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长生一剑挂长虹
    佛掌反转,轰然下压,被气机锁定的徐北游不避不退,手中诛仙高举,直指佛掌掌心。

    能否一剑破开掌中佛国,总要试试才知道。

    当徐北游手中的诛仙触及佛掌的掌心,刹那间再变,不见黑焰滔天,不见阴风怒号,更不见无数身披袈裟僧衣的妖魔,仍旧是金光璀璨,仍旧是梵音渺渺,其中只有无数佛子、金刚、罗汉、菩萨。

    大佛法相重新化作金身,面目慈悲。

    松赞活佛同样是身披袈裟僧衣,不见黑袍黑冠。

    刚才的一切仿佛都是错觉佛魔一线。

    诛仙没能完全穿透“佛掌”,在刺进一尺之后,就再难寸进分毫。

    松赞活佛漆黑幽深的双瞳中升起两团不断跳跃燃烧的黑色火焰,高高举起双手,如同与人较力一般缓缓地向下落去。

    随着松赞活佛的双手不断下落,“佛掌”不断下坠挤压,从徐北游的视线望去,已经尽是黑色火焰,将偌大一个天幕燃烧得支离破碎,原本沉积于天幕之上的云朵更是被燃烧殆尽。

    松赞活佛浑身充斥了有违天道的压抑气息,双眸中的火焰更是要跃出眼眶之外,无数的黑气从其周身百窍升腾,然后逸散开来,让他看起来已经逐渐脱离“人”的定义,低声喃语道:“摩醯首罗天之陀罗尼能如其胜妙之意。”

    这句话乃是用宝竺国的梵语说出,声调如情人之间极乐时的低吟私语,撩人心魄,惑人心神。即使是以徐北游如今十八楼的修为,也有一刹那的恍惚。

    这一抹致命恍惚,让徐北游的剑势出现了一丝不可弥补的破绽,佛掌顺势压下,一时间当真是大难临头。

    摩轮寺内供奉有四尊大佛和八条绕柱天龙的大殿中,殿内的三位活佛见到这一幕后,并未有太多喜色,倒是脸色凝重。

    萨伽活佛的视线中,象征着松赞活佛的那座古佛佛像上,出现了一道道细微难见的裂纹,而且这些裂纹还在不断蔓延,如同一道道诡异的纹络。

    萨伽活佛重重叹息一声,“师兄入魔已深,怕是难以回头了。”

    站在萨伽活佛身后不远处的金贡活佛轻声问道:“此番事了之后,师兄闭关参悟大日如来妙义,借助大日印轮之力,能否破去魔障?”

    萨伽活佛摇头惋惜道:“不可能,师兄动用大自在天魔法相化身之法请下天魔神念,魔根深种,就算有大日印轮也难以根除,更何况天魔之躯本就与大日印轮相互冲突,甚至还有可能引出太阳真火,万劫不复。”

    葛增活佛望着殿外情景,缓缓问道:“先不说这些日后之事,就说眼前之事,师兄付出如此代价之后,能否彻底斩杀徐北游?”

    萨伽活佛淡然道:“若是徐北游在最开始时便逃离此地,刚刚请下天魔神念的师兄想要拦住他,很难。但是他没有选择逃走,而是要正面相抗,此时师兄再想要留下他,已经不难,我们三人也早作准备,届时助师兄一臂之力,为这局势添一把火,最好是一气烧死这位剑宗宗主。”

    另外两位活佛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之后,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满足于仅仅逼退徐北游,而是要彻底以绝后患了。

    萨伽活佛猛地转头,望向殿外。

    另外两位活佛也随之望去,脸上难掩惊骇之意。

    三人几乎在同时感知到一股不断攀升的浓郁剑意。

    松赞活佛下压的佛掌在这股剑意的气机牵引之下,竟是随之凝滞一顿。

    虽然随后佛掌已是瞬间挣脱开这股气机牵引,但是就在这刹那间,徐北游已经一剑掠空挂长虹。

    徐北游一剑递出,漫天黑炎中应是被斩出一条“通路”。

    随后长虹去势不减,其剑气凌然,其势摧枯拉朽,直奔巨大的魔佛法相。

    魔佛法相双掌在胸前合十,打定主意要正面硬抗徐北游的一剑。

    持剑长掠的徐北游闭目默念道:“止戈。”

    有一丈剑芒在长虹前端骤然绽开。

    下一刻,紫青长虹虹将魔佛法相穿心而过。

    魔佛法相轰然震动。

    与此同时,在松赞活佛的胸口上也出现了一个相同的伤口,黑色的鲜血不断涌出。

    徐北游沉声道:“枯心!”

    一道紫青二色的剑芒在魔佛法相的胸口凭空生出,然后轰然炸裂开来,无数黑炎四散而飞,火雨漫天。

    松赞活佛的胸口同样炸出一阵漆黑血雾。

    无数黑炎在天幕上蔓延成一片火海,魔佛法相沉寂片刻后,其表面骤然出现无数道细微裂纹,无数黑炎从裂纹中喷涌而出。

    徐北游一剑斩落,大喝道:“寂灭!”

    轰隆一声,巨大的魔佛法相轰然坍塌,无数黑炎流淌开来,声势骇人,当空落下。

    不过没了魔佛法相的支撑,这漫天黑炎也就成了无根之木,在半空中呈现出消散之势。

    天地复归清明,再无天魔佛陀,唯有一名老僧。

    浑身浴血的松赞活佛不见丝毫惊慌之色,笑着吸了一口气,将天地间还未彻底消散的黑炎吸入自己的体内,开始修复身躯。

    手持诛仙的徐北游出现在他身前不远处,平静道:“天魔化身?”

    松赞活佛呵呵笑道:“自然只是化身,若真是天魔本尊,你又岂有幸理?哪怕你成就道门的神仙境界,同样如此。”

    徐北游点头道:“确实,天魔非是人间应有的存在。”

    松赞活佛笑道:“天魔本体自然是无法降临人世,不过却可以将自身意念投映人世修士,一如佛祖显圣、谪仙降世,贫僧修持大自在天魔法相化身之法多年,便是为了此刻。”

    这时候的松赞活佛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松赞还是天魔。

    徐北游脸色凝重,虽然他不太清楚何谓佛祖显圣,但是作为与道门同根同源的剑宗中人,却是明白何谓谪仙降世,与谪仙大材不同,谪仙降世其实是天上仙人以大神通斩出的身外化身,仙人本尊即是分身,可以感知分身的一切,而分身却不是仙人本尊,待到分身了却俗世尘缘,修炼有成,重返天上之后,则会带着这一世的修为与仙人本尊合二为一,乃是一门神奇无比的仙人修炼之法。

    如此看来,此等天魔降世之法虽然不用损耗气运,可难免要沦为天魔傀儡,待到超脱之日,便是被天魔吞噬为食之时,正因为如此,当年的萧煜才会大费周章地重修神道一途,虽然徐北游已是十八楼境界,但仍是没有太多胜算。

    说话间,松赞活佛的体表上生出一层类似甲壳的物体,很快将他整个人完全覆盖,仿若是一身漆黑铠甲,肩头、手肘、膝盖、膝盖处皆有狰狞倒刺生出,骇人无比。

    他平静道:“一炷香的功夫已经过去一半,贫僧的逍遥光景不多了,若是被你毁去这尊宿体,下次想要再找到这么好的宿体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所以……”

    “贫僧得罪了。”

    话音未落,徐北游如遭重击,身形巨震,向后一气倒掠近千丈。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