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萧元婴和赵廷湖
    此人正是先前萧元婴口中所说的赵廷湖。

    他在拜入鬼王宫萧林门下之后,习得诸多秘法,借助萧林亲自主持的一种极西仪式之后,修为境界大涨,如今已经是地仙三重楼境界,几乎可以媲美齐仙云。

    如果说齐仙云和萧元婴是资质极佳的典型,那么赵廷湖就是大机缘在身的绝佳例子,抛开徐北游这个个例不谈,赵廷湖的机缘之好,简直是令人发指,差不多是出门就能捡到一本秘籍的地步。他一路走来,除了在徐北游手中小小吃亏一次,其他时候都是顺风顺水。

    而且与徐北游不同,徐北游继承了剑宗十二剑,意味着他要背负起剑宗的重担,娶了萧知南,又要兼顾大齐朝廷,一刻也不敢松懈,赵廷湖则不然,身上没有任何担子,不必去担负什么,众美相伴,快意行事,优哉游哉,人间潇洒不过如此。

    这次燕州之行,是赵廷湖主动请缨。因为他喜欢乱世乱地,越是混乱的地方,他越是容易浑水摸鱼,就像这次拜入鬼王宫,若非江南大乱,他怎么会遇到萧林,又怎么会被这位当世大高手赏识,然后一举登堂入室?

    上得山来见云开,如今赵廷湖算是真正开了眼界,什么鬼仙境界和人仙境界,无非是初窥长生门径,唯有地仙境界才能算是登堂入室。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刚入燕州境内,就遇到了萧元婴,两人一路缠斗至此,虽说他的境界略微高于萧元婴,但无奈萧元婴是战力更胜一筹的武夫,又是大齐郡主,不知会有什么防身宝物,使他颇为忌惮,只能且战且退。

    平心而论,赵廷湖是那种极为讨女子喜欢的男子,嗓音温润,让人感觉如沐春风,此时从阴影中走出,嘴角噙笑,一袭广袖大袍,行走时大袖飘摇的神仙架子,落在寻常女子的眼中,便是十足十的风流不羁。

    只不过此时赵廷湖的脸上笑意并非是那种极为勾人的温柔笑意,而是不加丝毫掩饰的冷笑。

    若是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女子,哪怕是互为敌对,他也不会如此自毁斯文,只是萧元婴这丫头实在是个例外,在赵廷湖看来,这小丫头虽然是个美人胚子,但是还没长开,身材扁扁平平不说,脾气还是又臭又硬,几乎是软硬不吃,先前毫不留情地一拳砸在他的心口上,更是让他倍感火气。

    逼不得已之下,他遁入这座镇子,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布下一座囊括了整座镇子的阵法,这座阵法并非是用来御敌的杀阵,也不是遮挡迷惑的幻阵,而是一座炼阵,他将这座镇子里的数百男女老幼生生炼化成了先前所见的行尸走肉,然后再依仗这些行尸,打算在此地与阴魂不散的萧元婴分出一个胜负。

    此乃鬼王宫秘术,鬼王宫之所以被称之为鬼王宫,除了萧瑾假借当年鬼王的名头之外,其中传承的诸多秘术也的确当得起一个“鬼”字。

    就在此时,一道黑蛇激射而起,萧元婴直接干脆地挥出一拳,将这条黑蛇打碎成无数逸散黑气,不过紧接着跃起的黑蛇绵绵不绝,足有数百之多,任凭萧元婴如何挥拳,都是杀之不尽,而逸散开来的黑气在片刻之后又会重新凝聚,形成新的黑蛇。虽说黑气在这个过程中亦有稍许损耗,但是萧元婴在这等阴气极重之地,血气消耗更快,如此相持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她已经双颊通红,额头和鼻尖上渗出点点汗珠,头顶上更是有丝丝白气升腾。

    萧家拳意修炼到极致,便可凝就当日萧玄的天人不漏之身,所谓不漏,在于无缺无漏之意,无论是体内精血还是气机,都不会有丝毫外泄,萧元婴走的是萧家拳意的路子,在踏入地仙境界之后,体魄小成,伤不流血,热不流汗,此时被开始汗气蒸腾,则说明她已经无法做到无缺无漏,显现颓势。

    事到如今,萧元婴只能选择放手一搏,否则就只能是坐以待毙,只见她猛地向前一步踏出,将整条街道震得猛然一晃,然后直接干脆了当地摆出一个萧家拳意的起手式。

    晃膀撞天倒,跺地震九州。

    无数黑气在这一刻骤然凝滞。

    武道一途虽然被天上神仙视为小道,比不上道门五仙一脉相承的康庄大道,但如果不去说日后飞升如何,只说在人世间的战力,武道还是要比五仙之道强上一些的,同境界之中,其他修士与武夫斗力,生死往往只在一个胜负手之间。

    何故?归根究底无非是体魄二字。

    若是以求长生的角度来说,体魄的确是可有可无之物,有则最好,没有也不妨碍追求大道,但是以与人斗力的角度来说,体魄就是至关重要的根本所在了,许多人轻视体魄修为,视其为愚顽蠢笨之道,然而就是这等愚顽之道,让武修能屡屡能够完成越境而战的壮举。

    萧元婴没有动用自身气机,只是单凭自身体魄,周身关节轰然炸响,骨膜如同擂动重鼓,声音回荡不休,脊柱蜿蜒扭动,咔嚓之声不绝于耳,好似有一条孽龙藏于她的背后翻滚。

    紧接着,萧元婴全身上下散发着几如实质的血气,开始重重走拳,每一个动作,都带出呼啸风声,每一拳打出都蕴含诸般劲道吞吐震荡,扯动周围的滚滚黑气,使其飘摇不定。只见她一人出拳如同万人一同出拳,一人踏步如同万人一同踏步,一人之势如同千军万马,拳势笼罩了整个院子,拳意直逼赵廷湖。

    赵廷湖脸色凝重几分,却仍有闲情逸致,不急不缓道:“好一个五方帝拳。”

    话音未来,萧元婴的身形已经倏忽而动,拳势如雷。

    精致如白玉雕琢而成的小巧拳头轰鸣而至,瞬间破开重重黑气,占据了赵廷湖的所有视线,浩大拳意笼罩八方四面。

    赵廷湖丝毫不惧,只是一挥大袖,身前陡然出现一道无形“帷幕”,萧元婴的这一拳便是重重落在这道“幕布”之上,拳势虽重,但幕布飘飘荡荡,毫不着力,却是以柔克刚,将她的一拳彻底化解开来。

    此乃赵廷湖从傅先生处得来的一件防身异宝,名为无相烟罗,有质无形,用来对付像剪刀一般的剑修可能有所欠缺,可用来对付像锤头一般的武夫,却有奇效。

    赵廷湖嘴角翘起,刚要展露出胜券在握的倨傲,不过紧接着就是脸色骤变。

    萧元婴大喝一声,“斑斓!”

    从赵廷湖的身后跃出一道白影,却是一只通体如雪的白猫,一双瞳子金光熠熠,朝着赵廷湖一爪拍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