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人间之佛结法相
    “徐宗主又何苦如此?”

    松赞活佛面带悲悯神色,宝相庄严。

    下一刻,他的头顶光芒大盛,生出一圈圈背光,就如一轮小型的太阳,而他本人则端坐于大日印轮正中位置,手结无畏印,几如在世佛陀。

    这道道门意味十足的紫雷轰然落在佛光之上,激起无数涟漪,无数紫色电芒游散激射,震荡得金色佛光上下起伏不定,最终紫雷绚烂碎裂开来,变成漫天流华,缓缓消散,而佛光仅仅是黯淡许多,仍旧普照天空大地。

    徐北游略微惊讶地咦了一声。

    仅仅是这一手的威势,就足以证明松赞活佛的境界犹在金贡活佛和葛增活佛之上,应该是四大活佛中的第一人,其本身境界大概距离地仙十八楼境界只有一步之遥,虽然比不得当年公孙仲谋或是慕容萱的地仙十七楼,但在集合了其他三位活佛之力动用大日印轮之后,已经直达十八楼境界巅峰,就算仅以战力而论,也丝毫不逊于手持诛仙的徐北游,甚至犹有胜之。

    携带着大日印轮的无上威势,松赞活佛手印由无畏印变为大金刚轮印,在其身后生出一尊大日如来法相。

    大日印轮,顾名思义,本应由出身于红教的秋思执掌最为妥当,因为秋思本身修习大日如来佛祖法相修持妙义,与大日印轮最为契合,而出身黑教的松赞活佛却是修习大自在天魔法相化身之法,甚至与大日印轮隐隐敌对,不过好在大自在天魔法相化身之法最擅伪装模仿,又有其他三位活佛和四佛八龙大阵之力相助,将他身上的天魔之力遮掩过去,倒也能勉强驾驭大日印轮。

    就在松赞活佛以印轮结成法相的那一刻,天地间先是骤然一暗,原本悬于空中的真正太阳仿佛被乌云遮蔽,又像是遭遇日食,迅速黯淡下去,紧接着松赞活佛身后的大日印轮和大日如来法相光芒大盛,再次照亮世间,仿佛一切光明尽是出自于此,此谓之无量光。

    然后松赞活佛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向徐北游重重拍落。

    其身后的大日如来法相也做出相同的动作。

    手印之间,唯有光明,其光之盛,几乎要凝聚出太阳真火。

    手印落下的速度并不算快,只是伴随着漫天似真似假的太阳真火,仿若是火海烧天,格外震撼心神。

    徐北游轻笑一声,“当年道门说剑宗,一味追求剑器杀人之利,重杀戮攻伐,轻长生真意,不过是争斗之法,恰巧佛门也曾说过类似话语,说你们摩轮寺一贯讲究降魔神通和方便法门,禅意却是落了下乘,沦为争斗攻伐之法,那今日就看一看,到底是我玄门剑宗长于攻伐争斗,还是你佛门密宗的降魔神通更为厉害。”

    下一刻,满身玄黄之气的徐北游持剑冲霄而起。

    当大日如来法相的手掌触及诛仙剑尖,如同人掌落在钢针的针尖上,就算人掌再大,终究血肉之躯,被钢针的针尖刺破皮膜,刺入血肉,深可刺骨。

    诛仙的剑身没入佛掌之中,但在徐北游的头顶处,却是有无数由虚凝实的太阳真火落下,仿佛是一场流星火雨。

    这一幕,蔚为壮观。

    徐北游的发髻被真火击散,满头白发披散下来,然而每一根白发又都化作一剑,一剑便击散一朵太阳真火。

    虽然徐北游勉强挡住了这记手印,但下坠仍是大势所趋,近乎于无穷无尽的太阳真火不断凝虚为实,不断自上而下地层层下压,仿佛是一片火幕。

    如此相持于大半炷香的时间之后,诛仙的剑尖已经自佛掌的手背刺出,但是积蓄的太阳真火也已经达到极致,使得徐北游不堪重负。

    下一刻,徐北游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随剑而行,向上生生穿过这只佛掌,浑身浴火。

    然后就见松赞活佛以大日印轮显化出的佛掌开始片片崩碎分解,整只佛掌如是梦幻泡影,迅速变淡、消逝,紧接着裂痕迅速蔓延至松赞活佛身后的大日如来法相上,这尊号称不为外物所坏的金刚法相竟是没有丝毫抵御之力,如同砂砾堆砌成的佛像,海浪一来便濒临崩碎。

    如此一来,与大日如来法相共为一体的松赞活佛自然也难以幸免,虽然其本身已经凝铸不动金身,但仍是难免皮肉被太阳真火反噬烧灼,皮膜骨肉呈现出一片焦黑之色,也幸而他身具不动金身和天魔法相之功,否则此时已经是重伤。

    松赞活佛即惊且怒,同时又有几分惊疑不定,摩轮寺修持之法,实与中原佛门诸宗大有异处,摩轮寺修士很少走到对应道门地仙十八楼境界的罗汉果位,大多在初入地仙境界时便将修为保留在舍利中,从头开始,当年的摩轮寺寺主莲花祖师便是有九颗舍利,相互累积之下,几乎可以比拟道门修士初入地仙十八楼的境界,可惜她在想要更进一步以驾驭大日印轮时遇到了手持诛仙的上官仙尘,虽然那时的上官仙尘还谈不上举世无敌,但也不是莲花祖师可以匹敌,一剑之下,百年苦功俱成虚幻。

    似松赞活佛这般,已经修成八颗舍利,距离当年莲花祖师九颗舍利的绝顶修为只剩下一步之遥,只是如果他继续走莲花祖师的老路,那么九颗舍利便是极致,所以他才会像当年的莲花祖师那般求变,意图借助邪魔外道之法,成就十颗舍利的根本大圆满境界,也就是道门的十八楼之上证道长生之境。

    此时他借助其他三位活佛和大日印轮之力,距离那十颗舍利圆满的境界也不过一步之遥,可仍旧是被此子一剑摧破,莫非他已经踏出那一步?

    怎么可能?!

    松赞活佛心中惊疑不定,手上动作却是不停,迅速由大金刚轮印变为不动明王印,身后重新凝聚成一尊不动明王法相。一时间佛光普照,有无数细小的金色莲花生出,继而汇作一处,变为一个巨大的金色莲花,而这金色莲花上缓缓显化出一尊一头八臂的不动明王像,右手拿剑,左手握罗索,盘坐于金莲之上。

    诸佛菩萨的造像大致有二种类型,一是安详相,一是忿怒相。

    先前的大日如来便是安详相,而此时的明王则是忿怒相。

    明王最广为人知的便是五大明王,而不动明王居于五大明王中心位置,亦即居于首位,另四尊明王围绕在他身边,他是明王之中最重要的尊格,被称为不动尊或无动尊,与观世音菩萨和地藏菩萨并列。

    只见不动明王相上升起起一道道金色佛光,只是这佛光中没有半分慈悲,只有包含着佛陀怒火的冷酷。

    与此同时,徐北游也现出身来,摇身一晃,抖落身上附着的太阳真火,因为有玄黄之气护身的缘故,竟是毫发无伤。

    反观狼狈不堪的松赞活佛,高下立判。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