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佛祖显圣直身起
    草原萨满教虽然没有大齐传国玺、道门都天印或是摩轮寺大日印轮这等重器,但作为上古巫教的重要传承分支,又是立足草原千余年之久,还能与佛家三大分支之一的摩轮寺分庭抗礼,其底蕴同样深厚。这件名为通幽的长刀,是一件品秩极高的法器,就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也会动心,它曾经是一位巫教上古大巫的武器,那位大巫战死之后,流传后世,几经辗转传承之后,归于草原萨满教之手,后被当代萨满教大祭司黑水万赠予草原公主林银屏,自此之后便不再现世。

    萨伽活佛本以为通幽已经跟随那位大齐太后一起飞升天上,却不曾想竟是被萧煜送给了秋思。

    凛冽刀光摧枯拉朽,好似隔开薄纱一般无声无息地连续破开层层佛光,依旧去势不衰,使得不动明王法相轰然震动。

    秋思原本如月如霜般的清丽脸庞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周身上下不断向外逸散着血红色的雾气,汇聚入她手中的长刀。

    通幽贪婪地吞噬着这些血气,又不断地化为气机回馈给此时的主人秋思。

    这是秋思第二次动用通幽。

    第一次,是她在多年前对上草原萨满教的大祭司。

    第二次,就是此时面对萨伽活佛。

    以寿命换取境界,以杀养杀,完完全全的邪道左道。

    秋思又是一刀劈在不动明王相上,法相又是一阵摇晃,表面更是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萨伽活佛大为惊骇,他心知自己凝聚的不动明王尊不同于寻常法相,乃是结合明妃两人之力,论起实际战力,要胜过绝大多数与他相同境界的活佛,甚至毫不逊色于松赞活佛借助大日印轮所凝聚的不动明王法相,可对上秋思之后竟是占不到半分便宜,甚至还隐隐被压制在下风。

    就在这时,秋思一脚前踏,又是一刀斩下。

    狠狠斩在不动明王尊的额头上。

    法相剧烈震动。

    一刀劈下,势如开山。

    虽然其中反震反噬之力让秋思握刀双手的手心血肉磨尽,甚至是白骨触及刀柄,但这尊号称不动的不动明王法相也被逼迫得步步退让,震颤不休。

    秋思周身笼罩环绕的血气越来越多,将她的白衣彻底染红。

    一轮仿若弧月的刀光将不动明王法相斩成两半!

    整座大殿轰然震动。

    萨伽活佛一咬牙,伸手按住头顶法冠,紧接着以宏大声音开始念动始于佛家的六字真言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

    随着真言法音,立时间,在萨伽活佛面前又出现一尊身体呈青黑色的法相,面生三目,脖生鬃毛,头戴五面骷髅冠,项挂头骨念珠,左手托骷髅碗,碗内盛满人血,右手拿月形刀。

    此乃大黑天神,有名大暗黑天,乃是摩轮寺密宗诸多护法神之首,也是萨伽活佛最后的保命手段。

    这尊大黑天神法相现世之后,整座大殿内顿时黑暗一片,浓郁到近乎实质,让人仿佛置身于粘稠的水中,行动不便,并生出一股窒息之感。

    大黑天神法相圆睁三目,刹时间又在这片黑暗中生出无数只眼睛,影影绰绰,一起死死盯着秋思,同时再泼洒出碗中人血,顿时在黑暗中生出深沉寂灭之感,湮灭一切声色佛法。

    秋思手持着通幽仰头望向这尊大黑天神,面无表情。

    此时她的心田之间只回荡着一个“杀”字。

    没有任何言语,秋思直接挥刀斩向这尊大黑天神,晦暗和杀戮的气息从通幽上蔓延开来,直接了当地表达出杀戮的渴望。

    长刀出鞘当饮血。

    萨伽活佛的瞳孔骤然紧缩。

    他可以清晰感受到秋思和其手中长刀散发出的决然杀意。

    如果仅仅只是秋思,绝对没有这种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杀气,可当年手持通幽的大巫却是屠戮生灵无数,这一刻,秋思已经与手中通幽连为一体,她便是一把刀,一把为杀戮而生的刀。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刀没有什么意识,更不会畏惧,哪怕是真佛,也要一刀斩之,更何况只是一个假的法相?

    一刀横跨空间,撕裂开黑暗,斩破那些影影绰绰的眼眸,最终落在巨大的大黑天神法相之上。

    看起来略有滑稽,就像一颗茅草划过一个成年人的身体。

    但正是这把如同一颗茅草的长刀,在大黑天神法相上劈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然后裂痕迅速蔓延,如同一张不断编织的蛛网,从落刀之处蔓延至整个法相。

    秋思继续持刀而起,踩踏在法相的身上,使得法相轰然震颤。

    她的发髻不知何时已经散开,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身后随风摆荡,只见她步步登高,几步之间已经来到大黑天神法相的头顶。

    然后一刀再落。

    刀锋之下,那尊巨**相的所有裂纹连成一片,其下迸发出无数金光,最终轰然破碎。

    萨伽活佛的脸色骤然苍白,神情大骇,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已经有一把长刀横掠而过,带起他和明妃的头颅。

    萨伽活佛已死,再无人能够阻挡秋思。

    秋思收起手中通幽,顾不得自身伤势,强行诵出一声真言佛号,身后顿时冉冉升起一轮红日,红日中又隐隐有一尊佛陀端坐其中,通体琉璃之色,以双手各作金刚拳,左手食指直竖,以右手的小指缠握住左手食指,而左手食指端支拄着右拇指,结智拳印,含理智不二、生佛一如、迷悟一体之深义。

    刹时间,在秋思面前生出一面缩小了无数倍的大日印轮虚影。

    按照摩轮寺法统传承而言,身为继莲花祖师之后的下一任寺主秋思,无疑是大日印轮名正言顺的执掌之人,只是秋思修为不够,无法催动,才被四尊活佛联手夺去大日印轮。

    此时秋思暂时踏足地仙十七楼境界,又有此地的四佛八龙大阵为助力,已经可以初步执掌大日印轮的资格。

    秋思双手合十。

    骤然间,天地起异象。

    非是法相,而是一尊佛祖虚影出现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中,雄踞整个天幕,仿佛无量之大。

    其脑后的一轮红日好似是真正的太阳,遮掩了天魔召唤出的明月,重新照亮了整个天空。

    此乃佛祖显圣。

    这一刻,被天魔附体的松赞活佛惊怒交加,气急败坏地望向那座佛陀虚影,大怒道:“又是你这秃驴坏我好事!”

    佛祖虚影未曾回答,只是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掌心朝前。

    无畏印。

    原本就隐隐排斥天魔之力的大日印轮在这一刻彻底摆脱了松赞活佛的掌控。

    没了大日印轮的支撑,先前还仿若天上神魔的“松赞活佛”一下子身形飘摇不定,十八楼之上的境界更是难以维持,层层跌境。

    再有片刻功夫,松赞活佛那双漆黑的眼眸逐渐黯淡下去,全身气机如一线长虹向天上飘摇而去。

    最后时刻,他艰难转头望去。

    那道巨大光柱镇压之下。

    有一人扶剑直身而起!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