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井底蛙坐井观天
    原本对这老人生出无限敬佩敬仰之情的修士们,听完徐北游的一席话之后,差点忍不住跳脚骂娘。

    年轻一辈的修士?

    数百人参加?

    那真是我上我也行。

    徐北游又慢悠悠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次碧罗湖辩法大会,当时还是玄教圣女的秦穆绵并未参加,也许是你记错了,也许你根本就是道听途说,我也犯不着跟你计较这些,但你刚才说什么秦穆绵在此也不能把你如何,这可就是你自己想不开了,看你岁数也不小了,难道还不懂祸从口出的道理?如果秦穆绵真的在这儿,你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老人面陈似水,重重冷哼一声。

    徐北游的脸上没有笑意,平静说道:“刚才我提到了家师,其实有些不对,我应该称呼先师才是,他老人家已经仙逝,我为亲者讳,不敢直呼其名,只能说先师复姓公孙。”

    剑宗之人,先师复姓公孙。

    这位口气顶天大的老者心头巨震。

    这已经不是暗示什么,而是公然昭示了。

    徐北游大概是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轻轻一抬手,然后所有人很快都呆若木鸡,首当其冲的老者更是大惊失色,因为原本被徐北游握在手中的短小玉剑眨眼之间已经来到的眼前,剑尖几乎是紧贴着他的眉心,而他对于眼前之人如何出剑却是一无所觉。

    殊归微微颤鸣,似乎随时都会刺穿老人的眉心,甚至他已经能隐隐感觉到眉心处一点被剑气激起的凉意。

    老人在这一刻几乎是肝胆欲裂,以他的修为境界,此刻竟是没有丝毫信心能从这柄短剑面前脱身,忍不住道:“剑宗御剑术!”

    御剑和驭剑,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先前那位剑宗剑客,其实是驭剑术,只是这些散修见识短浅,才会误以为是御剑术,两者差别在于,驭剑术是以气机驾驭飞剑,匠气十足,难免留有痕迹,而御剑术则是以心意御剑,不带丝毫烟火气,也最难让人防备,两者之间,高下立判。

    那些山野散修不识货,可这个老家伙却是识货得很,能有这一手御剑术,最低也是人仙境界的修为,众所周知,剑修与人争斗,历来是可以越境而战,同境界更是无敌,先前那名剑客不过是初入鬼仙境界,他凭借人仙巅峰的境界自然可以轻易取胜,可对上眼前这个最起码也是人仙境界的年轻剑修,可就没有半分胜算了。

    老人赶忙开口道:“这位少侠,这位小剑仙,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千万不要动手,以免伤了和气,毕竟咱们能有今日的修为境界都很是不易,自然是要以和为贵……”

    徐北游没有说话,殊归一掠而过,瞬间刺穿这名老人的头颅。

    不过紧接着徐北游就轻咦了一声,略有几分惊奇。

    只见那名老人被殊归刺穿之后,身体就开始急剧缩水,不过是片刻之间,就只剩下一张空荡荡的人皮和那件广袖如蝠翼的袍子,两者一起飘飘摇摇落地,只是在人皮的额头眉心和后脑位置多出两个破洞,就像口袋上多了个两个洞,口袋里的米面全部溜走,最后只剩下一只破口袋。

    在人皮的数百丈距离之外,一个浑身上下露出血肉经络的身影正在亡命逃窜。

    不得不说,这门保命脱身之法,的确很是诡异玄奇,竟是真得将自己的人皮完全“脱”下,若是换成同境界的修士,根本无从防备,就算是初入地仙境界的修士,一个不防之下,也会被他逃脱,可徐北游毕竟是十八楼境界的修士,号称十八楼之下不过是一剑之事,若真让这样一个角色从他手中逃脱出去,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不用徐北游如何动作,殊归一闪而逝。

    正在疯狂逃窜的老人感受到身后迅速迫近的凌冽剑气,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刚刚重出江湖不久,本不过是想要在这些晚辈后生面前吹嘘一番,摆一摆老前辈的架子,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招惹上这么一位人物,再联想这年轻人的一头白发,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了几分猜测,只是不敢承认罢了,若这位就是那个一人一剑把江南搅了个天翻地覆的大剑仙,那他岂有幸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这时候已经顾不得什么前辈气度,一边狂奔一边大声喊道:“大剑仙,您是天上的人物,又何必跟小老儿这个地上的蝼蚁一般见识,小老儿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小老儿这一回吧,您要是不解气,小老儿愿意给您当牛做马……”

    话音未落,殊归骤然加快速度,瞬间穿过老人的身体,自他的后心刺入,然后从他的胸口飞出,好像是怕这家伙还没死绝,如有灵性的殊归又是来回不断穿梭刺入,直到确定这名老者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之后,殊归才有些依依不舍地回到徐北游身边,微微颤鸣,如小鸟依人,又像是向主人邀功。

    从头至尾,徐北游没有动用哪怕一丝一毫的气机,都是殊归自行其是,哪怕此剑是剑宗十二剑中看起来最为“和善”的一剑,可不管怎么说,它总归是剑,剑乃杀人器,真要比起杀人,殊归未必就比屠戮成性的赤练差上多说,只不过赤练是生冷不忌,地仙人畜皆可杀,而殊归像个千金大小姐,难免挑剔一些,只对人仙境界以上的修士才略感兴趣。这名老者刚好是人仙巅峰的境界,勉强可以入殊归的眼。

    徐北游以心意收回殊归,瞥了眼尸体,然后将视线转向那些散修。

    原本正与剑宗弟子对峙的散修们个个如遭重击,好像被一股看不到的磅礴剑气撞在身上,修为低的直接浑身绽开鲜血,当场毙命,倒在血泊之中。几个鬼仙境界的修士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也是不断向后退去,口吐鲜血不止,只恨师父没多教几手保命逃命的手段,顾不得擦拭从七窍源源不断淌出的猩红鲜血,屁滚尿流地四散而逃,只想着距离这个横空出世的诡异年轻人越远越好。

    徐北游冲那个其实比他还要大上许多岁数的中年剑客招了招手。

    原本还有几分不敢置信的剑客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激动心情。

    满头白发又是如此年轻,还有这份剑仙修为。

    即使放眼整个天下,也是独此一人。

    除了剑宗宗主,还能是谁?

    他跑到徐北游的面前,单膝跪地,沉声道:“剑气凌空堂御甲剑师麾下剑士参见宗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