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摩轮寺已成定局
    大地晃动,一道与光柱等粗的浩大剑气逆势而起,将这道已无后续的光柱一寸一寸逼回天上。

    云殊雾散。

    咔嚓一声轻响,松赞活佛的金身上出现了一道裂缝。

    正如徐北游在江都城外第一次强入地仙十八楼境界一般,付出的代价是整整一甲子的寿命,那头白发便是明证。松赞活佛请下天魔降世同样如此,其代价之大,竟是直接崩碎金身。

    只见其金身上的裂纹迅速蔓延,连接成片,伴随着连绵不绝的咔嚓声响,寸寸碎裂,最终化作无数金沙随风而逝。

    天地重归寂静。

    再无天魔佛陀,万丈日光终于再次普照大地。

    徐北游勉强扶剑而立,阳光洒落在身上,整个人仿佛金身佛陀一般熠熠生辉,倒是少了几分狼狈。只是此时他有苦自知,虽然这次大战的结果可以勉强算是有惊无险,甚至徐北游还颇有收获,领悟了诛仙的第二重戮仙变化,但是其损耗同样巨大,不说气机损耗,仅是体魄上的伤势,就让他每一次喘息,都像是在扯动着整个五脏六腑,痛入骨髓。

    不过习惯成自然,徐北游自接过剑宗的担子以来,经历过的大战、苦战、生死之战,一双手也数不过来,对于这样的痛楚,已是近乎于麻木。最初的时候真是生不如死,以双手抓地,几乎要将指甲掀翻,后来仅仅只是面色狰狞,及至如今,就连脸上表情都不会有太多的变化。

    大概因为这次的痛楚远胜以往的缘故,徐北游在微微皱眉之后,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一分狰狞之色,他干脆改为盘膝而坐,将诛仙横于膝上,双手轻轻抚过剑身,氤氲上一层淡淡青色。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遍地起红光,绝仙血染大罗裳。

    直到此时徐北游才恍然明白,为何先前他打入青叶体内的诛仙剑气,可以被明尘轻易化解,而当年师祖上官仙尘打入无尘体内的剑气,就连当时境界尚且高出上官仙尘一筹的道门老掌教紫尘都束手无策。徐北游和上官仙尘的境界修为差距只是其一,真正的原因在于戮仙与诛仙之别,此时徐北游再用戮仙坏人修为根基,他有信心,就算是秋叶也束手无策。

    上官仙尘留给徐北游最宝贵的财富,不是诛仙,也不是剑三十六,而是他对于诛仙和剑三十六的明悟福泽,其珍贵之处,堪称是万金难买。为什么修行路上除了讲究法侣财地还讲究一个明师?正是因为有师父的经验传授,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完颜北月和秋叶能有今日成就,除了他们本身资质出众之外,与他们的师承也大有关系,若是两人是散修之属,绝不可能在今日有如此成就。当然,徐北游也有师父,只是公孙仲谋走得太早,很多东西言传不如身教,一味自己摸索,耗时耗力还在其次,误入歧途才是最大的弊端,上官仙尘的传承则很好弥补了这一点,就如诛仙的四重变化,若让徐北游独自一人摸索,可能要等到几十年后才能彻底掌握,哪怕是上官仙尘的天纵之资,也是在花甲之年才完全参透其中玄妙,而徐北游得了上官仙尘的传承之后,有望在十年之内掌握除绝仙之外的另外三重变化。

    这可以算是解决摩轮寺四大活佛之外的最大的收获,日后再与道门交战,想必徐北游会轻松很多。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尽快了结摩轮寺之事,迫使纳哈楚部撤兵,甚至是由摩轮寺派遣僧兵奇袭草原王庭。无论成与不成,都会动摇林寒的军心,也足够让张无病做上许多文章,徐北游所做的一切也就值了,接下来,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事情,他在养伤之后,将会奔赴下一个战场。

    调息片刻之后,徐北游蹒跚起身,朝布罗毕汗陈蒙所在的方向走去。

    在他的感知中,这位布罗毕汗很聪明,在大战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远离了战场,没有被余波殃及,但也没有真的走远,仍是在远处旁观局势。

    徐北游没有掉以轻心,摩轮寺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现在还不得而知,秋思到底是成功镇压了三位活佛,还是陷入到两败俱伤的境地之中,对于现在的徐北游而言,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此时陈蒙已经可以隐隐看到徐北游的身影。

    先前黑白交替和日月转换的诡异天象,还有各**相的相继现世,陈蒙看的一清二楚,自古以来以成败论英雄,成王败寇,请出数尊法相的松赞活佛已经灰飞烟灭,而那位剑宗宗主却是活着走来,摩轮寺的结局已成定局。

    那么他应该做的事情,也显而易见。

    陈蒙站在原地未动,看着渐行渐近的徐北游,主动开口道:“徐宗主胜了,可要入寺?”

    徐北游望向这位一直在从旁观望的布罗毕汗,平静道:“四位活佛能扶持你登上布罗毕汗的大位,我不是摩轮寺的活佛,做不到这一点,但是我能做到的事情,陈王爷是聪明人,应该心里明白。”

    陈蒙不动声色,似乎早有预料。

    徐北游转头望向大雪山上的摩轮寺,有一袭白衣从山上飘然而至,不过片刻时间,已经来到徐北游身旁不远处。

    女子长发披散而落,脸上表情如身后的高远雪山一般漠然,手中提着一颗人头,径直丢到陈蒙的面前。

    陈蒙低头望去,轻叹一声。

    两位活佛,竟是都未能留得全尸。

    徐北游见到这一幕后,如释重负,继续说道:“看来秋思前辈已经肃清寺内叛逆,那徐某也就放心了。”

    这尊无数草原人眼中的女菩萨皱了皱妩媚眉头,神情有些复杂,缓缓开口道:“这一次,还真是要多谢你了。”

    徐北游笑道:“说到底不过是互惠互利罢了,再者说,秋思前辈是秦姨的朋友,如今秦姨已经是我剑宗长老,那么前辈就是我剑宗的朋友,朋友之间,不必言谢。”

    秋思略微垂首沉思,眉头逐渐舒展。

    她作为红教活佛,精通术演天算,在她眼中,常人不可见的气运一事,却是清晰可见,各大宗门对于世俗王朝或是扶持或是依附,自然也各有谋划盘算,这场涉及到摩轮寺的大战,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与其中,只有到了徐北游这个境界,已经不再讲究个人的气数,而是涉及到整个天下的气运,才有资格入局。

    只是她没有料到,徐北游竟是能一己之力改变整个局势,迫使四位活佛不得不倾力一战而无法顾及到她,这才让她有了可乘之机,能够顺势而为,重新夺回摩轮寺。

    秋思举步走到陈蒙的面前。

    这位精明的布罗毕汗又是叹了一口气,横臂胸前,以草原人的礼节弯腰行礼,恭敬道:“参见活佛。”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