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燕赵地乱象将起
    说起赵廷湖,徐北游没有太多的想法。说是朋友,无稽之谈。说是敌人,论谋略心机,远比不上萧慎、萧瑾、尘叶、慕容萱这些老辈人,论神通手段,又比不上巫教的祝九阴和摩轮寺的松赞活佛,在徐北游看来,他们两人其实是同一类人,都是有机缘在身之人,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徐北游的机缘更大一些。

    在徐北游为数不多的印象中,这位卧虎赵廷湖,同样是出身微末,只是一身所学极为庞杂,有前人遗留,有各种秘籍,还有八位师父和四位老丈人,甚至道门、佛门、剑宗、玄教、儒门、天机阁、巫教、暗卫府的法门,他都有所涉猎。后来又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傅先生遗留的万竹园之中,不但得了傅先生的诸多遗留,而且还白得了一个媳妇,实在让人艳羡。

    不过严格说起来,这片曾经与君岛万石园并列齐名的万竹园其实是有主之地。傅先生在世时,也是所学庞杂,不但是出身道门,而且还身兼天机阁阁主和白莲教教主两职,后来他分别收了两个徒弟,蓝玉得了他的天机阁,唐圣月得了他的白莲教,所以两人虽然不是同门同派,但仍是按照入门先后以师兄师妹相称。后来蓝玉又娶了唐圣月的堂妹唐锦绣,两人的关系更是越发亲厚。

    定鼎一战之后,傅先生身死,白莲教大败,正所谓成王败寇,白莲教如剑宗那般倾覆已成定局,幸而有当时贵为大齐朝廷二号人物的蓝玉多有出手相助,帮助唐圣月重整白莲教,所以唐圣月投桃报李,在两人“分家”时,便将这片傅先生在生前的居住之地转送给了蓝玉,只是蓝玉久在帝都为相,不曾前去,直到君岛之战,蓝玉觅地修养疗伤,也是打算颐养天年,这才去了这处万亩竹林。

    真正主人回家了,鸠占鹊巢的赵廷湖自然只能灰溜溜地滚蛋。按照先前白沐所说,这家伙竟是不知怎么拜入了鬼王宫的门下,而且还颇受重视,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地仙三重楼的境界,无论是放到哪个门派,都是未来的扛鼎人物,毕竟像徐北游这种个例,终究还是极少数,并且难以复制。

    就拿徐北游眼前的白沐来说,三十岁入鬼仙境界,四十岁入地仙境界,如果运气好,再有些机缘,可能在花甲之年迈过地仙境界的门槛,至于门槛之后的十八楼之高,那就是有心无力了,而赵廷湖的花甲之年?最少也在地仙十二楼境界之上,甚至地仙十六楼的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这就是差距。

    不得不说,徐北游已经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有些晦气,但又不得不想的问题。

    在碧罗湖之畔,秋思说他一人即是半个剑宗,听着很霸气,可如果他不在人世了呢?飞升也好,身死也罢,总之是不在人世了,那剑宗该怎么办?

    如今的徐北游高居“三圣”之列,若是单打独斗,这世上恐怕没有人敢说有十成把握可以杀他,可摩轮寺一战已经说明,哪个宗门都有其底蕴,若不是秋思最后关头“反水”,徐北游恐怕就要栽在大雪山下,更何况这还仅仅只是摩轮寺而已,若是换成底蕴更为深厚的中途佛门呢?徐北游岂不是有死无生。

    所以徐北游不得不年纪轻轻就开始考虑身后之事,虽然现在剑宗有三大长老,就算他不在了,也能勉强支撑,但三名女子毕竟都是上了岁数的,接下来呢?只有吴虞和李神通,反观剑宗的敌人,一个萧殊,一个赵廷湖,都是有望在未来支撑门户的扛鼎人物,更何况还有一个有望成为下一个天下第一人的齐仙云。

    徐北游此时在想,要不要提前把一些苗头扼杀在萌芽中?就像当年的萧煜,如果他狠心一些,不顾什么青史名声,也不顾什么兄弟之情,直接将萧瑾杀死,那也就不会有今日的祸事了。

    虽说如今的徐北游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心想做人上人的年轻人,但他还是剑宗宗主,必然要为剑宗的日后考虑,更何况萧煜和萧瑾是兄弟,萧煜愿意以德报怨,容忍这个异母弟弟,他和赵廷湖可不是兄弟,反倒是先前还有过一段仇怨。

    徐北游轻声低语道:“萧元婴,赵廷湖。”

    一个是要带回帝都的,一个是要斩草除根的。

    比起杀穿南疆或是攻打摩轮寺,真是简单太多了白沐没有听到徐北游的轻声自语,轻声问道:“接下来怎么办,还请宗主示下。”

    徐北游从青石上起身,“你们原来应该怎样就继续怎样,秦长老在哪?”

    白沐回答道:“回禀宗主,秦长老曾经传下命令,要我们在三天后到百里之外的十八里镇汇合。”

    徐北游嗯了一声,没有多想什么,区区两名地仙修士,想来还不至于让秦穆绵束手无策才是,毕竟这位秦姨当年也是仅次于秋叶的人物,就算后来有点不思进取,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随意挑衅的。所以燕州这地方,用不着他过多操心,他只要把小姨子带回帝都,顺手再把那个曾经跟自己齐名的卧虎除掉,此行圆满。

    下一刻,徐北游整个人化作长虹拔地而起,直接往那个小镇而去。

    百里的距离,对于化虹而行的徐北游而言,不过是片刻之间,很快那座小镇便出现在徐北游的视线中。

    一座本该是烟火袅袅的镇子,不过出乎徐北游的意料之外,此时这里却再无半点往日里的平静,反而是血腥遍地。

    在这片血腥之上,还有许多人正在厮杀,有远道而来的剑宗弟子,也有燕州本地的地头蛇。

    众多剑宗弟子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因为秦穆绵的命令就是让众多剑宗弟子在此集合,不过如今看来,却是出了一些意外,大批燕州本地修士也被吸引过来,或者是早就埋伏在此地,双方自然而然地展开了厮杀,而且看这架势,两边还不断有援军赶到,竟是要在这里形成一锤定音的决战之势。

    不过双方的地仙修士都还未赶到这里,最起码徐北游没有见到秦穆绵的踪迹,也没有感知到任何地仙修士的踪迹。

    徐北游想了想,伸出五指虚握一下。

    然后在他的手中出现一剑,剑身如血,氤氲着一股几乎化解不开的血煞之气。

    不是先前的殊归,而是杀意最重的赤练。

    也是最不挑食的一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