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一人一猫相顾言
    赵廷湖一路急掠,身后是气势汹汹的萧元婴。

    在急掠过程中,赵廷湖的无相烟罗上忽然出现一道从上往下的清晰裂痕,仿佛是被人一剑从中劈开,渐渐开始溃散,而且没有丝毫要重新聚合的迹象,这就意味着这件号称无形无相的护身宝物已经近乎彻底报废。但这并不是最让赵廷湖感到胆战心惊的,在这件无相烟罗碎裂之后,他身上的其他宝物竟然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碎裂,然后一件又一件地失去灵性,足以让无数修士艳羡不已的雄厚家当,就这么付之东流。

    赵廷湖清晰感知到与自己心神相连的诸多宝物不断消失,甚至已经影响到他本身的修为境界,但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根本无力阻挡。赵廷湖即惊且俱,同时又觉得匪夷所思,如果说一直环绕在他身周的无相烟罗在不知不觉间被破去还在情理之中,可那些还未出手的宝物却也是如此下场,那就说不过去了,哪怕出手之人是十八楼境界的徐北游,也不该如此骇人才是。

    难道说徐北游的最后一剑,不仅仅是破去了他的炼阵,还将他身上的诸多宝物也一起破去?这就像一名寻常剑客与人交手,打落对方手中的兵器并不奇怪,但在不伤及对手分毫的情形下,将其身上的衣服斩成碎片,那就十分骇人了。

    赵廷湖心底不由升起一股巨大后怕之意,先前那些蜂拥而至的剑气从他身旁经过,仿佛是清风拂过,却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形下破去他的全部宝物,换句话来说,如果徐北游想要杀他,他岂不是连挣扎逃命的可能都没有?生死系于他人一念之间的感觉让赵廷湖在这一刻几乎要心神大乱。

    就在此时,萧元婴已经来到他的身后,毫不留情的一拳狠狠落在他的后背上。

    赵廷湖脸色骤然苍白,喷出一口鲜血。此刻他不敢再有迟疑犹豫,一咬牙,在险境之中,直接抖落身上诸多已经彻底无用的法宝,然后身上血气涌动,整个人化作一道血色长虹,一掠数百丈,在萧元婴第二拳到来之前,壮士断腕,瞬间拉开两者之间的距离。

    萧元婴也不气恼,仍旧奋力急追,毕竟这种秘术手段不能持久,若是赵廷湖没有其他手段,被她再次追上也是迟早的事情。

    另外一边,徐北游随手将怀里的斑斓放到自己的肩头上,不过没有真的离去,而是循着萧元婴离去的方向缓缓跟上。

    不管怎么说,赵廷湖都是一位地仙三重楼的修士,而且还是有大机缘在身之人,就算他已经提前用剑气将赵廷湖的一身宝物全部毁去,其本身精通的各种秘法也是个不小的隐患。徐北游不敢真让萧元婴去独自面对,毕竟她还是个十岁的孩子,再怎么谪仙大材,再怎么惊才绝艳,在与人厮杀的经验上,还是比不过赵廷湖这等从最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修士。

    若是让小姨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事情,那他可就真没有脸皮回帝都去见萧知南了。

    都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家之人都保不住,还谈什么保住大齐的江山。

    被整个皇室戏称为斑斓大人的白猫赖洋洋地靠在徐北游的侧脸上,四腿蹲立,摇摇晃晃却怎么也不会掉下来,甚至犹有闲情逸致地闭目假眠,半睡半醒之间,还会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下徐北游的耳朵。

    远远望去,白猫就像一团飘飘摇摇的雪,离得近了,不见方才的阴沉高冷,反而是有些憨态可掬。

    徐北游伸出一根手指逗弄着斑斓大人,笑道:“斑斓,无论是年龄还是辈分,你都能算是我的长辈,你说如今的天下,你喜欢吗?”

    斑斓抬起自己的右爪,轻轻舔舐,高冷如故,对于徐北游的逗弄无动于衷。

    徐北游收回手指,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如果说知南做了大齐的皇帝,你会不会很高兴?”

    虽然斑斓不会口吐人言,但在这一刻它却猛然停下了舔舐爪子的动作。

    既然斑斓大人注定无法开口说话,徐北游便自问自答道:“如果她不做,总要有别人去做,无非是灵武郡王和梁武郡王两家,灵武郡王萧摩诃是个合适人选,可惜垂垂老矣,其子萧世略难堪大用,梁武郡王萧去疾这些年来自污声名,根基浅薄,更无威望,虽然年岁不幼,但实则与幼主无异,若是太平年景,还能勉力为之,如今乱世,又岂能幼主临朝。”

    “所以啊,只能她去做,平心而论,我不觉得做皇帝是什么好差事,仅以我自己而言,一个剑宗就已经让我如负重山,一个天下该是何等之难,又是女子皇帝,更是难上加难。”

    “斑斓,你怎么看?”

    白猫轻轻喵了一声。

    ……

    赵廷湖不是第一次如此狼狈,但从未如此仓皇失措,就像一条惶惶不可终日的丧家之犬,这么多年攒下的家当,一朝成空,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就差那么一点,他的一切就要成为过眼云烟。

    在踏足地仙境界之后,赵廷湖第一次感觉自己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当年还是一文不名时的情形,被人追杀得像惊弓之鸟,只是以前的他每每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的绝境之中,总是能够柳暗花明又一村,不但能摆脱追杀,而且还能得到一份不小的机缘,境界大涨,甚至是反杀追兵。

    只是今天,他还能重复以前之事吗?

    赵廷湖心中没有太多把握,不说那个已经踏足十八楼境界的徐北游,仅仅是萧元婴,其谪仙大材的根骨资质,说明她也是有大气运在身之人,而且还是那种注定要在人世间大放光彩的那种。气运和运气,不过是前后顺序之差,跟这样的人比拼运气,赵廷湖打心底里没有把握。

    不过相比于萧元婴,他更恨那个仿佛是猫戏老鼠的徐北游,两人年龄仿佛,一开始也都是毫不起眼的小卒子,甚至在几年前两人还曾齐名,一个幼麒,一个卧虎。

    可凭什么徐北游能一飞冲天,如今高居地仙十八楼境界,被天机榜列位“三圣”,成为一宗之主。

    他却只能寄人篱下,如今不过才地仙三重楼的境界,被徐北游玩弄于鼓掌之间,只能做一条狼狈不堪的落水狗。

    到底凭什么?

    凭什么!

    这一刻,赵廷湖满目狰狞。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