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大一小一只猫
    龙王收敛脸上笑意,“世人只知道贫僧只有地仙十六楼的境界,与道门的镇魔殿殿主尘叶相去甚远,只是无人知晓贫僧其实是修一个禅,我佛门素有闭口禅和闭目禅,贫僧不闭口也闭目,唯独只求一个嗔字,佛祖固然警戒弟子要斩却贪嗔痴三毒,可佛门也要有护法金刚以嗔怒之相震慑邪魔外道。”

    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神色的龙王终于面露嗔怒之色。

    奉大日如来教令,示现忿怒形降伏一切恶魔之大威势明王。

    秦穆绵脸上神情骤然平静下来,肃穆一片,“我年轻时与人争斗,无惧生死,无谓胜负,只求克敌,今日就算九死一生又如何?”

    话音未落,她身后的双翼轻轻扇动,整个人迅速后掠,倏忽而逝,只留下一道道血色残影。

    秦穆绵所学极为庞杂,身兼玄教和道门之长,此法是玄教秘术血祭雷光,顾名思义,燃烧自身精血来化作雷光,而雷光又能幻化双翼,攻守双全。

    祭出此法之后,秦穆绵的面容因为骤然损失精血的缘故而略显苍白,不过其飞掠速度却是比化作血虹的赵廷湖还要快上数倍,待到她再次现身时,已经身在大郑皇室行宫之中。

    此地又名离宫,位于烈水河北岸一带的狭长谷底中,整体淡雅朴素,取江南和塞北两处风光,占地达九千亩之多,其中除了重重宫殿之外,有山、有湖、有林,甚至还有一片小型草原,比之大齐皇室避暑的中都行宫,不知奢华凡几。

    此时秦穆绵就在其中的一方大湖之畔,身后是一片波光粼粼,倒影出重重宫殿和起伏山峦,随水波而微微荡漾。

    见此一幕,她不由略微恍惚,正如佛门龙王所言,以她的根骨资质,本不该是如此境界修为,她本是有望登顶地仙十八楼境界之人,只是当年与林银屏相争失败之后,心灰意冷,荒废时日颇多,修行一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以至于她如今的修为不上不下,甚至还比不得当年被废去全部修为的冰尘。

    如果她当年没有因为萧煜之事而荒废自身修为,今日就不该是这个光景,她甚至有可能在完颜北月飞升之后重新接掌玄教,成为与道门掌教、佛门方丈平起平坐的一教之主,再进一步,身兼两家之长的她也不是没有飞升的可能,若是再有机缘,证道长生,又是另外一副光景。只是世上没有这么多如果,此生已是如此,哪还有重来的机会。

    片刻之后,白衣龙王出现在秦穆绵的视线之中。

    修士之间,境界对战力有一定影响,但绝非境界越高就必然是战力越强,境界高只是说明距离证道长生更近,而战力强弱则要考虑到法宝、体魄、秘术,甚至是与人交手的经验。

    战力强于境界之人,徐北游和赵青都可以算是。

    徐北游数次以一敌多,赵青以十七楼境界压制十八楼境界的尘叶,皆是明证。

    只是世上少有人知,佛门龙王也是战力远胜过境界之人。

    正如他自己所言,他修的是一个嗔字,与斩却贪嗔痴的佛门根本教义相互违背,所以他的境界并不高,可他又是以嗔怒震慑无数邪魔外道的护法金刚明王,所以他的战力极强。

    他的地仙十六楼的境界,未必就比地仙十七楼差了。

    更何况他随时都可以踏足地仙十七楼境界。

    下一刻,白衣龙王身形急掠,五指伸张,毫无玄妙的一掌拍出。

    如来佛五指,掌间有佛国。

    只见这一掌迎风而涨,短短几息之间已然有五十丈大小,其势翻天覆地。

    风起云涌,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

    秦穆绵怒哼一声,狠狠一跺脚。

    在其身后有一道巨大的水龙卷直冲而起。

    一天一地,一上一下,两两相撞之后,消散于无形。

    紧接着秦穆绵同样是伸开五指,脸色越发苍白,掌心有血色雷霆生出,身周有电蛇相随,整个人瞬间欺近僧人身前。

    然后一掌拍下。

    其中蕴含的雷霆与道宗的五雷天心正法如出一辙,但是少了几分中正平和,多了几分杀伐暴戾。

    龙王任由秦穆绵一掌按在自己的头顶上,身形不动分毫。

    这一刻,两人近在咫尺,四目相对。

    女子的双眼中有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有滚动游走的赤色雷霆,而僧人的双眼中则是一片浩瀚星空,星辰幻灭。

    任凭火焰汹涌,雷霆凌厉,却是奈何不得浩大星空。

    与此同时,龙王通体鎏金四溢,任由无数雷霆游走,打在金身之上,激起无数火花四溅,却不能伤其分毫。

    两大对敌手段都被轻描淡写挡下,秦穆绵毫不迟疑地身形向后暴退。

    宝相庄严的龙王左手作拈花状,向前平推而出。

    秦穆绵身形骤然向后飘退近百丈,原本她所在的位置出现无数气机涟漪,向四周迅速扩散开来。

    已经显现金身的龙王再次以佛国神通合拢双掌,试图将秦穆绵擒拿,秦穆绵挥袖泼洒出十道血色雷光,在身前结成一张雷电大网。

    龙王被雷光稍稍阻拦,动作略一迟缓,秦穆绵趁此时机再次扇动背后双翼,身形一闪而逝。

    等她站定,已经在三百丈开外。

    不过此时的秦穆绵狼狈之极,脸上不见血色,甚至在鼻孔和耳孔中已经有乌黑血迹渗出,若是再继续如此下去,怕是就要七窍流血。

    龙王没有急于追赶,站在原地深吸一气,以鲸吞之势吸纳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只见以他的身躯为中心,出现层层气机涟漪,然后形成一个由天地元气构成的巨大漩涡。

    在一呼一吸之间,他整个身体彻底变为最纯粹的金色,几乎与佛门祖庭中那尊由纯金铸造的璀璨佛像一般无二。

    龙王缓缓抬起一只手掌,五根手指仿佛是五座高耸山峰,让人窒息。

    如来佛五指,五指即五岳。

    秦穆绵的脸色异常凝重,没有丝毫把握能够挡下接下来的一掌。

    不过就在此时,天地间骤然一静,然后天空中响起一阵低沉的嗡鸣声。

    龙王和秦穆绵几乎下意识地抬头望去。

    只见一道长虹就像天外流星,拖着长且迤逦的尾痕,横掠过天际,轰然落在湖水之中。

    整个大湖剧烈摇晃,炸起无数水花,如千层白雪,然后仿佛是一场倾盆大雨当头落下,水汽水雾弥漫。

    待到水雾散去,显现出一大一小一猫三道身影,其中大的身影缓缓前行,来到龙王不远处停下脚步,讥笑道:“佛门龙王,你也做起这等要挟他人的勾当,跟女人孩子较劲算什么英雄?有本事冲我来,别那么下作。”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