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冬未至却已落雪
    当萧瑾在江南战场上陷入颓势的时候,慕容萱悄无声息地来到位于辽州龙城的慕容氏祖宅,就像一颗投入水中的石子,在荡漾起几圈涟漪之后,再无声息。

    辽王府中,牧棠之穿过那条大名鼎鼎的黑廊,负手立在清涟居的门前。

    不多时,王府管事快步来到牧棠之的身后不远处,轻声道:“王爷。”

    牧棠之没有转身,“我就不见那位慕容夫人了,请佛门的圆月禅师代我出面吧。”

    这位管事应诺一声。

    然后他在离去前,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黑廊和清涟居。

    当年魏王萧瑾代表萧煜来到东北劝降老王爷牧人起,曾经走过这条黑廊。

    还未曾升座道门掌教的秋叶也曾走过这条路。

    如今的佛门方丈秋月禅师走过。

    蓝玉和魏禁亦是走过。

    最近一次走过这条长廊的人,是徐北游。

    当时他还在想,走过这条长廊的人无一不是有能力搅动天下大势的大人物,这个年轻人也走过了,那么他在日后是否也能走到这些前人的高度?

    他如何也没有料到,不过短短数年光景,那个年轻人已经走到如此高度,甚至逼得那位眼高于顶的慕容夫人不得不亲赴辽州求援。

    待到这名王府大管事离去,牧棠之仍旧站在原地,望着天空怔怔出神。不多会儿后,有零零星星的雪粒随着朔风降临人间,然后渐渐地变大,变成雪花,飘飘洒洒地落下。

    下雪了。

    雪中夹杂着彻骨的寒意。

    对于许多一辈子都未曾踏足北地的江南人士来说,很难想象雪花大如席是一个什么样子,那是一觉醒来大雪封门,也是半夜酣睡压塌房顶,雪可没膝,在东北、后建、西北,都已经是寻常景象。这场不期而至的落雪越下越大,似乎要有“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拳”的气魄。

    雪花落在牧棠之的身上,飞雪压肩。

    这位东北牧王回过神来,伸手接了一片雪花,轻声自语道:“不求瑞雪兆丰年,只求雪大不要压死人就好。”

    不得不说,今年的气候有些反常,江南那边还在落于,东北却已经落雪,再加上草原那边的白灾,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入夜,辽王府中灯火通明。

    王府大堂,更是一片灯火辉煌,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蜡烛不知点了多少,竟是让室内没有半分阴暗,几如白昼一般。筵席仿照古制一人一桌,年纪轻轻的辽王高坐主位,独自一人坐北望南,其下是一众文臣武将,个个衣着光鲜,文左武右,然后一起起身向主位上的年轻人敬酒行礼,竟是有了一方小朝廷的森严气象。

    牧棠之挥手示意免礼,笑道:“今夜宴饮,诸位不必拘礼,都坐吧。”

    众人应诺后分而落座,随侍在侧的王府大管事对一旁的亲近心腹眼神示意,心腹向后徐徐退去。片刻后,有侍女鱼贯而入,每位侍女手中都端着一个托盘,或是美酒,或是佳肴。

    此次宴饮,主要还是招待不远万里来到此地的林寒三子林宗,如今他便坐在牧棠之的左边最靠前的位置,待到上菜完毕,牧棠之拿起一双镶着象牙的银制筷子,夹了一只蟹黄饺,对林宗说道:“林兄吃惯了草原上的牛羊,也不妨来尝尝北地的美食,这几道菜虽然比不了帝都皇宫里的御宴,但正所谓秋风起吃蟹肥,味道上也还说得过去。”

    林宗夹了几只蟹黄饺送入嘴中,笑道:“味道果然不同寻常。”

    言罢,他又给自己斟满酒杯,一口饮尽,“不过相比于吃食,还是这酒喝着舒坦,烧心烧肺,全身都暖和。”

    牧棠之笑了笑,说道:“辽东和草原都是极寒之地,自当以烈酒御寒。”

    林宗再次斟满手中的酒杯,举杯道:“王爷,林宗敬你一杯,先干为敬。”

    说罢他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杯底朝下以示酒干,“王爷请。”

    牧棠之以袖掩面,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后的牧棠之以手肘抵住扶手,相比起林宗的端正坐姿,略显随意轻佻,问道:“草原上的白灾有多严重?”

    林宗闻言放下手中酒杯,叹息道:“牛羊损失惨重,许多大部落还好些,只要熬着到了热海就好,可有些小部落没到热海就没了,草原上的雪能压死人也能埋死人,现在只能等西北战事的结果,兴许会好些。”

    说到这里,林宗摸了摸自己稀疏的胡子,问道:“不知王爷这边战事如何?可需草原发兵?”

    牧棠之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道:“不过是些乌合之众,现在还无必要。若是有必要,本王自会向林兄开口。”

    林宗呵呵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牧棠之笑了笑,不再继续深谈,转而谈些风花雪月之事。

    夜宴结束后已经将近子时,林宗不胜酒力,被几名侍从搀扶着林宗去清涟居休息。同样是满身酒气的牧棠之却是毫无醉意,带着已经成为他侧妃的冯氏登上王府中的一座望楼。

    望楼大约有七层之高,立于其上可以俯瞰整个王府。

    牧棠之披黑裘,冯氏披白裘,两人并肩站在望楼顶层俯瞰已是玉树银装的王府,牧棠之双手扶着栏杆,沉默不语,冯氏没有出声,妩媚天然。

    牧棠之忽然笑道:“如今咱们已经是奇货可居,江南的萧瑾要求我,西北的林寒也要求我,当日起兵之时,这两位恐怕不曾想到过今日的光景。”

    冯氏虽然不曾插手政务,但是耳闻目染之下,还是知道几分,此时便有些由衷的高兴,柔声道:“王爷是心怀天下的人,这天下也终将是王爷的。”

    牧棠之伸手将女子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笑道:“江山好,美人亦好,本王从来都是两者全要。”

    女子依偎着男子,满心欣喜。

    牧棠之环视一周,心中说不清是豪情还是野心,颇有些指点江山意味地说道:“如今大势主动在于我手,终有一天,我要这万里江山尽俯首。”

    牧棠之微微一顿,然后柔声道:“待到那一天,我便将江南的八百里洞庭送与你。”

    女子嘴角微微一翘。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