记指剑,整个人毫无还手之力地一气退出近百丈。

    徐北游紧随而至,出指没有丝毫停顿,无数剑气瞬间将僧人彻底淹没。

    一味被动挨打的龙王猛然顿足,双脚立于大地之上,强行止住退势,继而在他的脚下出现无数细密如蛛网状的裂痕,通过这些裂痕,将徐北游的剑势扩散至整个地面。

    此时已经退到一座宫殿外廊中的两人一猫,发现廊外地面上的细小石子竟然在微微跳动,似如地动之先兆。

    徐北游始终出剑不停,虽然没能立刻破去龙王的不败金身,但也不是做无用之功,细看之下,就会发现在龙王的金身之上留有无数细微剑气,每一道剑气中又蕴含有沉重剑意,积少成多之下,犹如一座重山压在龙王的身上,只待一个合适时机,就可彻底爆发开来,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前前后后半炷香的时间,徐北游以指代剑出剑一千有余,白衣僧人身上便留下了千余道细微难见的牛毛剑气,使得整个人被层层剑气笼罩,如负重山。

    看到这一幕,远远观战的秦穆绵难掩讶异之意,缓缓说道:“南归这是要杀人诛心啊,若是他直接动用诛仙,是成是败不过一剑之事,可南归非但没有动用诛仙,甚至连剑都未曾出过,剑仙徒手败敌,这让佛门中人情何以堪?”

    萧元婴闻言之后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传来一声如炸雷般的巨响,龙王被徐北游一指点中膻中,身形还曾触及地面,身上所携带的沉重剑意骤然爆发开来,将地面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龙王整个人直接坠入坑底。

    这一指几乎是徐北游的全力一剑,剑气浩荡,几乎有移山之势。

    徐北游抬头望天,悠悠吐出一口浊气。

    然后他伸出手掌,掌中终于出现一剑,只见他做出一个横剑而斩的动作,在龙王将要站起之际,直接将大湖不远处的一座山峰拦腰斩断。

    徐北游轻声笑道:“都说仙人可移山倒海,虽然徐某不是仙人,但徐某今日却要以一己之力强行搬山。”

    他手中的天岚一闪而逝,其后又依次出现十剑,除了暂时还在宋官官手中的赤练一剑,十一剑一起组成一方剑阵,硬生生地被斩断山峰的上半段向上托起。

    山峰投下的巨大阴影仿佛要遮天蔽日。

    徐北游驾驭飞剑,直接将山峰砸向龙王。

    既然你这位佛门龙王修炼有佛门的移山大力神通,那么我便直接以山石镇压,看你能否移开这座货真价实的镇压之山。

    显而易见,徐北游是要以此生生压过佛门龙王一头,我徐北游一剑斩山,再移山而来,你若是连这座山都移不开,催不破,何谈跟我分出一个胜负!?

    既然你绰号“斗佛”,那便是与武夫一般,极为看重胜负,若是你敌不过我,哪怕这次不死,日后再遇到我时,心境上也会有难以弥补的破绽,一日胜不过我,便一日不能弥补,日日月月年年敌不过我,坏了心境,怕是在境界修为上再难向前咫尺。

    杀人尚在其次,诛心为上。

    一座山峰轰然压下,彻底将龙王镇压其中。

    尘土升腾,漫天皆是。

    声音震动,几乎要震破心房。

    足足持续了大半柱香的功夫,这才尘埃落定。

    徐北游收回十剑,只留天岚倒持于手中。

    短暂的沉寂之后,山崖骤然破碎,一时间落石如雨。

    龙王在漫天石雨中缓缓起身,随之一起站起的,还有一尊数十丈高的佛陀法相。

    正是这尊法相破碎了山崖,一颗菩提子悬于龙王头顶三尺处,洒落琉璃之光。

    一轮七彩背光于龙王脑后绽放,大放光明,普照四方。

    当年佛祖留下了三颗菩提,一颗落入青尘手中,一颗便是在这位佛门八部之主的手中。

    巨大佛陀法相足有百丈之高,丝毫不逊于先前松赞活佛请下的诸多法相。

    徐北游抬头观佛,脸上神情既无敬畏,也无蔑视,而是视之无物。

    佛门有副偈子,本应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徐北游伸出手掌,再次握住天岚,轻轻笑道:“一剑之后,有无皆同,尽是土鸡瓦狗。”

    当徐北游一剑斩出,剑气滚滚,剑气冲霄。

    刹那之间,似有无数护法金刚瞋目欲裂,大喝大胆。

    徐北游无动于衷,一剑斩落。

    浩荡剑光掠过天地之间,然后一闪而逝。

    佛陀法相骤然模糊,寸寸碎裂,所谓三尺气概,剑仙风流,不过如此。

    龙王面容肃穆,双手合十,声音低沉宏大地缓缓开口,“我见世尊。”

    然后跌坐于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此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破碎的法相化作一道金砂汇聚的长河环绕盘旋于龙王身周,然后自头顶灌注入其体内。

    龙王身形暴涨至丈六高度,皮肤迅速染上了一层金黄色泽。

    西方有佛,其形丈六而金黄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