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剑仙翻手间破阵
    萧元婴啐了一声,狠狠道:“畜生不如。”

    赵廷湖闻言之后不怒反笑,“小小丫头懂得什么?男子吃女子,相貌身段还在其次,关键在于身份,所以萧知南和齐仙云才算是天下间第一等的女子。”

    虽然萧知南年纪还小,但毕竟是生在帝王家,此时听出话语中的猥亵之意,脸色冰冷,厉声道:“赵廷湖,你以邪法残害生灵,必遭天谴!”

    赵廷湖重新恢复先前的风流气度,慢条斯理道:“徐北游在两襄城外屠戮生灵何止几百,他都没有遭受天谴,我不过炼了几百条性命,哪里又会遭受天谴?倒是你们萧家,还能逍遥几天?若真到了国破家亡的那一天,别说你一个青鸾郡主,就算是贵为公主的萧知南又如何?还不是亡国之奴,要作他人妇。”

    正当赵廷湖以为自己已经掌控全局的时候,一个平淡声音骤然响起,“就算大齐真的亡了,萧知南还有徐北游,再者说,有徐北游在,大齐也亡不了。”

    “至于徐北游屠戮生灵之事,已是遭过天谴,只是他依仗境界修为,侥幸无事而已。”

    赵廷湖顿时浑身冰冷,后背汗毛竖立,如坠冰窖。

    这个声音,他终生难忘。

    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唯一让他吃亏受挫的同辈之人,而且这个同辈之人还将他越拉越远,拍马难及。

    娶了公主的堂堂帝婿,腰佩平虏大将军印,天机榜登顶三圣之列,一人一剑便让偌大道门不得不低眉。

    赵廷湖猛地抬头望去,只见在这条已经支离破碎的长街尽头,出现一名不速之客,白袍白发,未曾负剑,也没有背着剑匣,就这么直直走来。

    赵廷湖死死盯着来人,目不转睛。牙齿上下轻轻打磕,然后被他紧紧咬住牙关。

    还能有谁?

    只能是徐北游。

    如果说先前叫他徐公子时,无非是公孙仲谋如何,韩瑄如何,亦或者是徐琰和萧知南如何,大多是羡慕他的出身背景,难逃诽议,偶有赞誉也大多流于表面,说到底还是羡慕和嫉妒。可在徐北游真正接任剑宗宗主大位之后,对于他的评价就截然不同了,一人一剑改变江南战局,挫败道门,这已经不是一个家世出身就能梗概,天下世家宗门子弟无数,谪仙大材有齐仙云和萧元婴,大机缘之人有赵廷湖,又有谁能走到徐北游这一步的?

    不管赵廷湖在心底多么不愿意承认,他在心底都有那么几分佩服,就算给他一身十八楼剑仙的修为境界,他自认单枪匹马对上道门的尘叶和慕容萱,那就是九死一生。要知道十八楼境界交手,有时候拼得就是一念一气,这口气绷住了,便能求得一线生机。

    徐北游在赵廷湖的注视下,徐徐走到后者面前,不见他有如何动作,束缚住萧元婴的五条黑色长索仿佛被利器斩断,继而缓缓消散。

    小丫头终于得以落地,死死盯着赵廷湖。

    徐北游再一伸手,原本被赵廷湖拎在手中的斑斓便到了他的手中。

    这一刻,赵廷湖心生绝望。

    在徐北游现身的那一刻,他就将自己的所有防身手段都用了出来,可在徐北游真正出手之后,这些手段无论是秘术也好,还是无相烟罗这等法宝也罢,竟是不能阻拦分毫。

    换而言之,徐北游想要取他的性命,真是探囊取物一般。

    面对这个曾经的平起平坐之人,赵廷湖破天荒地生出莫大惧意,正如寻常百姓指点江山,仿佛帝王将相也不过如此,可真正帝王将相来到面前,恐怕还是腿软更多一些。

    他即惊且俱开口道:“徐北游!你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徐北游却不理会,伸手轻轻抚过怀中的白猫,悠悠道:“斑斓,你上次帮我降服了黄龙,这次换成我来救你,这叫什么?这叫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脱离了险境的斑斓很人性地翻了个白眼。

    徐北游一笑置之,将视线转向赵廷湖。

    这位曾经的“卧虎”不敢有半分异动,生怕被一剑斩杀。

    事实上也确如他所料,只要他流露出一丝一毫想逃的意思,徐北游会毫不犹豫地将他斩杀于此,甚至不用出剑。

    至于现在,徐北游还想从赵廷湖的口中听到一些有关鬼王宫的事情,毕竟这个由萧瑾一手建立扶持起来的宗门,也算是大齐的心腹大患,如今的赵廷湖被鬼王宫看重,应该知道些东西。

    就在这时,萧元婴忽然向前一步,小脸上满是杀气煞气,一字一句说道:“姐夫,这个人交给我。”

    徐北游有些惊奇。

    放在平日里,萧元婴这丫头是死活不肯主动喊他姐夫的,称呼多种多样,有直呼其名的徐北游,或是跟着萧知南称呼南归,甚至还会学着林锦绣喊一声老徐,若是心情不好,便干脆叫姓徐的。为此,萧知南说过许多次,可这小丫头还是不乐意喊徐北游姐夫,总觉得如此便是低了一头,徐北游不想跟一个小丫头计较,便随她乱叫了。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那就是小丫头有求于徐北游的时候,多半不会拿捏架子,乐意喊一声姐夫。人性也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得到,徐北游还就乐得见这个小姨子喊自己姐夫,只要不是太大的难题,他都会答应下来,让小丫头屡试不爽。

    这一次,也不是例外。

    徐北游手掌轻轻翻覆,无数细如牛毛的剑气向四周蜂拥激射,将黑气一一斩杀,不过是片刻功夫,笼罩在小镇中的黑雾便荡然无存。

    赵廷湖看得瞠目结舌,哪里料到十八楼剑仙如此霸道,仅仅一剑便轻而易举地破去了他苦心孤诣早就的阵法。这座借助数百生灵精气才辛苦布成的炼阵,不仅是其中耗费的气力差点把他的修为榨干,而且其中折损的阴德更是让他心头滴血。

    如今这世道,正如徐北游所说。

    苍天在上。

    苍天有眼。

    做了这等伤天害理之事,日后必遭劫数,能耐大的可以活,能耐不济的就只能死了。

    赵廷湖如何能不心疼!

    徐北游平淡开口道:“既然元婴想要亲自杀你,那我便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从元婴手中逃出生天,那我便不计较今天的事情,不过事先说好,你若是敢伤到元婴,我会亲自取你性命。”

    赵廷湖瞳孔猛然收缩,身体纹丝不动。

    徐北游抱着斑斓转过身离去,“你若执意等死,那我也不强求。”

    赵廷湖脸色剧变,不假思索地向后后掠撤退。

    与此同时,萧元婴也毫不客气地开始追杀。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