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一念成佛一念魔
    在这个时候,徐北游忽然记起了当年萧瑾踏上碧游岛游说剑宗诸人的一席话。

    那时候的萧瑾还未归顺萧煜,他以大郑朝廷使者的身份登上碧游岛,先是游说东行先生、张重光、萧慎三位剑宗长老,然后又面见上官仙尘陈述厉害,最终促成了上官仙尘北上后建联手玄教共抗道门之事。因为以上原因,萧瑾所说的话也被记述到了剑宗宗主上官仙尘的本纪之中。

    其中有几句话,在徐北游看来,很有意思。

    “起初他们在江南布下一张大网,我没有援手,因为那儿是江南世族的地方。”

    “接着他们插手草原,我没有援手,因为那是草原蛮子的地方。”

    “后来他们将摩轮寺灭门,我没有援手,因为摩轮寺的僧侣们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此后他们扶持萧煜进军西北攻占中都,我没有援手,因为我的根基并不在此。”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援手了。”

    这里的这个“我”,是指剑宗,而这个“他们”,是指道门。

    后来他又对剑宗中人如是说道:诸公,我大郑神宗皇帝欲拒道门未果而莫名崩殂,今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又有道门及萧煜之流窃踞西北而虎视中原,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虽有仙公以一己之力独抗群道,然敌众我寡,独木难支,洪流之下,柱石不可久存。诚宜摒弃前嫌,合纵诸家,共抗道门。此乃生死大事,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今至贵地,惶恐难言,还望诸公切勿介怀。

    如今的情形又与当年何其相似。

    道门还是那个对剑宗除之后快的道门,萧瑾也仍旧是与萧煜做对到底的萧瑾,剑宗也还是与朝廷站在一起的剑宗。

    唯一的不同,仅仅是大郑变成了大齐而已。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第一次,紫尘和上官仙尘联手,击杀了玄教的上代教主和摩轮寺寺主莲花祖师,第二次,是道门攻破了摩轮寺的山门,强行抹去摩轮寺这个变数。那么这一次,则换成他徐北游来动手。

    徐北游缓缓回神,向前踏出一步,蓦然手中剑气颤鸣不止,与天地共鸣,激荡出一圈圈紫青色的剑气涟漪。

    匣中宝剑时时吼,不遇同人誓不传。

    剑气磅礴如潮,所过之处,无量佛光悉数湮灭!

    但就在剑气近身到松赞活佛身前三尺后,却骤然消散无踪。

    只见松赞活佛只是伸出一手,五指间黑雾翻滚涌出,就使诛仙的紫青剑气不得近身分毫,然后他五指猛然用力一握,黑气大盛,瞬间将紫青剑气彻底消散无形。

    松赞活佛单手扶住额头,闭上眼睛,轻声自语道:“竟然是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不过如今贫僧大概还要比你高出一重境界,虽说在这世间只有一炷香的逍遥光景,不过也应该足够了。”

    徐北游脸色凝重,略有迟疑道:“你是谁?”

    松赞活佛大笑道:“我是松赞,因为此身是松赞。我又不是松赞,因为‘我’乃域外客。”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脸色越发凝重。

    世间素有域外天魔之说,无论佛道,皆有经典记载,在佛家典籍中,说天魔是佛祖对头,时常阻人成道,甚至是诱使罗汉菩萨坠入无底深渊。在道家典籍中,则说天魔乃是天上之魔,有天仙境界,开辟一界,自成一界之主,与道祖的三十三天和佛祖的西天极乐世界分庭抗礼。玄教所奉之祖即是天魔,故而在当年后建铁骑入侵大楚时,又被世人称作魔教。

    若是他猜测不错,刚才松赞活佛的一番举动,应该是请下了域外天魔的一丝神念化身,与当日尘叶请下天帝法相如出一辙。

    只是尘叶请下天帝法相所用的是道门气运,不知松赞活佛请下这道天魔神念又是付出了何种代价,毕竟就算萧煜堂堂天子之尊,仍是被其所困,如附骨之疽,挣脱不开,甩脱不掉,直到证道飞升才算真正解脱。

    按照道门典籍记载,诸如已经飞升的道门老掌教紫尘、大齐太祖皇帝萧煜等人,都只能算是神仙境界,地仙十八楼,神仙九重天,在神仙境界之上还有天仙境界,那才真正是神威无量,有通天彻地之能,按照道门纯阳祖师所言,共有五位天仙教主,分别是道门道祖、佛门佛祖、儒门至圣先师、玄教天魔,以及中央天帝,按照排位来说,天魔尚在天帝之上,而且天帝降临时是以气运凝聚法相为寄身所在,此时天魔降临却是有松赞活佛这尊十七楼境界地仙的皮囊,两者之间高下立判。

    就在此时,松赞活佛再次双掌合十,笑道:“不疯魔,不成佛。”

    在他身后骤然升起一尊数十丈高的漆黑法相,学着松赞活佛的动作,同样双手合十,紧接着金光大放,有金莲升起,这尊天魔法相竟是跌坐金色莲台上,身上黑色飞快褪去,变成了一尊巨大的金色佛像。

    金色佛像伸出一只巨大手掌,猛然下压,遮天蔽日,仿佛是无限之大,让人有天崩坍陷之感。

    不过佛掌却是未曾直接拍下,而是在掌心之间,大方光明。

    只见光明之中生出无数伽蓝、天女、罗汉、天王、金刚、菩萨、佛陀,或立、或坐、或站,齐声诵经,梵音宏大,佛音阵阵,几乎要化为实质的万字符,金光璀璨。不过在恍惚之间,又哪是另外一番景象,哪有佛陀菩萨,分明是一只只妖魔,或兽面人身,或背生双翼,或人首蛇身,或头顶长角,或青面獠牙,或牛头、鹿头、羊头、兔头等,林林总总,竟也学得佛陀菩萨,身披袈裟,坐立于莲台之上,装模作样地诵经,只是其所诵之经,非是金刚经、大日经、般若心经,亦非过去庄严劫经、现在贤劫经、未来星宿劫经,而是一种从未听闻过的经,晦涩难懂,而且经文中也再无半分慈悲渡人济世的意味,唯有数不清说不尽的杀伐和欲念,此时再看佛国,其中黑焰漫天,阴风怒号,哪里是佛国,分明是一座人间地狱。

    徐北游抬头望去,不知何时,已经有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蔓延上松赞活佛的身体,交错编织出一件漆黑的华丽长袍,样式古朴,甚至还在他的头顶凝结出一顶漆黑冠冕。

    与此同时,原本宝相庄严的金佛也变得浑身漆黑,面庞上浮现出一个狰狞的可怖神情,似要择人欲噬,座下金莲上更是燃起熊熊黑焰。

    魔焰滔天。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