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有女子净如菩萨
    上官仙尘死得太过仓促,以至于剑宗在眨眼间分离崩析,许多诸如剑冢岛秘境的秘辛更是被埋在了尘埃中。公孙仲谋同样是死得太过突然,太多东西来不及交代,使得徐北游对于剑宗的种种秘辛根本一无所知,甚至还不如陈公鱼这个外人。

    也正因为如此,徐北游竟是不知道诛仙还有四重变化,诛仙只是最初之相,其后还有另外三种变化,按照方才天魔借松赞活佛之口所说,分别是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他眼下所用诛仙,无非一个利字,而戮仙的一个“亡”字,陷仙的红光,完全不知从何而起,至于最终变化无穷的绝仙,更是大概要到神仙境界方能动用。

    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历来只有剑宗宗主方能执掌诛仙,就算精通剑三十六的张雪瑶,也只是勉强动用诛仙而已,绝谈不上其后的戮仙、陷仙、绝仙等变化。

    就在徐北游心生恍惚的片刻之间,已经面目全非的松赞活佛忽然大笑出声:“先前我还以为你是故意留有一重戮仙或陷仙的变化,准备在最后时刻取我性命,不过现在看来,却是我想多了。”

    “那么你也该死了。”

    松赞活佛轻轻伸出一指。

    刹时间,天昏地暗,乌云密布,天地之间充斥了有违天道的压抑气息,让人仿佛是陷身于沼泽泥泞之中,喘不过气来。

    诡异的是,没有半分风声,更没有雷声。

    整个天地寂静一片。

    忽然,叮咚一声。

    好似水滴落在寂静水面上,格外清晰。

    下一刻,天空中骤然出现一颗球形天雷,朝着徐北游立足之地轰然落下。

    几乎就在同时,徐北游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异彩。

    然后就见他伸手在诛仙的剑身上轻轻一抹,整个剑身不见紫气,不见红光,只剩下茫茫青气。

    紧接着,他举剑指向落下的天雷。

    剑三十,无量一剑。

    即是无量,便没有止境。

    无穷无尽的剑气汇成一条长河,逆流而起!

    只见这道如同球形的天雷甚至没有触及地面,就被浩荡剑气生生托起,一点点重返天上。

    天空中又是一番风起云涌。

    见此情景,松赞活佛心中一动,忍不住赞道:“原来如此。”

    然后他缓缓问道:“是该称呼你徐北游,还是上官仙尘?”

    一双眼眸只剩下眼白的持剑剑仙淡然回应道:“徐北游就行。”

    松赞活佛望着这双与自己截然相反的古怪眼眸,有些喟叹道:“刚刚说你不通四剑变化,现在你就用出戮仙一剑,真是被打脸面,是我失算了,不过身在此方天地,处处受天道压制,有所疏漏之处也在情理之中。可惜我在人间只有一炷香的风光,这个规矩实在有些无趣。”

    此时松赞活佛的脸上表情竟是生出几分和善之意,问道:“就此别过,日后天上再见?”

    徐北游一双全白眼眸渐渐黯淡下去,手中戮仙又重现变回到诛仙模样。

    天魔微微一笑,身上的甲刺消散不见,重新恢复成松赞活佛的模样。

    徐北游半跪于地,握住胸口,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抬头望去。

    映入视线的是松赞活佛,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心口,脸上笑意玩味。

    徐北游心神巨震。

    下一刻,就见松赞活佛伸手一挥。

    拨云见日。

    拨开头顶的层层乌云之后,不是一片蔚蓝天幕,也不是一轮耀日当空,竟是不知何故变为一片漆黑夜幕,其上是一轮明月皎皎高悬。

    脸色苍白的徐北游望着他,沉声道:“你……”

    松赞活佛脸上的神情骤然大变,再不见半分和善之色,唯有一片狰狞可怖,猖狂大笑道:“我在人世间只有一炷香的逍遥光景不假,不过却是因人而异,当年的萧煜不过是初入地仙境界,我自然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可如今这幅皮囊却足有地仙十七楼的境界,我其实足足有三炷香的逍遥光景。”

    松赞活佛俯视着徐北游,“难道你师父没告诉过你,天魔的话语,一个字也信不得吗?”

    徐北游捂住胸口,强咽下一口已经涌到喉间的鲜血,心中并无太多涟漪。

    其实就算天魔不耍这个花招,他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每一次祖师现世之后,诛仙剑内残留的那缕神念便会弱上一分,这一次之后已经近乎于无,根本无法驻留太长时间,只是天魔谨慎,不愿与这位曾经纵横无敌的大剑仙正面敌对而已。

    松赞活佛缓缓开口,声音恢弘至极,如洪钟大吕回荡天地:“徐北游!”

    与之同时,一道光柱不知从几万里之遥的明月轰然降临世间。

    将徐北游笼罩其中,使其动弹不得。

    但哪怕这种近乎于天道针对的恐怖手段,依旧没有敢于直接针对徐北游手中的诛仙。

    可是徐北游本人却是被这道光柱压迫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仿佛身上背着一座大山,随时都可能被生生压死。

    也就在此时,摩轮寺的一座孤零零大殿中走出一名女子,肌肤胜雪,身着一袭雪白僧衣,头上的三千烦恼丝被束成一个高高发髻,周身上下不然纤毫尘埃,一张仿若寺庙中飞天伽蓝的绝美面孔,面容端庄,带有三分慈悲之色,眉心处一点朱砂红,如画龙点睛,使她整个人再多一分仙佛之气,仿佛一尊观自在菩萨,超然世外。

    眼前这位几如女菩萨的女子,便是此地的真正主人,曾经有过一大串大齐朝廷册封的头衔,上师、法王、菩萨、活佛、明王等等。

    抛开这些繁杂名头,她名为秋思。

    曾在多年前,与道门的秋叶、中原佛门的秋月并列齐名,被人称作三秋。

    她抬头望向头顶这幕改换天时的奇异景象,有了片刻茫然失神,然后回过神来继续往那座摩轮寺中的大殿走去。

    在那座大殿中,有八根天龙缠绕的巨柱,有四尊分居四方的古佛,还有三位被林寒册封为活佛的摩轮寺长老。

    女子缓缓而行,惹来摩轮寺中许多僧人的惊骇眼神。

    她对此熟视无睹,径直走进那座大殿中。

    然后在萨伽活佛、金贡活佛和葛增活佛三人的震惊视线中,对着相争松赞活佛的古佛合十一拜。

    原本就已经有无数裂缝生出的佛像顿时轰然破碎。

    在烟尘之中,女子直起身来,清冷道:“你们四人平日里联手欺压于我,可现在松赞无暇他顾,而你们三人又将修为悉数汇聚于大日印轮之中,更遑论金贡和葛增在先前与徐北游争斗时已是元气大伤,今日你们如挡我?”

    三位活佛皆是脸色凝重。

    女子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向自己眉心处的一点朱砂。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