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烈水河畔一白衣
    在萧元婴与赵廷湖纠缠不休的同时,另外两人也同样大打出手。

    同样是一走一追,只是比起初入地仙境界的前两者,后两者却是积年地仙,交手时的威势手段要比前者高出太多,同时两者的奔行挪移速度也是极快,在萧元婴和赵廷湖还未离开七里镇时,两人已经来到燕州边境的烈水河之畔。

    这条东西走向的大河发源于草原漠北的热海,冬日非严寒而不封冻,每逢冬日清晨,水汽遇冷气而凝结成雾,故又称热海。大郑朝时,此地曾经建造有皇家园林,大郑皇帝在此接见草原王公。大齐立国之后,废弃此地所建园林,大齐太祖皇帝萧煜在位时,每逢夏日,都会携皇后和百官诸公移驾至中都行宫避暑,同时草原镇北王林寒也会率领各部台吉前往拜见。只是萧玄即位之后,双方关系恶化,再加上草原白灾严重,此举逐渐废弛。

    佛门龙王来到烈水河畔,白色袈裟,白色僧衣,白色僧鞋,面如冠玉,若不是少了三千烦恼丝,当真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可也正因为如此,少了三分万丈红尘中的风流意味,却多了三分超然世外的仙佛气,让人见之忘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世上哪有超然世外之人,哪怕是枯坐玄都多年的道门掌教秋叶,还是因为公孙仲谋破例离开玄都踏足碧游岛上,在大梁城画地为牢多年的完颜北月,也是因为慕容玄阴的缘故,来到圜丘坛为萧玄保驾护航。

    甚至于钟离安宁、明尘、青尘、萧慎这些看似已经归隐多年的老辈修士,同样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重新出世,然后又一一死在晚辈们的手中。

    佛门龙王蹲下身子,双手掬起一捧水,轻轻拍打在自己的脸上,然后猛地抬头,微微一笑。

    在河岸对面,不知何时多了一袭紫衣。说起这件紫衣,他并不陌生,因为这件名为紫云烟罗衣的宝物,其实还与佛门颇有渊源,只是佛门最终没能守住它,遗失之后,几经辗转落入了秦穆绵的手中。

    若不是这件号称诸法不侵的紫云烟罗衣,秦穆绵也不能在他的手中坚持如此之久。

    白衣僧人缓缓起身,微笑道:“贫僧无意伤到秦施主,还望秦施主不要让贫僧为难。”

    对面的女子嗤笑一声,“有道门的前车之鉴在先,你们佛门不想直接招惹徐北游,可你们又不甘心一直作壁上观,想要火中取粟,所以就想把我拿下,好让徐北游投鼠忌器。”

    龙王仍是笑道:“秦施主多虑了。”

    秦穆绵冷哼一声,“是否多虑,你自己心里清楚。”

    知道多言无益,白衣僧人摇头叹息一声。

    下一刻,看似年轻的僧人双手一分,残留在掌心的河水化作一道水剑,凌厉前刺,同时脚下一点,掠向河面。

    秦穆绵轻轻抬起一臂,一袭大袖遮住半边面庞,龙王的水剑猛然撞在大袖上,然后便是以卵击石般,直接碎裂成漫天水花,紧接着她再一甩袖,直接拍在紧随而至的龙王身上。

    两人一触即散,佛门龙王虽然已经凝铸金身,但仍旧是被这一掌击退,身形飘然退回南岸,同时还重重退出三步,每一步都是地动山摇,震荡得河水大浪翻涌,不过秦穆绵也不好受,虽然站在原地未动,但是身上的紫衣鼓荡不休,脸色微微发白。

    两人的第一次交手,就足以让初入地仙境界的修士叹为观止。

    白衣僧人轻轻吸了一口气之后,毫不犹豫地重新前掠,同时右手结成无畏印,气势如虹。

    当年的秦穆绵身为玄教圣女,又被人称作魔女,今天则是注定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她毕竟在境界修为上弱于龙王不止一筹,哪怕身披紫云烟罗衣,仍是如此。只见白衣龙王一掌向前平推而出,整条河水顿时一滞。

    直面其锋芒的秦穆绵不断向后倒滑出去,身周出现一圈圈气机涟漪,直到佛门龙王一气衰竭之后,秦穆绵倒退的速度才略微缓解,她伸手轻轻一拍腰间的碧玉葫芦,葫芦口开,从中激射出无数细如牛毛的金色甲虫,与剑仙的牛毛剑气有几分相似,嗡嗡作响之间,好似一条金色洪流,汹涌而至。

    佛门龙王渡河之后,立定不动,双手合十,面露宝相庄严,周身上下更是镀上一层金边,仿佛是寺庙中的金身塑像,于金色大潮之中如中流砥柱,屹立不倒。

    然后佛门龙王双手一环,无数金色甲虫顿时如百流归海一般向他的双手见汇聚而去,最终所有的金色甲虫被龙王凝聚在双手之间,变成一个不断旋转的金色圆球。

    按照道理而言,纵使这些金色甲虫极为细小,也不应是双手之间的方寸大小便能容纳的,可此时眼前景象就是如此,那只有一个可能,以芥子纳须弥。

    此乃掌中佛国。

    秦穆绵皱了皱眉头。

    佛门龙王立在原地不动,以单手作托举之状,直视秦穆绵,轻笑道:“若是面对四十年前的秦施主,贫僧万万不敢如此,只是秦施主荒废修为多年,此时境界却是不如贫僧,纵使有些许手段,也难以弥补。其实贫僧与那位剑宗宗主有几分相似之处,境界未必多高,但是与人交手却是有几分心得,不敢说什么同境之中无敌手,旱逢敌手还是有的,所以贫僧最后劝秦施主一次,莫要再负隅顽抗,彻底伤了和气。”

    秦穆绵只是报以一声毫不掩饰的讥讽冷笑。

    龙王轻描淡写地将掌间金球捏碎,摇头笑道:“既然秦施主不听劝,那就别怪贫僧无礼了,距此不远处是当年大郑皇室兴建的避暑之地,我们不妨在那里分出一个胜负。当然,如果秦施主能再往北去千余里,逃入后建境内,那么贫僧自然止步。”

    秦穆绵冷冷道:“你不止步也不行,你以为你是能与完颜玄阴相提并论的徐南归?”

    在她身后浮现出两道血色雷光,化作双翼,轻轻一扇,带起无双雷光闪烁。

    龙王微微一笑,“完颜北月也好,徐北游也罢,贫僧都不敢招惹,只是可惜他们都不在此地,秦施主只能徒呼奈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