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新一代的大剑仙
    布罗毕汗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么摩轮寺这边的局势便彻底定下,无论是剩余的那两尊活佛,还是远在西北征战的林寒,都已经决定不了局势走向。哪怕林寒现在就班师回援,陈兵碧罗湖畔也是徒劳。正如徐北游与张无病事前所谋划的,这次摩轮寺之行的根本目的就是在于缓解西北局势,如果林寒主动撤兵,倒是省却徐北游的一番后续手脚。

    徐北游不怕林寒回师草原,怕的是林寒彻底孤注一掷,将自己的一生荣华都押在西北一战之上,这样反而会弄巧成拙,使张无病的压力倍增。当然,如果张无病能顶住初期的压力,内忧外患的林寒后继乏力,西北大军甚至还能顺势反攻,那么草原在百年之内就再无战事了。

    不过徐北游此行之前已经与张无病有过一番面谈,其后果张无病也应该早有预料准备才是,而且徐北游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完,正所谓尽人事而听天命,接下来的局势发展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徐北游收起思绪,重新将视线转向大雪山山腰位置的摩轮寺,笑问道:“前辈不请我入寺一叙?”

    秋思有了片刻的犹疑,然后轻轻点头。

    按照道理而言,以一己之力面对天魔降世的徐北游应该是元气大伤才对,就算重伤垂死也在意料之中,可此时的徐北游却是一片平静,甚至还隐隐有几分气势攀升至巅峰的架势,尤其是他手中的诛仙,未曾如何激发催动,就已经隐隐有剑气冲霄激荡天幕的迹象,使得头顶一片天幕仿佛被蛟龙翻江倒海的海面。

    秋思忍不住心中喟叹,那名一直死死压制着她的松赞,竟然就这么死了。当年道门攻破摩轮寺山门,寺内僧人死伤惨重,除了她当时不在寺中得以幸免之外,还有五名弟子在寺内一位长老的拼死护送下得以逃往中土佛门,多年之后,秋思在大齐朝廷的支持下重建摩轮寺,那五名僧人也从佛门重返摩轮寺。

    这么多年以来,除了一人早早死于意外,其余四人成为现在的四大活佛,秋思一人孤木难支,逐渐被四人联手压制,在萧煜飞升之前,秋思还有几分明面上的尊荣,可萧煜飞升之后,就连这点明面上的尊荣也荡然无存,她在实质上被四人架空软禁。

    她本以为此生就是如此,却没想到四人败得如此突然,就像当年道门攻破摩轮寺,超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秋思收拢思绪,转头望向陈蒙,淡然道:“你先返回朵颜城,其他事宜,我会让葛增亲自对你详述。”

    陈蒙恭敬应了一声,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徐北游和秋思并肩往大雪山方向走去。

    草原万里,看久了难免枯燥,可此时从碧落湖到大雪山的这片草原,却是一片触目惊心,不包括碧罗湖范围,近乎方圆百里的地面,被先前的大战撕裂出无数沟壑,最为正中的位置,更是有一个深不见底的百丈大坑。

    秋思微微驻足,轻叹道:“这个地方,秋叶来过,萧煜来过,公孙仲谋也来过,那时候的他们都是和你差不多年纪,可他们三人加起来也没弄出如此之大的声势。”

    徐北游收起手中诛仙,望向那个大坑,微笑道:“我今日之成就,其实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秋思笑了笑,不置可否。

    徐北游问道:“寺内的情形如何了?”

    秋思回答道:“萨伽如你所见,被我斩杀,至于金贡和葛增,已经被我暂时囚禁起来,相信他们会看清形势,做出悔过之举,助我重掌摩轮寺。”

    徐北游点了点头。

    秋思又看了他一眼,叹息一声,“虽然我先前被他们四人架空,但对于你的事情还是略有耳闻,了不起啊,先是一人一剑独战帝都,挫败魏王和道门的谋划,又孤身一人赴江南闯南疆,斩杀镇魔殿数位大执事和巫教大长老祝九阴,再转战江南,最终一路杀到了这大雪山下,斩杀松赞活佛,当年的上官仙尘也不过如此。”

    徐北游没有自得之色,只是苦笑自嘲道:“与师祖相差无几?一人即是半个剑宗?”

    秋思没有否认,点头道:“你和上官仙尘一样,太独了,把什么都扛在自己身上,这样不好。当年道门老掌教被迫提前飞升,又有青尘叛宗之事,道门还是那个道门。可反观剑宗,上官仙尘身死,萧慎叛宗,立时间分离崩析,这两个结果之间,恐怕不仅仅是宗门实力底蕴的差距。”

    徐北游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秋思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去哪,东北?江南?”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道:“都不是,我学不来三过家门而不入,所以我想先回帝都一趟,看看老爷子和萧知南。”

    秋思听到这个有些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回答后,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你是该回去看一看,你现在就像一张弓,如果一直紧紧绷着弓弦,是会被绷断的。”

    徐北游感叹道:“不是我想如此,而是时势逼得我不得不如此。”

    秋思轻声感慨道:“实不相瞒,松赞请下天魔的那一刻,我都已经做好为你收尸的准备,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你尸骨无存。要知道,上一个请下天魔降世的人是萧煜,他以此法斩杀了你们剑宗的两大剑仙。”

    徐北游平静道:“我也几乎以为我要死了,可是就差了那么一线,这一线之差,便是生死之别,在我看来,与人交手,说什么境界高低和战力强弱,都不如直接分出生死,一生一死,高低乃见。”

    秋思惊讶地哦了一声,有些好奇地问道:“所以你能屡屡越境而战?”

    徐北游平淡道:“不然呢?看到别人的境界比自己高就坐以待毙?这就像我小时候和别的寨子的孩子打架,力气大固然能够占些优势,但也不是说力气大就能稳赢不输。”

    秋思由衷笑道:“当年秦穆绵也说过类似的话语,可惜,她没能走到你这般高度,也就没有你这份举世无敌的心态了。”

    徐北游点头道:“确实,如果秦姨能有秋叶的境界修为,恐怕如今的天下局势又是另外一番模样了。不过以她的性子,恐怕真有可能杀进帝都城中,与我那位老泰山的母后分出个高下。”

    秋思洒然一笑,“这像她的性子,不过她真有了这份心态,恐怕也不会再执着于萧煜,说到底,能走到你们这个地步的人,哪个不是心智如磐石之辈。”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大雪山的脚下。

    徐北游停下脚步,“我赶着回帝都见内子和老爷子,就不上去了,草原的事情还要拜托前辈。”

    秋思双掌合十,既是应下,也是跟这位年轻剑宗宗主别过。

    一道长虹拔地而起。

    秋思站在原地。

    她说徐北游有了举世无敌的心态,徐北游没有否认。

    因此,秋思此刻是目送着新一代的大剑仙离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