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一刀通九幽黄泉
    这次徐北游对摩轮寺出手,既是临时起意,也可以勉强算是他和张无病的既定方略,根本目的在于缓和西北战局,进而缓解整个天下中原的危局,所以归根结底,这一战的目的不在于徐北游能否灭掉摩轮寺,而是迫使摩轮寺撤回纳哈楚所部的兵力,同时最好派出寺中僧兵奇袭林寒王庭,使林寒顾此失彼,如此一来,徐北游的任务就算完成。

    可事到如今,摩轮寺的根本实力大大出乎徐北游的意料之外,虽然比不上道门和佛门,但是在动用大日印轮,甚至是松赞活佛不惜代价请下了域外天魔之后,徐北游就完全落入到下风之中。

    徐北游的失算之处在于,他既低估了摩轮寺四位活佛的实力,也低估了他们的决心,没想到四人竟是宁愿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也不愿屈从于徐北游。

    事到如今,徐北游已经是进退两难。

    不过他没有太多畏惧之念,自从老泰山萧玄死后,他就习惯了以一己之力扛起所有的重担,甚至是将上百万人的生死全部系于一身,这份沉重,让徐北游迅速成长,实在不像是个及冠之年的年轻人。

    此时正被凶猛镇压的徐北游忽然笑了笑,艰难抬头望向摩轮寺内的方向,如今会走到这一步,想来那四位活佛也是始料不及,恐怕他们也要失算了。

    此时摩轮寺内的大殿中风雷大作,秋思以一敌三,其实说是三人,金贡活佛和葛增活佛在与徐北游交手后,就已经受创不浅,紧接着又是联手启动了这座四佛八龙大阵,一身气机近乎枯竭,此时真正能对秋思构成威胁的,唯有萨伽活佛一人而已。

    此时整个局势系于萨伽活佛一人之身,他自是用出拼命的手段,只见他的肉身在眨眼之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饱满起来,不再干枯瘦弱,同时身躯开始喀嚓作响,连绵不断地发出一连串噼啪声响,仿若返老还童一般,一身骨骼血肉如老树逢春,开始逆向生长。

    不过瞬息之间,枯瘦老僧已经变为一名容颜俊美的年轻僧人。

    道门中素有“真人不露相”之说,萨伽活佛就是如此,平日里并不以真实面貌示人,直到此时此刻才唤出自己的真身。

    与此同时,又有一名女子凭空出现,妩媚多姿,半裸着身子,身上只穿了一层近乎于无的薄纱,脖子上带有骷髅数珠,手腕和脚腕上戴有铃铛。

    秋思见此一幕并不惊讶,淡然道:“原来是你的双修明妃,不知你的大欢喜禅又有多少长进?这些年来你依仗林寒的权势,将草原上无数女子的元阴吸纳于己身之中,可笑你还是无法踏足地仙十七楼境界。”

    萨伽活佛面无表情,只是皱了皱眉头,看见殿外天空中的光柱仿若连接天地的一线,分明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不再有所犹豫,身下凭空生出一方金莲,盘膝坐于莲上,那名明妃则是坐到他的身上,贴面合抱。

    只见萨伽活佛先是头顶上显现一顶法冠,手中再持金刚杵,以示菩提教化,女子明妃手中分别握住佛经和元宝,以示融合迦南。

    此时二者,即是摩轮寺密宗的大欢喜禅。

    秋思微一顿足,将整个大殿踩踏得山摇地动,整个人借势而起,直奔萨伽活佛而去。

    萨伽活佛抬手一掷,金刚杵上携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金色,佛光流转,直直飞向秋思,使得她的身上也被映照出一层淡淡暗金。

    两者在半空中轰然相撞,各自微微一滞。

    萨伽活佛双掌合在胸前,结不动明王印。

    “临!”在结成手印的同时,一句真言也随之响起。

    金光乍现,一道精纯璀璨的佛光从明妃手中佛经和元宝飞出,径直落入金刚杵中,原本淡淡的金色瞬间变得威势大盛,杵身上的佛光流转越来越快,甚至可以清晰可见一朵朵金莲在周围绽放。

    萨伽活佛依旧面无表情,手中手印不变,一字一句开口道:“嗡、班、扎、尔、萨。”

    一时佛光普照,金刚杵周围所有小号金色莲华汇作一处,变为一个巨大的金色莲花,而这金色莲花上缓缓显化出一尊一头八臂的不动明王像,右手拿剑,左手握罗索,身前同样有一尊妖艳明妃,双手环抱明王脖子,两人一起盘坐于金莲之上。

    无数佛光落下,秋思丝毫不为所动,面容如月冷清,一双黑眸如霜微寒,没有半分情绪。

    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奇异匕首。

    “通灵赋神,碧落九幽。”女子轻启檀口,只见她手中匕首随声而变,变为一把刀刃约有三尺长的长刀。

    与草原上的弯刀不同,长刀的锋刃极长,刀身细且薄,轻轻一挥间,无数佛光瞬间被分为两半。

    而几乎同时,秋思的境界修为暴涨。

    地仙修士的破境有时很容易,看一幕风景或是听到一句话便可水到渠成,有时候很难,计算一辈子卡在某个境界的门槛上也不稀奇。

    秋思的破境非常简单,只是取出那把名为通幽的长刀,她便暂时成为十七楼境界的大地仙。

    细长的刀身上暴起一股森冷气机,夹杂着令人心悸的骇人气息。

    秋思双眼紧闭,白色僧衣无风自动,脸色骤然苍白,几乎没有血色,清晰可见其下的血管筋络,不过她的表情仍旧是一片平静,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身上的变化,更不在意面前的恐怖明王。

    可萨伽活佛的脸色却愈发凝重,他望着瞬间破境的秋思,既惊且怒,“萨满教的通幽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秋思没有开口回答,猛然睁开双眼,眼底冰冷一片,两只洁白如玉的手掌轻轻握住刻着花鸟鱼虫的刀柄,对着身前的明王不动尊一刀劈出。

    通幽的刀身上掠过一道晦暗的光芒,一闪即逝,随后刀锋光华全隐,变得毫无半点锋锐危险可言。

    但萨伽活佛的心底却猛地一颤,这一刻仿佛置身水底,无法呼吸。

    下一刻,秋思一刀毫不留情的朝着明王不动尊的头颅当头斩落。

    这一刀没有风雷之势,却有毫不掩饰的杀人之念。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