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四佛捧日放光明
    以这轮红日为中心,在其四周隐隐生出四尊大佛虚影,不过这四尊大佛与中原佛陀之像却又不同,每尊都是身生六臂,或是手持金刚杵,或是手持七色幡旗,或是手指黄金宝幢,或是手持转经轮,分立于大日四方位置,就像是四尊佛陀共同托举起一轮红日。

    仿佛是受其感染,天地间隐隐回荡起阵阵真言念诵之声,使整座摩轮寺镀上了一层金红色的镶边,庄严无量。

    四尊佛陀分别位居四方,其中东方佛陀男生女相,脸孔俊美如女子,线条柔和,泛着白玉般的光泽,衣着同样不同于中原佛门,倒像是宝竺国的装扮,头戴如塔之孔雀宝冠,上身披绫罗,下身着长裙,双手结成宝瓶印。

    西方佛陀身材胖大,面方大耳,土黄色的僧衣敞开,袒露出肚子,不过又不似东来佛祖那般跌坐,更不曾有半分慈眉善目,神情肃穆,双手结大金刚轮印。

    南方佛陀又瘦又高,脸庞狭长,面带枯槁之色,一双眉毛极长,几乎要垂落到双膝位置,身着大红色的僧衣,外披紫色袈裟,露出半边臂膀,结无畏印。

    北方佛陀身材高大,更甚于寺庙中的天王金刚,面相凶恶,露出嗔怒之色,身上所着也并非袈裟僧衣,而是类似于宝甲之物,结不动明王印。

    虽然摩轮寺比不得执天下修士之牛耳的道门,甚至还曾两次遭厄于道门之手,但其传承之深远,却是更甚于天机阁、白莲教之流,正如道门内有积善、经典、丹鼎、符篆、占验五派之分,摩轮寺中也有五大派系,分别是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雍仲派,又因为五派僧人的衣着颜色不一,被中原修士以衣着颜色分别称作红教、白教、花教、黄教、黑教,如今摩轮寺中的四大活佛就分别是其中四大派系的首领人物,分别是黑教雍仲派的松赞活佛,白教噶举派的葛增活佛,花教萨迦派的萨伽活佛,黄教格鲁派的金贡活佛,以及红教宁玛派的寺主秋思。

    五大派系在草原上都是举足轻重,修行又各有其独到之处,因此彼此之间在平日里多有芥蒂冲突,甚至是教义之争,可如今却是全部联合起来,上次联合还是他们共同架空了出身红教的寺主秋思,由此可见,他们对于徐北游的到来是何等重视,几乎到了将其视之为可以动摇四派根基的地步。

    四尊古佛一起催动手中的法器,红日开始冉冉上升,一时间天地色变,云卷风怒,声势骇人。

    两轮太阳悬于天幕,使得天地间一片白亮,再无一处阴影藏身之处,处处光明,处处是佛国净土。

    面对如此威势,徐北游也终于显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这便是摩轮寺的重器,大日印轮,并不逊于道祖传下的三大重器。

    相传佛祖有三身,也是寺庙大雄宝殿中供奉三尊佛祖像的由来,三尊佛像并称为三身佛,其中的中尊为法身佛,是佛之本身,即大日如来,左尊为报身佛,名卢舍那佛,右尊为应身佛,也就是佛祖在人间的显化之身,名释迦佛。

    佛祖也传下了三件重器,对应三身佛,分别是应身佛的七宝莲台,报身佛的紫金刚铃和法身佛的大日印轮。佛门三分时,中土佛门得了七宝莲台,宝竺国金刚寺得了紫金刚铃,大雪山摩轮寺得了大日印轮,当年中原佛门最为鼎盛时,几乎与道门不相上下,唯独缺了一件重器,仅仅有一件七宝莲台的佛门方丈如何也比不过手持玲珑塔和都天印的道门掌教,这才使得佛门始终弱于道门一头。

    平心而论,若将道祖所传的三大重器排名,对应太清大道君的玲珑塔居首,对应玉清大道君的都天印其次,对于上清大道君的诛仙居于末尾,不过有舍也有得,玲珑塔的威力最大,可对于驾驭之人修为的要求也是最高,十八楼地仙驾驭起来都倍感吃力,反而是诛仙对于修为的要求最低,只要达到地仙十二楼修为便可勉强驾驭,甚至如徐北游这等有特殊机缘之人,在地仙八重楼时都能使诛仙出鞘。

    同理,佛门三大重器中,以大日印轮居首,可想要驱动大日印轮,非十八楼境界地仙不可,不管是当年紫尘和上官仙尘联手袭击菩萨居处,还是后来道门攻破摩轮寺山门,摩轮寺中都无人动用大日印轮,使得这件佛门重器等同于无。后来的秋思也是如此,以她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动用大日印轮,只能被四位活佛架空,反倒是四位活佛执掌摩轮寺后,想出一套以四人之力催动大日印轮的法门,这才有了现在的眼前一幕。

    徐北游望向天空,那一轮红日越升越高,普照十地八方。

    徐北游将手中的天岚收起,重新张开手掌五指,一把拖曳着紫青之气的仙剑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

    几乎就在同时,在这轮“红日”之中,缓缓出现一道身影,内着红色僧衣,外披黑色袈裟,却是一副孩童相貌,正是四大活佛之首的松赞活佛,声音宏大开口道:“徐宗主,你若现在退去,为时未晚,贫僧可以既往不咎。”

    徐北游手握诛仙,抬头望着这个“孩童”,笑道:“若是要退,徐某又何必来?”

    松赞活佛本也没想着凭借一句话就能吓退这位剑宗宗主,闻言只是摇头,然后道:“既然徐宗主执迷不悟,那就休怪贫僧不留情面了,到时玉石俱碎,悔之晚矣。”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举起诛仙,伸手在剑身上轻轻一抹。

    自那只夏蝉观剑再到如今亲手握剑,十几年的记忆画面如走马观花在眼前一一掠过。

    他整个人的气势的骤然一变。

    只见徐北游身上那丝玄黄之气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缭绕全身。

    松赞活佛的脸色凝重几分,破天荒地对这个年轻人生出几分敬佩,如果是一个他这个年纪的老人,能有这份心怀天下的胸襟,那不奇怪,可这样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也隐隐有了此等心境气概,那就只能说是时势造英雄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

    这位剑宗宗主先前在江南连番大战中受创不浅,但是却在最后与尘叶的一战中引来大齐气运反哺,摇摇欲坠的境界竟是因祸得福,恢复大半。

    徐北游神情肃穆,举剑向上一指。

    几乎就在同时,天空如同炸开一个窟窿。

    一道如同山岳的紫雷轰然坠落!

    直直降临砸在松赞活佛的头顶,其势如九天银河倒挂,飞流直下三千丈。

    剑二十七,御天雷一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