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顺河而下至燕州
    徐北游御剑而起,凌空而行,过碧罗湖,过乌斯原,过多伦河,进入秀龙草原大约数十里的距离后,有湿润水汽扑面而来,只见一条大河东流而去,浪涌翻腾,水汽弥漫。

    这便是青河,它会从这儿一路去往中原,最终在齐州境内奔流入海。

    徐北游落在青河边上,望着大河滔滔,深深吸了一口气。

    都说剑气如长河,剑气如大河,这次亲眼见大河,别有一番感触,倒不是说要观河悟道,只是想起了许多往事。

    他自从离开帝都之后,转眼已经快有小半年的时间过去,在这段时间里,他始于青河之畔,斩杀拦路的钟离安宁,渡河过江,败尘叶和慕容玄阴,解江都危局,先至湖州,一人一剑逼退魏王大军,又于归途中,一人屠戮镇魔殿,然后是入蜀之行,去南疆,杀李冯古,与赵青、蓝玉等人联手斩杀祝九阴,再回湖州两襄,于城外败退尘叶,最终远赴草原大雪山,镇压四位摩轮寺活佛,助秋思重掌摩轮寺。

    他在离开帝都时曾经说过,登临心系天下事,脚踏中原路不平。如今回首再看,也算是一语成谶,他一路行来又何止万里,几乎是不眠不休,无论是体魄还是精神,都倍感疲倦,只是因为天下大势苍生让他又不敢有半分喘息,他本想在摩轮寺将歇一段时间,不过又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先回帝都。

    这里是一片荒野之地,百里不见人烟,徐北游孤零零地坐在河岸上,摊开双手,修长且苍白。

    这双手,没有道门大真人的晶莹玉润之感,因为它们在过去的时间里,不断受伤又不断血肉再生,就像冰尘被斩断的手臂,终究是少了点岁月的积淀,与整体略不协调。

    不过在道门中人看来,这双手可谓是沾满了血腥,不知多少同门死在了这双手中。而且凡是能死在这双手下的道门中人,无一不是声名赫赫的大真人,无一不是在道门中备受尊崇之人,所以这双手的主人在道门中可谓是凶名卓着,在许多年轻道门弟子的眼中,徐北游这个名字无异于绝世魔头。

    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个读书练剑的少年郎,现在既成了大齐的擎天巨柱,也成了道门的绝世凶擘。

    都说世事无常,果真如此。

    此时距离徐北游所在之地大概六七百里之遥的燕州境内,恰逢有一桩修士盛事。

    自从燕州首屈一指的人物张召奴客死他乡江都之后,曾经直逼“九流”的昆山分离崩析,当时还未继承大统的齐王萧白不顾燕王萧隶的数次警告,趁机派出大批手下进入燕州推波助澜,将昆山的根基彻底毁去,使得燕州修士呈现出一盘散沙的态势。再加上燕州主人燕王萧隶后来因为与道门傅中天合谋之事,已经被萧知南废黜燕王爵位,被囚禁于帝都城中,使得燕州的各个宗门彻底呈现出一片混乱凋敝之象。

    这个格局一直持续到剑宗的到来,终于开始发生转变。

    天下之间都知道三教九流百家的说法,三教是庞然大物,如道门之流甚至可以敌国,九流亦是一方霸主,每逢天下大乱时,扶王从龙,藏于幕后搅动天下大势,至于百家,难免有些凄惨,要么沦为大宗门的附庸,要么干脆就是权贵们一手扶持起来的傀儡,至于两者都不靠的,就只能艰难生存。

    当年鼎盛一时的剑宗因为宗主上官仙尘身死和长老萧慎叛宗而倾覆,分裂出许多小宗门,燕州的楚氏剑庐就是其中之一。在明面上看起来,当初昆山宗主张召奴之所以会远赴江都,正是因为楚氏剑庐不甘被昆山吞没而去江都向剑宗求援的缘故,但所有人心中都很清楚,楚氏剑庐只是个引子,就算没有楚氏剑庐,张召奴仍旧会去江都,张召奴身死的罪魁祸首其实是徐北游。

    只是谁敢去找徐北游的麻烦?

    柿子捡软的捏,既然不敢找徐北游的麻烦,那么楚氏剑庐就成了替罪羊。所以楚氏剑庐的下场很是凄惨,在张召奴身死之后,被昆山满门杀绝,庐主楚天阔当场身死,被割下头颅拿去祭奠张召奴。只有一位外出办事的老人侥幸逃过一劫,老人闻听楚氏剑庐的惨剧之后,深感天下之大却无处容身,后来转念一想,干脆是一咬牙往江都而去。

    这名老人姓焦,行三,叫焦三,来到江都后,先是被徐北游召见,又在徐北游授意之下,被剑宗藏匿保护起来。待到徐北游就任剑宗宗主,冰尘、张雪瑶、秦穆绵三人成为三大长老,此时的剑宗不再拘泥于江都一隅,应萧知南之邀,秦穆绵亲自带着焦三来到燕州,以楚氏剑庐的名义,正式介入燕州修士的内务之中。

    秦穆绵抵达燕州之后,行雷霆手段,在此地暗卫府的暗中协助之下,将当年屠戮楚氏剑庐的几名罪魁祸首一举诛杀,震慑燕州。不过燕州境内的几大地头蛇也趁此机会联起手来,想要与这条过江强龙掰一掰手腕,甚至还召开了一个所谓的英雄大会,在两名地仙修士的主持下,与燕州境内的各个宗门领袖定下了要驱逐剑宗的基调,一时间可谓是群情激奋,势要将这伙外来客赶回江都去。

    在此期间,又有许多打着混水摸鱼主意的散修掺合其中,虽说如今的剑宗不比前几年的颓势,有了重现当年鼎盛气象的迹象,但说到底剑宗的根基还是在江南江都,如今那边有与剑宗互为千年宿敌的道门正在虎视眈眈,剑宗不可能将太多精力放在燕州这边。

    至于那位新任剑宗宗主,如果说刚刚被天机榜列入“三圣”之列的时候,还会有些许质疑声音,但是在徐北游以一己之力几乎扭转江南战局之后,再无质疑之声,甚至有极少人认为,徐北游的战力已经高居“三圣”之首,就连保持天下第一人名头多年的秋叶也不是其对手。类似种种言论早已疯传天下,这些燕州修士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当明白那位剑宗宗主的可怖之处,可还是那句话,这样的大人物要在江南与道门死战,怎么可能来燕州?

    既然不能来,他们又何惧之有。既然当年的张召奴可以死在江都,那么如今的秦穆绵又如何不能被赶出燕州?

    总之因为种种原因,这场燕州的风波越来越大,足有近千人之多,可谓是鱼龙混杂,动静之大,不但使燕州的暗卫府和驻军如临大敌,就连帝都城中的萧知南都给惊动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