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启大阵双日曜空
    这一幕,仿佛真是天上仙人降下一场笼罩了摩轮寺了大雨。

    数不清的飞剑砸向大雪山上这座如同一座雄城的寺庙,所有的摩轮寺僧人都为这极为霸道的一幕感到震惊。

    飞剑落在寺庙中,落在巍峨如城墙的寺庙墙上,或是周围的大雪山上。

    寺内寺外,尽是风雷呼啸之声。

    所有的摩轮寺僧人都感受到了大雪山的震颤,白色的洪流从山顶激荡而下,整座摩轮寺仿佛在沉闷低吼。

    能被剑宗中人葬在剑冢岛上的剑器,或是碧游岛轩辕剑炉中所铸之剑,都不是凡物,其中自有剑气灵性,比起纯粹以剑气凝聚而成的飞剑,不可同日而语,再加上徐北游的驾御之功,几乎每一剑都相当于鬼仙修士的全力一剑。

    在剑雨缓缓消散之后,大雪山和摩轮寺被插满了各种长剑,清亮的剑身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此时的摩轮寺像一只身上插满了羽箭的巨兽,正匍匐在大雪山间,痛苦呜咽。

    萨伽活佛伸手拍打掉几把射向自己的飞剑之后,脸上仍旧是难以置信的神情。他相信以徐北游的实力驾驭如此多的飞剑不难,但绝不相信徐北游可以将如此多的飞剑从东海搬运到数万里之外的大雪山,这几乎已经是仙人的手笔,就算是当年还未飞升的上清大道君,在与道门决裂时,也是用一方剑匣“驮”着数十万把剑去往东海的。

    但是眼前这幕景象由不得萨伽活佛不信,这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在他身后的大殿之内,四大活佛之首的松赞活佛不知何时已经起身走下铜床,拖曳着宽大的僧袍来到萨伽活佛的身侧,这位隐藏极深的摩轮寺真正话事人平静解释道:“以徐北游刚才直接动手的架势来看,应该是葛增师弟哪里被他看出了破绽,所以他并不相信我们会真心诚意地和他坐下来谈,故而直接先发制人。再者,我们拖延了十二个时辰的时间来做准备,那么这位心中早有成算的剑宗宗主,想来也不会在那里空等十二个时辰,看来这个年轻人的确准备了一个很大的‘惊喜’。”

    萨伽活佛灵犀一动,感叹道:“多半是那个剑宗宗主代代相传的剑匣,当年上清大道君就是以此负剑,其中自有须弥芥子之玄妙,否则以公孙仲谋当年的修为,根本没必要时时刻刻都要带着那方剑匣,原本葛增师弟说徐北游没有携带剑匣,可现在看来仍是小觑了这位剑宗宗主的心机,他只要将匣中藏剑的剑匣藏在西北的某地,甚至是朵颜城中,那么他驾御如此多的飞剑就是轻而易举之事。”

    貌如孩童的松赞活佛略作思索,点了点头,“应是如此。”

    这位摩轮寺上的掌权话事人,千算万算都没能算到那位剑仙竟是这般不讲道理,不曾入寺而是直接在寺外大打出手,让他们先前的许多算计都成了无用之功,如果徐北游不是急于缓解西北局势,那么他真可以选择先杀葛增和金贡中的一人,然后就此离去,等待时机再杀一人,终有一天能将他们四人全部杀绝,那时候的摩轮寺就只能任人鱼肉。

    松赞活佛举目望去,在他的视线中,那位剑宗宗主仍是没有请出杀伐第一的仙剑诛仙,只是一身浩大剑气萦绕全身,直冲霄汉,当下的几位师弟根本不是对手,就算再加上一个修得大自在天天魔化身法相的自己,恐怕也未必可以力敌。

    松赞活佛缓缓开口道:“请两位师弟回来吧,面对此人,非我四人联手不可,没必要再继续试探下去了。”

    萨伽活佛以神念给外面的葛增活佛和金贡活佛传讯之后,苦涩开口道:“师兄,是否要准备启用大阵?”

    他同样清楚此时的局势,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面对这位杀穿了江南和南疆的剑宗宗主,就算他们四人联手,最多也不过是不胜不败的局面,所以想要真正胜过甚至是杀死这个年轻人,不能仅靠他们四人之力。

    说话之间,两位活佛已经返回宫殿,不过相较于先前,此时的两人却是狼狈太多,葛增活佛气机衰弱的同时,右手手掌被整个刺穿,此时仍是血流不止,而金贡活佛则是面无血色,皮肤近乎透明,几乎可以看到其下的血肉和筋络松赞活佛轻声道:“我有一种直觉,今日一战,可能会一波三折,也可能会大起大落,几位师弟要有足够准备,现在我打算开启大阵,还请三位师弟助我。”

    另外三人同时脸色一肃,沉声道:“谨遵师兄法旨。”

    说罢,松赞活佛向前迈出一步,缓缓抬起双臂,双掌猛然合十。

    一轮轮佛光自他脑后升起,伴随着佛音袅袅,金光刺眼。

    虽然他修炼的是大自在天天魔法相化身之法,但是佛魔本一线,此时用出佛法,仍是倍显佛陀妙义,使得刹那变永恒,芥子纳须弥,天下之大,处处皆是极乐佛国,方寸之间,也可自成一片佛土。

    另外三尊活佛也随之双手合十。

    在一瞬之间,殿内的四方巨大古佛活了过来,或拈花,或合十,或结宝瓶印,或结无畏印,刹时间,大放光明。

    佛光普照。

    而在殿内还有八根巨柱,柱上分别缠绕一条天龙,此时也如有灵性地脱离巨柱游动开来,围绕古佛盘旋。

    天龙护法。

    四僧、四佛、八龙,一起诵经。

    浩瀚无垠之佛光,仿佛要普照四方十地,,一阵阵梵言禅唱,透过虚空,震撼大千世界。

    一点点金色的佛光,汇聚成一轮,光芒普照十方,继而越变越大,无边佛光之中,一轮巍峨广大到无法形容的红日在摩轮寺的上方浮现。

    此乃摩轮寺的根本妙法。

    西方教一脉自宝竺国兴起,在玄门两分内斗时传入中土,甚至曾一度取代道门成为中途第一大宗门,随后三分。其中以中土佛门为尊,而佛门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为根本经典,也就是金刚经。摩轮寺则是以《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为根本经典,亦称《毗卢遮那成佛经》,而大毗卢遮其实就是中原信众所说的大日如来,毗卢遮那成佛经即是大日经。

    此时摩轮寺的四大活佛以大日经根本妙法催动摩轮寺的镇寺重器大日印轮,便造就了双日当空的奇异景象。

    大日印轮所化之红日,有形而无质,寻常人难以动用,可一朝显化实质之后,镇压九天十地,丝毫不逊于道门连通三十三天的玲珑塔。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