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金丹玉液终成血
    燕州毗邻草原,过西岭口之后继续往北,便是秀龙草原,这一带多是荒凉戈壁,所以人烟稀少,忽然有一道血色长虹当空掠过,翩若惊鸿。

    血色长虹一路飞掠,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环绕在赵廷湖身周的血气渐渐消散,他的激荡心情也已经渐渐趋于平稳。

    此时他已经离开七里镇将近百里之远,落在茫茫戈壁上,确定萧元婴暂时还未追上之后,他以遁术开辟出一个三丈见方的地下坑洞,进入其中盘膝而坐。

    赵廷湖先是搬运气机一个周天之后,平复了体内因为动用秘术而近乎“沸腾”的气血,然后从大袖中取出两个玉葫芦。

    两个玉葫芦不过寸许之高,一青一紫,并非是什么珍奇异宝,仅仅是以玉石雕成,便于存放丹药,所以能在徐北游的剑气之下得以幸存。

    赵廷湖先是以两指轻轻捏住紫色葫芦,打开后,其中有一枚异香扑鼻的淡金色丹丸,然后又打开青色葫芦,其中却不是丹药,而是无色无味的酒液。

    最后他又取出一只白玉酒杯,先用青色葫芦往玉杯中倒了大约三分之二的无色酒液,然后以两指小心翼翼地捏起那枚丹丸,轻轻放入盛有酒液的玉杯之中,丹丸遇水即溶,紧接着原本无色的酒液随之变成淡金颜色。

    这枚一看就品相不俗的丹药,便是大名鼎鼎的道门金丹,传言道门金丹有九转之说,最好品相的金丹被称作九转金丹,由道祖亲手炼制,服下炼化之后便可霞举飞升,羽化登仙,实至名归的仙丹。稍次一层为八转金丹,由太清大道君炼就,食之可得长生,又被称作不死药。再次便是七转金丹,由玉清大道君炼成,可活死人,肉白骨,又称还魂丹。

    此三种金丹,人世间已经不见,就算是道门,也只剩下半颗七转金丹,至于人间修士开炉炼丹,最多不过是六转金丹,当年败于上官仙尘之手的无尘便曾炼出过一颗,有拔升境界和稳固伤势的奇效,同样是万金难求之物。赵廷湖手中的这颗金丹当然不会是六转金丹,不过也是一枚五转金丹,至于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酒液,则是鼎鼎大名的长生酒,道门典籍有言“嗅一口能顶得上老参三片,尝一口可续命延寿”,虽然略有夸大之嫌,但也可见一斑,配上金丹之后,便是道门中所谓的金丹玉液。

    赵廷湖深吸一口气,先是默运道门中名目相同的金丹玉液功夫,舌下生液,倒咽玉液长生酒。然后他一手握住玉杯,另一手伸出一指,用指尖从玉杯中蘸出一点酒液,然后催动气机化开指尖酒液,化作点点雾气,最后屈指一弹,雾气便洒落在自己身上。

    如此循环往复,赵廷湖弹指三十有六,一杯长生酒见底。

    此种施药之法比起直接吞服更见成效,但颇为损耗精力,连续施为之下,即便是以赵廷湖地仙境界的修为,亦是感觉头昏脑胀,气机紊乱。不过这一番用功之后,他的伤势已经将近痊愈,而且因为秘术而耗费的气机也已经恢复大半,毕竟那颗丹药是一枚号称万金富贵也难求的五转金丹,就是机缘无数的赵廷湖,也仅此一枚而已,其中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正当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打算闭目凝神片刻的时候,耳畔突然响起一道稚嫩声音。

    “原来你在这里。”

    话音未落,赵廷湖头顶用来掩饰的土层已经被人破开。

    然后一双青色锦靴进入到赵廷湖的视线之中。

    赵廷湖心神大震,毫不犹豫地破土而出,打算继续逃窜。

    在先前的两次交手中,如果不用炼阵,赵廷湖完全不是萧元婴的对手,他只是后天诸多机缘巧合之下才有了如今的境界修为,而萧元婴却是谪仙大材,先天如此,完美无缺,两者在资质根骨上差了不止一筹。平心而论,就算徐北游没有毁去赵廷湖身上的诸多法宝,也不曾提前放言让赵廷湖不可伤萧元婴分毫,两人倾力交手,胜负恐怕也在五五之间。

    故而此时的赵廷湖一意避战也在情理之中。

    在一处相距两人不算太远的废弃烽燧上,徐北游显出身形,坐在城垛上,清风拂面。满头霜雪的徐北游将同样雪白的斑斓放在双腿上,伸手轻轻抚摸毛茸茸的头顶和后颈,轻声道:“小元婴要杀人了。”

    斑斓眯起眼眸,瞳孔迅速变小。

    远处戈壁。

    萧元婴干脆利落的一拳砸向赵廷湖。

    仿佛是无声之处起惊雷。

    赵廷湖运转气机,身形迅速前奔,双脚几乎已经离开地面,竟是比萧元婴的拳头还要快上许多。

    此时的赵廷湖不见颓丧气态,再无先前仿佛是丧家之犬的狼狈。

    一拳落空的萧元婴同时前冲,速度更甚于赵廷湖。

    两人相距不过丈余距离的时候,已经逃无可逃的赵廷湖猛地转身,面目狰狞,以手为刀,横腰而斩。

    事到如今,徐北游的一句话怎么能吓住他,若是徐北游要他的性命,他便对徐北游出手!

    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他赵廷湖的性格。

    不过赵廷湖终究还是低估了萧元婴的武夫战力,也高估了自己的近身肉搏。

    萧元婴轻描淡写地挡下这记手刀,然后一拳变掌,同样是以手刀之势横掠而至。

    已经没了诸多护身宝物的赵廷湖被这一刀给击退,脖子上出现一道深刻血槽。

    不等赵廷湖缓过气来,萧元婴一脚狠狠踩在地面上,踏出无数裂痕之后,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疾射而起,刹那之间来到赵廷湖面前,洁白如玉的拳头直接砸向他的面门。

    赵廷湖又被这一拳击退近百丈。

    萧元婴紧随而至,身形速度之快,几乎要在身后带出一道道残影。

    接下来,赵廷湖完全陷入了到被动挨打的地步,只见萧元婴出拳不停,整个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只能看到一片连绵残影上下飘忽。

    砰的一声。

    萧元婴骤然停下已经让人看不清的身形。

    赵廷湖整个人被高高打飞起来。

    然后萧元婴双手成拳,猛然跃起。

    大擂鼓式。

    双拳如同两支鼓槌狠狠砸在赵廷湖的身上,轰然作响。

    与赵青锤杀祝九阴如出一辙。

    已经再无其他保命手段的赵廷湖整个人在半空中炸裂开来。

    无数血雾洒落。

    青鸾大袄染红血。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