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大自在天魔化身
    徐北游手腕一抖,诛仙一化为八,尽数悬于身前。剑气之盛,使大半个天幕都笼罩了一层蒙蒙紫青之气。

    太乙分光剑。

    紧接着徐北游长袖一挥,八柄难辨真假的诛仙皆是剑尖上抬,直指松赞活佛。

    松赞活佛见状心头一震,他身负百年苦修,早已修成天眼通,勘破一切虚妄外相,顿时感觉到这八把“诛仙”中蕴含的绝大殊怖,足以彻底破去他的不动金身,故而不敢有丝毫大意,双袖一抖,五色气机自身体周遭百千穴窍中涌出,如五条滚滚游龙,在他身周蜿蜒盘旋。

    徐北游双手往下一按,八柄“诛仙”结成雷池阵势,同时刺向松赞活佛,大有要一举击杀的架势。

    不见松赞活佛如何动作,身后的孔雀大明王法相伸出双手,分别以第一手中的莲花和第二手中的俱缘果托住两剑,两柄“诛仙”顿时化作两股磅礴剑气,四溢纷飞。

    毁去两剑的松赞活佛面无表情,只有真正的诛仙上才能破去他的金身,而此时混杂着真正诛仙的另外六剑已然迫近他的身周三尺之内。

    孔雀大明王法相再次横臂伸手,以第四手中的孔雀尾将两剑扫落,同时又以第三手中的吉祥果将一剑逼退。

    松赞活佛双手结印,再将一柄长剑黏在掌心。

    只剩下最后两剑,其中必然有一剑是真正的诛仙。

    徐北游轻喝一声,双袖猎猎作响,向前一推,双剑化作两道流华交缠扭曲在一起,向前激射而出,如双龙逐珠。

    孔雀大明王法相瞬间出现在松赞活佛的面前。

    轰隆一声巨响,两剑落在法相上,天地间荡漾出一圈浩大气机,无数逸散剑气疯狂溅射,落在大雪山上,激荡起无数烟尘。

    待到烟尘散尽之后,孔雀大明王法相已经荡然无存。

    有紫青两色剑气又在徐北游的面前汇聚,重新化作诛仙。

    徐北游没有握住诛仙,而是向前一指,刹时间声势大振。

    只见诛仙化作一线,剑气亦是化作一线,这一线接天连地,似乎要从大雪山中一分为二,而在这一剑下首当其冲的松赞活佛更是被一剑穿心,胸口血肉模糊。

    剑二十六御微一剑,以点破面,生生穿透了松赞活佛的不动金身。

    没料到徐北游如有如此一剑的松赞活佛胸口僧衣袈裟尽碎,周身气机紊乱,甚至整捧起红日的四尊佛陀虚影也开始飘摇不定。

    松赞活佛艰难转头,脸上神情晦暗复杂,长长叹息一声,“如是我闻……”

    诛仙倒飞而回,徐北游伸手接住诛仙之后,神色凝重无比,全身上下的剑气蓄势待发。

    只见此时的松赞活佛身上涌现出一股诡异气机,非黑非白,幽冥晦暗,似要湮灭无量佛光。

    松赞活佛长诵一声佛号,双手合十,掌间有黑色气息盘旋缭绕。

    他本不想如此,只是形势急转直下,仓促之间竟是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绝境之中。先前徐北游的一剑,直接刺穿了他的心室,在短时间内,他的境界修为难免要呈现出直线下降的趋势,若再不舍身一搏,那可就真的只有束手待毙一途可走了。

    松赞活佛双手上的黑气愈发浓郁,皮肤下似乎有什么不知名的凸起在不断游走,看起来极为骇人。

    在徐北游伸手接住诛仙的一瞬,松赞活佛双手大拇指压住住四个指头的最末端,三、四、五指压下,二个指头略微弯曲,扣在大拇指的弯曲处,左手平行的放在腰部,然后又以瑜伽密乘,身形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分别按在自己的小腹处的下丹田和胸口的中丹田上。

    刹那之间,冥冥天外似乎有什么不可知的存在降临,茫茫如铺天盖地的黑气将他笼罩其中,大有天魔降世的气派。

    不过片刻功夫,黑气越来越浓,如有实质的开始堆叠,不一会儿已经变为一道气柱直通苍穹,而且这黑气极为诡异,剑气难伤分毫,徐北游连续几道试探的剑气都如石沉大海,且不说这道气柱到底有什么玄机,在卖相上已经是十足的摄人心魄。

    徐北游心中暗暗讶异,摩轮寺传承久远,秘法众多庞杂,若是有什么压箱底的保命手段,徐北游丝毫不感奇怪,只是这一次却大为不寻常,对于如今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徐北游而言,原先见识了摩轮寺的种种法相神通,虽然很是玄妙,但却还不是这般无迹可寻,可这些无法辨别的黑气就另当别论了。除了能勉强辨识出是玄教的法门外,就再无其他头绪。

    徐北游忽然想起一事,萧知南曾对他提起过,萧煜当年曾经修炼过一门名为天魔策的法门,很是诡秘难测,只是后患极大,后来萧煜不得不放弃帝位退入明陵之中,这也是原因之一。

    徐北游紧紧握住手中诛仙,汹涌紫气不断注入其中,三尺青锋上足足生出六尺剑芒,号称天下第一攻伐重器的诛仙也终于彻底显露峥嵘,其上散发出的剑气也将徐北游整个人包裹其中。

    而在此时此刻,松赞活佛的眼前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黑暗,他甚至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仿佛是进入了传说中的西天极乐世界,又仿佛是置身于波旬的大自在天。

    一阵振聋发聩的巨大呼吸声音从四周传来,似乎是有大风吹过草原、席卷大地、拂过雪山,磅礴而浩大。

    紧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痛苦感觉,瞬间涌入松赞活佛的意识,仿佛是俗世中抽筋剥骨的凌迟刑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在他的身上。若是正常情况下,一般人恐怕早已昏厥过去,但是此时他的头脑却偏偏时时时刻保持着清晰的思路,清醒地体会着这钻骨敲髓的痛苦折磨。

    片刻之后,松赞活佛深吸一口气,将剩余的黑气全部吸入体内,那双原本略显阴气的双眸中已经没半分眼白,只剩下一双漆黑如夜的瞳子,身下生出层层黑焰,周身有黑雾翻滚,这些黑雾似有灵性,如一尾尾黑蛇在皮肤上不断进出,整个人竟然有了魔头出世的意味。

    此时正在摩轮寺大殿中的其余三尊活佛见此情景之后,均是面露悲戚之色,萨伽活佛双掌合十,低声道:“师兄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此乃玄教天魔策中的第一秘法,大自在天魔法相化身之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