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山下的修士江湖
    关于此事,徐北游其实并不知情。在萧知南与剑宗议定此事的时候,他刚刚从南疆返回蜀州,心思全在两襄战局那边,正因为如此,几名女子觉得这种不大不小的事情也不必惊动徐北游,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就算徐北游知晓了,也根本无暇顾及,此事又是妻子和几位长辈一起敲定的,他更不好多说什么。

    之所以要如此行事,与如今愈演愈烈的战局无关,仅仅是萧知南的一点私心,如今的剑宗不比前几年,已经不再是一个江都就能满足的,所以萧知南想要将燕州这片无主之地送与剑宗,如果说大齐朝廷是她的,那么剑宗就是徐北游的,既然徐北游为大齐朝廷做了如此之多,那她也该投桃报李才是。

    徐北游这位宗主不在的情形下,自然是以三位长老为首,当时冰尘正在两襄城中,张雪瑶要坐镇江都,再加上秦穆绵是与大齐朝廷来往最多之人,所以此事就责无旁贷地落在了秦穆绵的身上。

    在秦穆绵动身前往燕州的时候,徐北游刚好离开两襄前往西北。

    当徐北游沿着青河进入燕州境内之后,顿时有些目瞪口呆,因为此时的境况让他想起了盗匪横行的湖州,又有些像当初的巨鹿城,因为在短短半天的时间里,他就见到四起修士厮杀之事,少则四五人,多则上百人,正邪佛道散人皆有。

    就拿他此时正在旁观的这场修士争斗来说,其中有身高八尺的赳赳武夫,一身肌肉虬结,双拳握起之后几乎有砂锅大小,让人望而生畏。有手持木剑符篆的道人,未必是出身于道门,虽然一身符篆道法缺失颇多,但用来对敌仍是威力颇大,尤其是一手天雷符,声势骇人。有鬼道修士,脸色苍白无比,毫无血色,整个人裹在一件黑袍中,精通驭鬼驱尸之法,鬼气森森,阴风怒吼。还有剑修剑客,虽然做不到千里取人头,但是以气驭剑,出手之间,剑光煌煌,剑气森森。

    更多的还是各路散人,各色打扮,各色兵刃,就连手段神通也让人摸不着头脑,分不清到底是出身哪家,就比如刚才徐北游所见,那人明明是一身儒生打扮,可出手的时候,却是双手合拢两根食指并拢在一起,连续跺脚三次,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摆出了请神的架势,让人忍俊不禁。

    徐北游成名太早,起势太快,及至后来,如同山顶之上的仙人,高来高去,所接触之人,不管朋友还是对手,哪个不是地仙境界,哪个没有几分神通手段,都是有名有姓的宗师人物,对于底层的江湖反倒是接触不多,今天一下见到这么多普通修士,对于徐北游而言,倒真是大开眼界了。

    正因为如此,徐北游没有过多出手干预,只是静静旁观,就像在看一部话本小说,别有一番趣味。

    当然,在这些修士的眼中,徐北游也不甚起眼,一身锦绣白袍,料子是不错,可多有破损之处,又没有什么表明身份标志的物件,应该不会是名门大派的弟子,要知道无论道门也好,还是剑宗也罢,其嫡系弟子都会有证明身份标识之物,或是玉佩或是发簪,难以仿制,一般散修见到之后便会礼让三分,算是大宗门给在外行走的弟子一件护身符。

    如今的徐北游身上没有这等物事,自然要被人看轻,至于那一头白发,这些大小修士中,赤发、绿发、紫发都有,更遑论是白发了,再者说了,你光有白发也不成,还得背着剑匣才能与那位剑宗宗主的身份给对应起来。

    巧的是,这次徐北游还真就没背负剑匣,剑匣被他留在了中都城的行宫中。

    不过对于这些底层修士来说,就算徐北游背着剑匣,他们也不认为这个远远旁观的家伙会是剑宗宗主,那样的神仙人物来看他们打架,吃饱了撑的?比如道门的掌教真人秋叶,几十年不离玄都半步,或是后建国主完颜北月,在大梁城画地为牢,一心参悟长生大道,这才是真正的神仙高人风范。

    徐北游安静望着眼前的这场修士争斗,思绪渐渐飘远,感慨良多。

    从摩轮寺到燕州的这段路程中,他收到了一封飞剑传书,其中详述了如今的两襄局势,上官郯意图对蜀州援军动手,却没想到是赵青亲自领军,赵青亲身陷阵,率军破开重围,成功与两襄的禹匡会师,与此同时,魏无忌率领的十万中军也终于开进湖州境内,不得已之下,上官郯只能收缩兵力,双方形成对峙之势。

    先前徐北游在西北见到张无病的时候,两人曾经聊起过江南战局,张无病说江南战事其实是一场快慢之争,魏王萧瑾要打快,在大齐朝廷反应过来之前,彻底将其打懵,乱拳打死老师傅,朝廷则要打慢,撑过萧瑾的三板斧后,稳住阵脚,稳扎稳打,凭借其远胜于魏国的深厚底蕴,自然胜券在握。现在江南的局势已经缓和下来,由快转慢,一直紧绷着的徐北游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突然他被打断思绪。

    只见一个仿佛是大鸟的身影从高空中迅猛扑下,双袖展开如同蝠翼,以势如破竹的嚣张气焰迅猛掠向战局,仅仅是一个停顿就将那名雄壮武夫击飞,然后继续长掠飞上天空,如同炸雷的声音连绵响起,“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也敢来燕州撒野,老夫可是这燕州地面上的老祖宗,别说是你们,就算是秦穆绵亲自来此,老夫也丝毫不惧,今日老夫就让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知道知道,什么叫自不量力,什么叫以卵击石!”

    这道苍老嗓音话音未落,其身影已经一闪而逝,竟是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缓缓消散的残影。

    可见此人的修为境界之高。

    当然,这个“高”字也仅仅只是针对这些正在厮杀的修士而言。

    此时战局的正中位置,正是那名以气御剑的剑客,修为不俗,只是因为以一敌众,所以才厮杀得难舍难分。

    下一刻,一道长虹从天而落,快若迅电奔雷,刹那之间来到剑客面前。

    双掌拍向剑客心口。

    交战双方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动作,生怕被殃及池鱼。

    与此同时,那道苍老声音再度响起,“张召奴是死了不假,可燕州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外人来指手画脚,老夫这次应两位盟主之邀重出江湖,就是想要领教一下你们剑宗的高招,你们剑宗说天下事不过一剑事,老夫偏要看看传说中的剑三十六是否能杀得老夫这尊神仙?”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