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佛母孔雀大明王
    在徐北游一剑刺破佛掌之后,大日如来法相寸寸碎裂,其中凝聚之物却不是金光血肉,而是近乎无穷的太阳真火,从天空中滚滚落下,而其下落方向正是摩轮寺。

    就算摩轮寺经过千年修持,佛家法咒几乎已经浸透它的每一寸角落,当年道门大举来袭时的三味真火都未能烧毁摩轮寺,可大摩轮寺立足所在的大雪山却没有佛家法咒庇护,若是任由太阳真火落下,使得大雪山的冰雪融化,纵使摩轮寺雄伟如城,也要被呼啸而来的雪崩洪流所淹没,寺内僧人怕是要死伤过半。

    如此一来,就算没有徐北游这个在旁虎视眈眈的外敌,摩轮寺也要元气大伤,重蹈当年被道门攻破山门的覆辙。

    松赞活佛不得不出手。

    只见不动明王尊现身之后,双手一撑,竟是将从天而落的层层太阳真火重新托举回九天之上。

    万千太阳真火重新升空之后,化作无数璀璨金光,消散于天地只见。

    徐北游兴许是忙于拍落身上的星星之火,又或许是不忍看到寺内僧人因自己而亡,总之是没有出手阻拦。

    在将太阳真火化解之后,松赞活佛缓缓开口道:“徐宗主,虽然你有玄黄之气护身,但此地却不是大齐中原,不会再有大齐气运反哺于你,待到你身上的玄黄之气消耗殆尽,到时只凭自身体魄,既比不得武夫的强横体魄,也不在金身之列,纵使你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也难免有所损伤,与其两败俱伤,不如我们双方各退一步,正如你们中原人所说的那般,退一步则海阔天空,不知徐宗主意下如何?”

    其实相斗到如此地步,摩轮寺几乎是被人堵在家门口,仅次于当年被道门攻破山门,而且先前徐北游搬运来无数飞剑倾泻在摩轮寺中,虽然没能彻底毁去摩轮寺,但也让这座千年宝刹受损严重,对于一个宗门而言,已经是丢尽了脸面,在如此情形之下还要主动求和,堪称是奇耻大辱。

    不过对于松赞活佛的说法,徐北游却是不置可否,“徐某的来意,已经悉数说与布罗毕汗,想必松赞活佛也已经知晓,所以只要松赞活佛答应徐某的条件,徐某不但立刻退走,还愿意向四位活佛赔礼,不知松赞活佛意下如何?”

    松赞活佛的脸色微沉,开口说道:“徐宗主是要强逼我摩轮寺定下城下之盟了?”

    徐北游笑了笑,手持诛仙身形上升,居高临下道:“说到底,还是四位活佛放不下林寒的许诺,不想与徐某谈,或是自恃神通修为,不愿与徐某谈,其实都无妨的,只要徐某的剑能摧破这些泥塑木偶,那么四位活佛不谈也得谈。”

    松赞活佛先是面色微沉,随即恢复古井无波,他毕竟修持多年,早已将自身心境打磨得近乎完美无瑕,这等话语还无法动摇他的心境,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北游说的就是实话,只是实话不好听而已。

    徐北游再度举起诛仙,轻轻一抹。

    松赞活佛身后的不动明王尊法相顿时连连巨震,周身光华更是明灭不定,转眼间已经是有溃散之势。

    松赞活佛见此情景,不得不再次变化手印,由不动明王印变为宝瓶印,身后的不动明王法相也随之变为一尊孔雀佛母法相,只见其头戴孔雀宝冠,身披七色羽织,赤着四臂,戴有手镯臂环,右边第一手执开敷莲华,第二手持俱缘果,左边第一手当心掌持吉祥果,第二手执三、五茎孔雀尾。下着白色长裙,赤脚,脚腕上戴有脚玲,身上宝珠璎珞环绕,花蔓庄严,身后一轮如同孔雀开屏的如意七色背光,立在一只金色孔雀王的背上。

    孔雀佛母又名孔雀大明王、佛母孔雀大明王,简称孔雀明王,在密宗的一众明王中,多显忿怒之相,唯有此明王和蔼可亲,面目慈善,以孔雀为坐骑。有传言说,上官玄鸟凤凰生有孔雀和大鹏,孔雀好吃人,曾经将佛祖一口吞下,佛祖不想从孔雀便门而出,以免污秽金身,所以破背而出,出来后欲杀之,但有诸佛菩萨相劝,说佛祖从孔雀体内而出,若杀孔雀便等若杀母,故而佛祖封孔雀为佛母孔雀大明王。

    只见孔雀大明王法相轻轻一挥手中孔雀尾,五道各呈黑、青、红、黄、白五色的光华破空而至,分别对应摩轮寺的五大传承。

    五色佛光当头落下,徐北游立时感觉手中诛仙竟是有脱手而去的趋势,不由脸色一凝,五指紧紧抓住诛仙剑柄,身形急掠,强行破开这道五色佛光,向后退出数百丈的距离。

    刚才的一幕,让徐北游破天荒地生出几分后怕之感,因为那道五色佛光当真是无物不刷,就连诛仙也不能例外,若不是他的境界修为丝毫不弱于松赞活佛,及时后撤脱离开来,再加上诛仙本身也非凡物,换成当年还是地仙十六楼境界的徐北游,恐怕已经被收走诛仙。

    松赞活佛轻轻叹息一声,略微感到可惜。

    这道五色佛光乃是孔雀大明王的无上神通,与道门的乾坤袖有几分相通之处,无物不收,修炼到极致之后,不但可以化作五色祥云护佑自身,还能强行收取他人宝物,甚至还能将敌人本身也禁锢其中,当年孔雀吞食佛祖金身便是由此而来,只是孔雀法力道行远逊于佛祖,被佛祖脱出,反将其制服。

    这也是松赞活佛的顾虑所在,此等神通虽然厉害,但十分惧怕遇到比自己境界更高之人,很容易反受其制,若是他以此神通去刷秋叶的玲珑塔,十成十的可能是被秋叶收入玲珑塔中,如今看来,徐北游虽然不及秋叶的境界道行,但也不是五色佛光可以轻易拿捏,先前他没有防备之下,还有几分成功可能,可如今他已经有了戒备,怕是再难建功。

    徐北游看了眼笑容和善的孔雀大明王法相,轻声说道:“好神通,好手段,倒是徐某小觑天下英雄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