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谁能主燕州沉浮
    在距离十八里镇大概有三百余里的地方,有一座不算太高的小山,山腰处有一座不被朝廷所承认的淫祠,里头供奉的不是哪路神仙,也不是任何一尊佛陀菩萨,而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山神姥姥,庙中塑像是老妇相貌,不见慈眉善目,但是眉宇间多有阴沉,尤其是嘴角下吊,尤添几分煞气。

    一名白衣僧人盘坐在神像前的蒲团上,他身后就是供桌,香炉中竟是还燃上了三炷香,烟雾袅袅。

    在他面前站着一个嘴唇紧紧抿起的女子,发髻上斜插着一支金钗。

    地位与道门镇魔殿殿主相当的佛门八部之主缓缓开口道:“没想到秦施主竟是先入玄教,再入道门,最终归于剑宗,岂不闻三姓家奴之说?”

    女子并未动怒,只是平淡道:“和尚你是想说三姓奴终是死于大耳贼之手?”

    中原佛门所塑佛像,多是身黄金色、顶有肉髻、双耳垂肩,故而女子才会有如此一说。

    和尚伸出手掌平摊在膝盖上,笑道:“不敢有此一言,只是适逢其会,有感而发。”

    女子冷笑一声,“真是好一个适逢其会,我说区区两个地仙修士,怎么敢忤逆剑宗,原来是有你们这些秃驴在背后挑弄是非,如今你现身见我,到底何意?”

    僧人轻笑道:“只是想请贵宗退出燕州。”

    女子冷冷道:“真是好大的口气,道门想要让剑宗退出剑门,结果却是自己折戟沉沙,如今的剑宗已经不是过去的剑宗,和尚,你真当自己在当初帮了我们剑宗一把,这会儿就可以肆无忌惮张口了?别忘了,那些所谓的香火钱,你可一分都没少拿。”

    白衣僧人脸上神情不变,轻声道:“贫僧自然不敢作如是想,毕竟当初帮助剑宗斩杀张召奴的是慕容玄阴而非贫僧,慕容玄阴还是老宗主公孙仲谋的故友,又曾在碧游岛莲花峰一战时救下贵宗宗主性命,可到头来还是遭了毒手,慕容玄阴都是如此下场,贫僧怎敢妄自尊大。”

    “毒手?”秦穆绵眯起一双丹凤眸子,一字一句道:“慕容玄阴有恩于南归不假,可南归也将整整半条海路交到他的手中,已是两清,若不是慕容玄阴贪得无厌,二度入江都,对我们三人苦苦相逼,南归又岂会对他出手,难道南归是在大白山青冥宫中伤得他慕容玄阴?”

    佛门龙王平静道:“慕容玄阴因为被徐南归重伤之故,被完颜北月所擒,如今已经是性命难保,难道他徐南归可以无动于衷?”

    秦穆绵脸上冷笑更甚,“你们这些和尚最是喜欢往别人的头上扣高帽子,以便显得你们冠冕堂皇,你们今日说徐南归如何不堪,无非是想要说自己占据大义,拿下燕州也是情理之中了?”

    佛门龙王微笑不语。

    秦穆绵深吸一口气,忽然一笑道:“说吧,你主动现身来见我,到底打了什么主意,是想把我杀了?”

    佛门龙王缓缓摇头道:“秦施主是剑宗的长老,又与大齐朝廷有着莫大干系,若是贫僧真杀了施主,先不说违背佛祖教诲,就是徐南归夫妇二人也不会放过贫僧,所以贫僧只是想请施主去往佛门做客十年。”

    ……

    如今的帝都城又恢复了往日的雍容华贵,百官上朝,环佩叮当。

    下朝之后,被无数京官私底下称之为“小朝会”的议事所在,却是从甘泉宫转移到了飞霜殿。

    只因为此地是公主殿下居住所在。

    如今的公主殿下不再是当初那个只能等着嫁人的可怜女子,而是不是皇帝胜似皇帝的大齐之主,在两位阁老的鼎力支持之下,再无疑问。

    此时的飞霜殿内殿中,萧知南不再像在未央宫中那般立于龙椅前,而是直接坐在主座上,坐北朝南,如同多年之前的那位女子皇帝。

    殿内并不见首辅韩瑄的身影,除了兼掌暗卫府的次辅谢苏卿和司礼监掌印太监张百岁之外,还有大姑姑墨书、执掌牡丹的女官银烛、司礼监首席秉笔张保、司礼监秉笔太监陈知锦、暗卫府都督佥事陈陌灵,以及刚刚从西北返回帝都不久的天机阁大匠造王生。

    再除此之外,还有大小四品以上官员数十人,虽然比不上大朝会时的数百人,但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小朝会”了,而且与会之人无一不是“公主党”。

    萧知南先是环顾四周一遍,然后轻轻开口道:“本宫刚刚收到西北张都督传来的战报,草原大军发生内乱,张都督趁此时机出兵,大败林寒,林寒不得不率军退出凉州,如今正驻扎于小丘陵一带,换句话来说,西北战局已经暂时无忧。”

    “草原大军之所以发生内乱,是因为纳哈楚部的布罗毕汗下令撤兵,而布罗毕汗之所以下令撤兵,则是因为摩轮寺寺主秋思的法旨。”

    “秋思,想必在座诸位都很熟悉,也是当年跟随太祖皇帝打天下的老人,只是后来被摩轮寺的四大活佛架空,所以摩轮寺以及纳哈楚部才会倒向林寒,如今秋思为何能发号施令?因为有人替她除去了摩轮寺的四位活佛。”

    “本宫也没什么好避讳的,那个人就是本宫的帝婿,徐南归。”

    “有句话叫做举贤不避亲,当初本宫和韩阁老推举帝婿挂平虏大将军印,朝野之间不乏有人颇多微辞,觉得帝婿他不会领兵打仗,本宫让他挂大将军印是以一己之私拿国家大事为儿戏,本宫听说还有人想要上这飞霜殿外来一出‘遏金门’?只是被张大伴派人给拦住了,幸而也是被拦住了。”

    “可如今又如何?”

    “帝婿自挂平虏大将军印以来,解江都、两襄之围,深入南疆不毛,北去草原雪山,阵斩地仙修士近乎双手之数,让我大齐将士和黎民百姓少死几许?”

    说到这里,她再度环顾殿内群臣。

    “此事换成另外任何一人,有谁能做到?”

    “都说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虽然本宫与帝婿是夫妻,但本宫依然认为帝婿是有大功之人,诸公以为然否?”

    殿内先是沉寂,然后谢苏卿起身沉声道:“微臣以为然也。”

    然后张百岁也起身道:“谢阁老所言极是。”

    “微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随即又有人不断起身,一声一声,绵延不绝。

    坐北面南的女子嘴角绽起一抹浅淡笑意,伸出双手示意众人落座之后,微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本宫想要赏帝婿一些东西,不过分吧?”

    “如果本宫没记错的话,自燕王被贬为庶人之后,燕州的封地已经被朝廷收回。”

    “本宫打算将燕州作为帝婿的封地,诸公以为如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