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通灵白猫唤斑斓
    猫爪其实不大,毛茸茸,肉嘟嘟,五个小肉球,五道尖锐“倒钩”从爪缝中伸展出来,在月光之下闪烁着犹如金属光泽的森冷寒光。

    在赵廷湖的视线中,这只还没有常人手掌大的猫爪越来越大,在其之后,则是一双金瞳熠熠生辉,蕴含有惑神乱神之术,吸引了他所有的心神,也遮蔽了他所有的视线,使他的视线中再也容不下他物。

    嗤的一声,仿佛布帛撕裂。

    这记猫爪撕开了挡在赵廷湖身前的无相烟罗,狠狠拍在他的脸上。

    直到这一刻,赵廷湖的眼前世界才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他伸手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一抹,入眼鲜红一片。

    被许多女子爱慕的俊美脸颊上多出三道鲜红抓痕血迹,格外刺目。

    然后就见那道白影一个跳跃,后腿借力一蹬,跃至萧元婴的头顶,蹲坐在两个包子头之间,轻轻舔舐着自己的右爪。

    赵廷湖感觉到自己被猫爪抓过的地方,火辣辣一般疼痛,其中又有丝丝痒意,钻骨入髓,显然不是简简单单一记抓伤那么简单,怒极反笑道:“没想到萧知南竟是把她的宝贝灵猫交给了你,不知道她有没有把大齐传国玺也一起给你?”

    白猫似是能听懂人言,抬了抬眼皮,瞥了赵廷湖一眼,金色的眼瞳中泛起一抹猫儿特有的阴冷。

    这只猫儿明明是一只通体没有半分杂色的白猫,却偏偏取了一个斑斓猛虎的名字,若是说起岁数,它比起赵廷湖和萧元婴的年岁还要大,已经活了一个甲子,按照猫的十二年等同人的一甲子来算,它已经活过了五个甲子,算是名副其实的老人,甚至比当初的萧慎还要高寿。

    它之所以有如此神异,还要追溯到当年的偷吃金丹之事,当时萧煜重伤,正值与道门交好之际,秋叶亲自登门送来道门上品金丹,结果却被它偷食,惹得林银屏一怒之下就要将其打杀,还是萧煜开口求情,这才放过了它。后来它成为萧玄的幼时玩伴,林银屏走后又被托付给萧羽衣,大凡活久成精,斑斓便极通灵性,会自行择主,兴许是因为习惯使然,它对萧家男子并不如何亲近,反而是追随萧家的历代女主人,从林银屏到萧羽衣再到徐皇后,最终传到了萧知南的手中,与萧元婴也极为熟悉。

    大凡天下修士,修行岁月越长则修为越高,猫儿也是如此,斑斓偷食道门金丹,有了长寿一甲子的际遇,在这六十年的时间中,常伴帝王身侧,受天子气运之滋养,已经不比传说中的灵兽差上多少,神奇无比,有诸多神通,当初萧知南孤身一人游历四方,除了萧元婴之外,怀中的斑斓也是一大保障,再者徐北游降服黄龙一剑,同样是多亏斑斓助力。

    先前赵廷湖说萧知南把斑斓交给了萧元婴,其实不对,这次是萧元婴和斑斓两“小贼”一起合谋从帝都城中偷溜出来,也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待在帝都城的时间长了,想要出来转转而已。

    赵廷湖抹去脸上的血迹,沉声说道:“你以为用一只猫儿就能破了我的无相烟罗?既称无相,自然无形无相,聚散有数。”

    说话之间,被斑斓生生撕破的帷幕已经复原如初,虽然仍是肉眼难见,但到了地仙境界之后,早已不仅仅是以肉眼视物,萧元婴心知他所言不虚,没有轻举妄动,凝神以待。

    与此同时,她头顶上的斑斓也将后背弓起,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

    赵廷湖冷哼一声,“自寻死路,怪不得旁人。”

    萧元婴神色陡变,双臂伸直握拳,然后猛地向上立起。与此同时,赵廷湖一挥袖,数条黑蛇凝聚纠缠在一起,仿若一条阴曹地狱中鞭挞鬼魅的黑色巨鞭,黑气缭绕,长鞭直接将脚下街道撕裂切割,如刀切豆腐一般,激射萧元婴。

    被誉为有望成为第二个完颜北月的萧元婴,大步踏前,以一种蛮横不讲道理的姿态破开身前的游散黑气,然后双拳齐出,直撞那条由无数黑色气息的长鞭,使其震荡不休,无数黑气翻滚。

    赵廷湖双指并拢为剑指,在双眼前轻轻抹过,滚滚黑气迅速聚集合拢,黑色长鞭如灵蛇一般收缩退回,然后再重重落下,一鞭之下,将无数房屋直接拦腰斩断,整条长街更是被从中撕裂出一条深深沟壑。

    下一刻萧元婴直接双手扯住长鞭,双脚一前一后扎马立定,然后猛然往后一拉。

    整条黑色长鞭猛然绷直,“鞭身”上更是有无数黑色气息升腾,颤抖不止,似乎随时都会被萧元婴生生扯断。

    赵廷湖笑道:“只凭蛮力,不过莽夫所为。”

    说话之间,他再一挥袖,又有黑色气息凝聚成数条长鞭,分别缠住萧元婴的手腕和脚腕。

    赵廷湖轻描淡写地伸手往后一拉,四条长鞭直接将萧元婴整个人生生拉起。

    然后他再一挥手,原本被萧元婴扯住的长鞭已经挣脱开来,席卷而至,直接缠绕住萧元婴的白皙脖颈子。

    白色的脖子和手腕,黑色的长鞭,两者交映,格外刺目。

    赵廷湖望向被生生拉成一个“大”字的萧元婴,嘿然笑道:“可惜还未长成,算不得美人。”

    萧元婴奋力挣扎,却挣脱不开这些以生灵精气炼制而成的诡异黑气。

    就在此时,斑斓一跃而起,喵叫一声,两只金瞳中的金光大盛,几若实质。

    赵廷湖冷哼一声,这次他有了防备,便不会再轻易中招,区区一只畜生,即便是久在帝王之侧,也终究还是畜生,难道还能有什么天大的神通不成?

    只见他不去看斑斓的双目,而是背身一转。

    此时有月光洒下,三者皆有淡淡影子,原本也应随赵廷湖动作而变化的影子竟是在这一刻脱离开来,仿佛变为一个独立个体,朝着斑斓的影子伸手一抓。

    斑斓顿时一声惨叫,被当空击落。

    此乃脱胎于道门射影之术的鬼王宫秘术,诡异难防,就算是同境界修士也是殊难防备,更何况是一只猫儿。

    赵廷湖重新转过身来,抬手捏住斑斓的后颈皮毛,将它高高拎将起来,轻声赞道:“真是天下第一等的好猫。”

    斑斓似乎已经认命,耷拉下眼皮,半死不活。

    赵廷湖又将视线转向被五条黑索悬空吊起的萧元婴,淡笑道:“青鸾郡主,你说我是把你吊死好呢?还是把你五马分尸更好?”

    他稍稍一顿,语气玩味道:“亦或是将你圈养起来,做我的小媳妇?一位谪仙大材的小媳妇,恐怕就是徐北游都没有这个福气。”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