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再回首览众山小
    徐北游摆了摆手,示意这名剑气凌空堂剑士不用多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剑客恭敬回答道:“回禀宗主,弟子白沐。”

    徐北游点点头,又问道:“秦长老带着你们剑气凌空堂来燕州做什么?”

    白沐瞪大眼睛,惊讶道:“难道宗主不知道?”

    徐北游道:“我刚从大雪山摩轮寺回来,这次只是路过燕州去往帝都,宗内的许多事情确不知情。”

    白沐犹豫了一下,说道:“回禀宗主,此中详情,弟子也知之不多,只知道是夫人与三位长老议定了此事,由秦长老亲自领队,整个剑气凌空堂尽至燕州,至于另外两位长老,张长老坐镇江都,至于大长老,这时候应该还在两襄滞留。”

    正如道门上下称呼慕容萱为夫人,而不是慕容先生,剑宗称呼萧知南也不是公主殿下,尤其是在徐北游升座宗主之后,全宗上下基本统一了口径,皆称夫人。

    此时其余剑宗弟子已经开始收拾残局,两人干脆来到不远处的一片林荫处,徐北游坐在一块光滑青石上,白沐还是有些拘束,束手而立,眼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敬畏。

    徐北游见他神情疲惫,身上还有伤势,身形略微摇晃,屈指为他打入一道气机,白沐脸色立时好上许多,受宠若惊地谢过宗主之后,畏惧稍少,敬意更多,顺势跟徐北游说起了这次剑宗北上的事情,脸庞上洋溢出作为剑宗之人的与有荣焉。

    他既是御甲剑师麾下剑士,御甲也是他的授业之师,在师父的一众嫡传弟子中,他算是佼佼者,不过三十岁的年纪便已经踏足鬼仙境界,有望在不惑之年晋升为人仙境界,抛开那些不讲道理的谪仙大材不谈,这种人才是一个宗门的基石。这次赶赴燕州之行,他得以独领一队人,这也算是师父的栽培,不过若不是刚好遇到徐北游,怕是要在那个不知名姓的老人手里栽上一个大跟头,甚至是性命难保。

    说过了自己的事情,白沐又开始为徐北游介绍如今燕州的情形,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上次是燕州的张召奴跑到江都剑宗的地盘上扮演过江龙,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次变成了剑宗以猛龙过江的姿态来到燕州,自然也激起了本地地头蛇的反抗。

    其中主要是两大宗门,一个是缺月门,这个宗门上至门主下至外门弟子,都是以女子居多,也算是燕州境内的一大奇葩,其宗主练飞月,不知年岁几何,仅从外貌而言,几如二八女子,地仙境界的修为,放在燕州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当年张召奴在世时,虽然行事霸道,但也曾将几人奉为昆山的座上宾,练飞月就是其中之一。

    至于另外一个宗门,与缺月门相比,就难免鱼龙混杂,其宗主名为沈庚,原本是帝都城中的高手,虽然只是一介散修,但在种种机缘之下也踏足地仙境界,手中又有两件前人遗留下来的异宝,战力很是不俗,后来投奔当时还是齐王的萧白门下,想做从龙之臣,被萧白派往燕州,在昆山四分五裂之后,他趁势拉拢许多张昆山的门人,自立为昆山之主,打定主意想要取代张召奴当年的位置。可惜天不遂人愿,先是他的大靠山高宗肃皇帝萧白归天,接下里又是公主萧知南掌权,要将燕州送给自家夫君,他当然不肯徒为他人做嫁衣,眼看着大齐朝廷四面皆敌而暂时无力插手燕州事宜,他联合了几大同样不甘本地势力,势要将打算摘桃子的剑宗赶出燕州,那个所谓的燕州英雄大会便是由他出头倡导。

    先前那名老者口中所说的“两位盟主”,就是指缺月门的练飞月和这个昆山之主沈庚。两人曾经联手与秦穆绵交手一次,没占着什么便宜,不过仗着此地人多势众,又有地利之便,也没太多损失,勉强算是不分胜负。

    徐北游耐心听完白沐说完,大概明白了如今燕州的局势。

    说实话,放在两年前,他还会把这件事情当做头等大事去做,说些不外乎什么剑宗前途未来的话语,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说他心气高了也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也罢,总之是徐北游觉得这等事情不算小事,可也算不上让他去兴师动众的大事,对于他而言,道门、摩轮寺才能算是大事,至于这些不入流的小宗门,地仙修士也好,一州之地也罢,其实真不算什么。

    这就像当初在小方寨,徐北游看到一名都尉带着人马招摇而过,便觉得那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可如今回头再看,五军左都督如何?大都督又如何?说得再不客气些,内阁首辅如何?那是自家老爷子,抛开萧煜不谈,三代大齐皇帝又如何?无非是老泰山、大舅哥和自家媳妇。

    所以啊,人还是得往高处走,走着走着,不小心回头一看,不知何时就已经是一览众山小了。

    不过适逢其会,既然遇上了,徐北游也不介意出手一把,毕竟这也是自家事,更是自家媳妇的一番好意。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在这家里,媳妇就是天啊。

    徐北游笑了笑,示意白沐继续说下去。

    白沐说道:“除了燕州这些本土宗门之外,还有其他大宗门也在插手,只是他们没有我们剑宗这般名正言顺,只能偷偷摸摸地来,多是派遣自己门中的杰出弟子,按照秦长老的说法,应该也有历练的意思,有佛门的金蝉,玄教的颜如玉,有新近拜入了鬼王宫门下的赵廷湖,道门倒是没派人过来,对了,青鸾郡主也来了燕州,似乎是夫人拜托秦长老将她带回去,所以长老给我们下令,见到郡主后一定要及时上报。”

    萧元婴?

    徐北游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扎着两个包子头身穿青鸾大袄的小丫头形象。

    说起来,这家伙如今已经是他的小姨子,从徐北游初见她时,就不是个安分的主,满世界乱跑,这次从帝都偷偷溜出来跑到燕州,也在情理之中。

    徐北游以手扶额,“正好我要去帝都,这事就交给我吧。”

    白沐应下后,继续说道:“宗主如今已经位居‘三圣’之列,超乎凡俗之上,道门的齐仙云也境界大涨,所以颜如玉、金蝉、赵廷湖和青鸾郡主就被并称为四小谪仙,最低也是人仙巅峰境界,据说那赵廷湖拜入鬼王宫之后,已经有地仙三重楼的境界,实在不容小觑。”

    赵廷湖?

    徐北游微微一愣。

    一段好像过了很久其实不然的记忆被他翻了出来,那个带着紫电并挟持了吴虞和李神通来挑衅自己的赵廷湖。

    卧虎赵廷湖。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