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七里镇内行尸现
    在距离十八里镇大约十余里的地方,还有一座七里镇,之所以如此命名,还是因为赵青的缘故,当年他出任大郑最后一任北地兵马总管,囤积大军于此,曾经修建驿路,十里一驿,分别是七里驿和十八里驿,后来战事完毕,大齐立国,这两处驿站被裁撤,分别有两拨流民被安置于此,渐而发展为镇,也就是今日的七里镇和十八里镇。

    相较于血流成河的十八里镇,如今的七里镇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镇子死寂一片,不闻半分人声,不见半分人烟。

    骤然之间,整个小镇中刮起一阵森森阴风,风声仿佛阴狱鬼吼,使得整个小镇中阴森诡异,继而又有浓浓雾气生出,配合着将暗的天色,影影绰绰,让人毛骨悚然。

    片刻后,薄雾中传出一阵似是脚步声的摩擦声响。嗒,沙沙沙,嗒,沙沙沙,在死寂一片的小镇中格外清晰刺耳,紧接着一道身影出现在雾气中,不过这道身影行走之间却是颇为怪异,很慢,一步一拖,仿佛是瘸了一条腿。

    离得近了,就会发现此人的步伐很是奇怪,先是右脚向前大大跨出一步,然后左腿拖在地上慢慢跟上,继而右脚再迈出一步,左腿再拖着慢慢跟上,如此循环往复,一步一步向前。

    夜渐深,一轮明月高悬,月光洒落下来,驱散了稍许雾气,落在此人的身上,也照亮了他的面庞。只见其皮肤呈现出一种灰败之色,没有丝毫血色,甚至已经浮现出些许尸斑,有一只眼珠从眼眶中滚落,空洞洞的眼窝中有一缕猩红。

    看其身上衣着,应该是镇子里的居民,此时却是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半分神志,完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下一刻,这具行尸走肉猛地抬起头来向上望去。

    虽然他已经没了神志,但是本能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惧。

    只见一轮皎皎明月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娇小身影,在洁白月光的照耀下格外清晰。

    然后这道娇小身影从明月中一坠而下。

    她划破夜空,仿佛是一轮天外陨石,又像是夜空中划过的流星,轰然撞击在小镇中。

    整座七里镇剧烈摇晃,伴随着一声巨大声响,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四周的建筑房屋仿佛是风中稻草,摇摇欲坠,墙体上出现无数裂缝,甚至有几栋房屋更是扭曲出一个诡异弧度,似乎随时都会倒塌。

    在这道身影的落脚之处,出现了一个等人之深的大坑,足有十余丈之宽,而那具首当其冲的行尸走肉,其实是被一只锦靴踏在了头顶上,然后整个人寸寸碎裂,变成一团血泥,最后整个人在磅礴气机和巨大冲力的摩擦冲刷之下,彻底化为无形。

    一个身着青鸾大袄的小丫头从比她还高的坑底走出,将靴底在地面上刮了刮,好似是气恼被先前的污秽之物弄脏了自己的锦靴。

    不过未等小姑娘再有什么动作,先前被她冲散了稍许的雾气再次汇聚起来,其中响起阵阵低沉嘶吼之声,同时还有点点红芒亮起,其中仿佛有无数鬼怪野兽正在虎视眈眈。

    小丫头撇了撇嘴,颇为不屑道:“赵廷湖,你弄这些装神弄鬼的手段,吓唬谁呢?”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猛地从黑雾中跃出,同样是那种怪异的走路方式,只是速度快了极多,一跃数丈,伸手朝小姑娘当头抓下。

    在月光之下,可见这只手掌通体漆黑,比起常人之手似乎肿胀了数倍,黑色的指甲足有尺余之长,散发着幽幽光泽。

    “装神弄鬼!”小丫头随意地挥出一拳,小巧如白玉的拳头直接将这道身影的头颅打爆。

    可剩下的无头尸体却丝毫不受影响,其头颅位置生出一团滚滚黑气,依稀凝聚成一张人脸模样。

    小丫头微皱眉头,向前踏出一步,改拳为肘,狠狠撞在无头尸体的胸口上,只见一股黑色雾气从这具尸体的百骸九窍中逸散开来,然后这具尸体仿佛被瞬间抽干,慢慢塌陷下去,无论是筋肉骨骼,还是五脏六腑,全都化作浓水流淌而出,最后只剩下一副人皮。

    天地之间有阴邪之物,最怕四种修士,一是道门修士,以真火雷法等至阳法术克制,二是佛门修士,金刚佛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三是剑修,都说鬼怕恶人,剑修重杀伐,血煞之气同样克制鬼魅之道,四是武夫,一身横练体魄,血气旺盛至极,对于鬼物而言,如熊熊烈火,根本不能靠近,就是厉鬼恶鬼,也能一喝而散。

    这也是自古女子武夫稀少的缘故,因为女子本身属阴,在体魄上天生不如男子,若是走武夫一道,难免事倍功半。

    不过这个孤身至此的小丫头可以算是一个例外,因为她是萧元婴,实实在在的谪仙大材,仅以资质而论,唯有道门齐仙云能与她相提并论,最新的一次天机榜点评,认为两人有望在未来接替秋叶和完颜北月的位置,可见一斑。

    此时萧元婴不再抑制一身滚滚血气,在这片鬼气森森的小镇中,仿佛是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不但使剩余的阴森鬼物难以近身,而且还逼退滚滚黑雾,显露出原本被黑雾所遮掩的街道。

    不知何时,小镇上家家户户的门扉俱已打开,一道道身影从中走出,都是面目灰白,双眼无神,仿佛一具具行尸走肉,与原本就在街道上的众多行尸汇聚成队,一起朝萧元婴走来。

    萧元婴的脸上闪过一抹怒气。

    这些所谓的行尸走肉分明就是七里镇中的百姓,可此时却被人以邪法抽去体内血肉精气,炼制成这些行尸走肉,这等伤天害理之事,乃是修士大忌,若是发生在太平时节,朝廷的暗卫府也好,道门的镇魔殿也罢,都要追查到底,将敢于犯忌之人绳之以法,以儆效尤。

    未等萧元婴有所动作,走在最前方的一名行尸忽然“肿胀”起来,整个身子仿佛是被充了气一般,顷刻间已经是膨胀如球。

    下一刻,轰然爆裂开来,无数乌黑腥臭的浓水四散溅射,铺天盖地。

    与此同时,仿佛是连锁反应,其他行尸也一个接一个地膨胀、炸裂。

    一时间声如连绵炸雷,浓水如雨。

    虽然如今的萧元婴已经踏足地仙境界,又是战力高绝的武夫,但此时面对这些诡异手段,仍是不敢轻举妄动,脚下轻轻一点,身形向后飘摇退去。

    不过这些浓水却是有灵性一般,落地之后汇聚成一条条“黑蛇”,紧追不舍。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镇子深处笼罩的阴影中缓缓走出,冷笑道:“萧元婴,真是天庭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闯。”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