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老蛤蟆吞天吐日
    那名久经厮杀的剑客怒喝一声,双手握剑,身随剑走,快步前冲,不见任何复杂动作,干净利落地一剑朝那身影迅猛当头划下。

    从天空上掠下的身影一闪而逝,眨眼之间与剑客擦身而过,不但一掌拍在后者的胸膛上,还一掌托住了剑客用尽全力劈下的一剑,然后再去屈指一弹,将其生生震退数十丈的距离。

    剑客止住踉跄后退的身形后抬头望去,看到先前说话的老人已经落地,大袖如蝠翼层层叠叠垂落,双手交叉笼藏于袖中,笑道:“有点门道,可惜还是太年轻,遇上了老夫,算你倒霉。”

    剑客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脸色凝重。

    出场方式极为霸气的老人环顾四周,大笑道:“老夫这次重出江湖,至今还未曾一败,难道你们剑宗除了那位横行于世的年轻宗主,就再没有第二个能拿得出手的高手了?若真是如此,老夫还是劝你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免得丢人现眼!”

    这位出身于剑气凌空堂的剑客吐出一口血水,眼神冰冷,抖了抖被老人震得发麻的手腕,寒声问道:“阁下当真要与我剑宗为敌?”

    老人轻蔑笑道:“剑宗?真是好大的名头啊,放在六十年前,有一位大剑仙上官仙尘坐镇,雄踞东海三十六岛,当真是无人敢于小觑半分,可如今的剑宗,配吗?”

    在老者说出这句话后,整个场上局势骤然剑拔弩张,原本已经停手的双方又变得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准备再次大打出手。

    老人紧接着又是说道:“不过剑宗徐宗主的大名,老夫还是略有所知,不得不说,英雄出少年,对于这位徐宗主,老夫也是佩服的,看在徐宗主的面子上,老夫可以留你一命,你回去带句话给秦穆绵,燕州不是你们该来的东西,只要她带着剑宗离开燕州,两位盟主同样是看在徐宗主的面子上,可以对此既往不咎。”

    徐北游闻听此言之后,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原来他的面子已经这么大了?

    年轻剑客脸色铁青一片,只是碍于不敌此人,只能紧紧握住手中长剑,手背上青筋暴起。

    老人哈哈笑道:“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那老夫就取下你的头颅,挂在燕州首府的城头上,以儆效尤!”

    年轻剑客横剑身前,脸色决然,已经是心存死志。

    老人突然转头望向正在远远旁观的那名白袍年轻人,开口说道:“你也是剑宗之人?还是哪个山野老林里跑出来的散修?小子,老夫瞧着你有些投缘顺眼,送你一句忠告,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滚远一点,免得被殃及池鱼。”

    徐北游笑了笑,“的确是金玉良言。”

    老人眯起眼眸,玩味说道:“你小子似乎有点不同寻常啊,老夫问你,你出身于何门何派,师承何人?”

    徐北游伸手从袖中取出一物,不过尺余之长,通体白玉铸成,正是曾被他留在朵颜城客房中以防万一的殊归一剑,只是殊归实在不像是杀人利器,倒像是显贵人家喜欢拿在手中时时把玩的古董玉器。

    老人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也不管眼前被他重伤的剑宗剑客,盯着这个年轻人,缓缓道:“你是剑宗中人?你是谁的弟子?张雪瑶?秦穆绵?还是徐北游?”

    徐北游反问道:“阁下如此大的口气,又是何方高人?”

    老人嘿然道:“如今的江湖真是越来越不济了,竟然连老夫的名头都没听说过,不过也怪不得你们,当年老夫纵横江湖的时候,你们这些小家伙还没出娘胎呢,再加上这些年来老夫又是一意修身养性,淡出江湖,你们没听说过老夫的名头也在情理之中。”

    徐北游恍然地哦了一声,“还望阁下不吝指教。”

    老人嘴角动了动,冰冷道:“既然你小子问了,老夫也不妨告诉你,当年老夫纵横江湖的时候,曾受邀参加碧罗湖辩法大会,那才是真正的英才辈出,有咱们大齐朝的太祖皇帝萧明光,有道门的掌教真人秋叶,有佛门的秋叶禅师,有玄教的秦穆绵和莫风,对了,还有你们剑宗的公孙仲谋和张雪瑶,说起来公孙仲谋和张雪瑶这对剑宗双壁,还是有那么一点本事的,可再看他们的后人,也就是出了个谪仙大材徐北游,否则真是不成样子。”

    老人说完之后,明显有几分自得之色,显然在他看来,能与如此多了不起的大人物一起共襄盛举,那么他本人自然也是极为了不起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老人话音落下之后,周围无论敌我双方,脸上都流露出几分敬畏神色,毕竟这些大人物,哪个不是如雷贯耳?在他们这些山下泥泞里打滚的底层修士看来,都是毫无疑问的天上神仙,几个初入江湖不久的年轻修士甚至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联想到老人先前的骇人威势,顿时觉得这位老前辈气势好强烈,身形好高大,仿佛是神天神凡一般,阳光落在这老人的身上,都像佛陀身后的背光,一时间似乎变得刺眼起来。

    其他人不说,就说老人最先提到的两人,萧煜是何许人也?秋叶又是何许人也?一个是天下共主,一个是天下第一人,两人站在一起,并称天下二圣!

    不过徐北游说出一句话之后,老人的脸色却是骤然变化,“原来老前辈还有这般经历,不过家师却是从未对我提起过。”

    老人脸色阴晴不定,沉声问道“还未请教尊师大名?”

    徐北游答非所问道:“当年的碧罗湖辩法大会,的确是一桩盛事,可说到底还是年轻一辈的事情,能去参加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只是在那一届的碧罗湖辩法大会之后,草原大汗林远身故,萧皇入主草原,由此引起种种变故,最终道门大举入侵大雪山摩轮寺,并攻破摩轮寺山门。至此,碧罗湖辩法大会成为过往,距今已有一甲子的年景,所以不为后人所知,阁下说自己是参加过辩法大会的数百人之一,我倒是不知道有可以何自得之处?还望不吝赐教。”

    “另外,据我所知,剑宗宗主徐北游也不是什么谪仙大材。”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