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御万剑一人攻城
    动手了?

    大殿内的孩童僧人和枯瘦老僧对视一眼。

    真的动手了,看来这位剑宗宗主的果决还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没有客套,直接动手了。

    两位活佛一起朝殿外望去。

    摩轮寺依山而建,其中建筑的位置高度自然也是随着地势层层递增,这座宫殿几乎处于整座寺庙的最高处,两人由此望去,没有任何建筑和墙壁阻拦,可以清楚看到远处那座高大金佛,以及漫天的佛光。

    孩童僧人盯着这幕景象,喃喃自语道:“当年祖师曾说,出家之人,四大皆空,不见性情,唯留佛性,那时候便成了佛,醒也是佛,睡也是佛,行也是佛,卧也是佛,如此方是人世之佛。”

    枯瘦老僧点头笑道:“这的确是祖师当年所言,也唯有祖师才能当得起活佛之称,人世间活着的佛。”

    孩童僧人轻声道:“三千世界本无穷,人世称佛又如何?我自叩首佛像之前,日日见佛,月月见佛,睁眼闭眼之间,见得金光如海,佛光漫天,其中都是佛意,可到底什么是佛?”

    枯瘦老僧的脸色凝重几分,“师兄,自从你修炼大自在天魔法相化身之法后,性情便有些不同,如今又出此言……”

    孩童僧收回视线,摆了摆手,示意枯瘦老僧不要再说下去,不过却没有开口辩驳什么。

    有些话,不是他不愿意听,只是说了无益,那就不必说出来,以免徒增烦恼。

    这个世道,宗门林立,这些宗门培养出来的修士,同样是不缺,哪怕地仙十二楼境界以上的大修士也是如此,唯有十八楼境界的修士,方能勉强算是不可或缺。当然,绝大多数宗门并没有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公孙仲谋时代的剑宗如此,摩轮寺也是如此。

    孩童僧人叹息一声。

    如今的剑宗已经有了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可摩轮寺呢?

    他们四人,葛增修习大日如来妙义中的降三世之法,金贡修习伏魔神通和般若龙象大力,他们两人说到底还都是在摩轮寺传承的范畴之内,而他和法号名为萨伽的枯瘦老僧则是剑走偏锋,萨伽修习欢喜妙义,吸纳无数女子元阴,他则是修习当年玄教教主留下的天魔策,试图修成慕容玄阴都未能修成的大自在天魔法相化身之法。

    有舍才能有得,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突然之间,孩童僧人的心口猛然一颤,触动心弦。

    到了他这个境界的修士,金风未动蝉先觉之事几乎是从无意外。

    下一刻,整座摩轮寺轰然震动。

    身形枯瘦的萨伽活佛脸色大变,猛然从铜床上起身,来到殿门前。

    殿外猛然吹进一阵大风,将萨伽活佛身上的红色僧衣吹得肆意飘拂,而殿门外惊鸿一瞥的一幕场景更是让这位活佛感到惊悚。

    葛增活佛请出的那座大佛法相被人一脚踏在头顶,就这么向后倒仰,不断倒退,最终整个后背撞入大雪山中,使得整座大雪山轰然震动,以至于几处雪峰上甚至出现了小规模的雪崩。

    萨伽活佛随之抬头望去,看到那人手持三尺青锋立于空中,仍旧保持着一脚踏落的姿势,在他下方的碧罗湖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心位置,金贡活佛从水下缓缓升起,如出水沐佛,只是面色苍白,显然在先前的交手中吃了不小的亏。

    难道说,两位活佛联手,甚至连那人的诛仙都逼不出来?

    这就是十八楼境界剑仙的骇人实力?

    震惊之余,萨伽活佛用眼角余光撇向自己的师兄,摩轮寺四大活佛之首的松赞活佛。

    然后他隐隐松了一口气。

    就算你徐北游是十八楼剑仙,近乎举世无敌,可这里却不是江南,这里是大雪山,是摩轮寺屹立了千年的地方,中原儒门的亚圣曾经说过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如今地利和人和都在我手,任你是十八楼的剑仙又如何?

    不过紧接着再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徐北游根本不理会葛增活佛和金贡活佛,举起手中的天岚,然后缓缓向前一指。

    刹那之间,天际尽头出现一道深深的黑线。

    几乎就在同时,正在朵颜城中的林锦绣忽然惊讶出声,抬着头。

    在她身旁的陈晨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一片“黑云”从朵颜城上方飞过。

    由南往北,向着大雪山方向而去。

    今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以萨伽活佛的目力,可以看得极为清楚,这道黑线不断接近,很快便布满了整个天幕,黑压压,乌泱泱,遮天蔽日一般。

    远远望去,就像从东边的天际尽头,一大片“黑云”正在缓缓压至。

    之所以给人缓慢的感觉,当然不是因为这片“黑云”移动速度太慢,而是因为“黑云”太广太阔,从而给人一种慢的感觉。

    实则那片黑云迅速掠过天际,距离大雪山也越来越近,不仅仅是萨伽活佛,就是摩轮寺中的僧人都已经看清,哪里是什么黑云,分明是密密麻麻的飞剑,是一片黑压压的剑雨。

    无数飞剑,排列成阵,呼啸而至。

    高悬九天之上的太阳洒下万丈光芒,明亮的光线落在这片剑雨上,使得这片剑雨不再“漆黑”,而是反射出无数光芒,绚烂夺目,每一把飞剑仿佛都是熠熠生辉,仿佛是无数光焰正在天幕上熊熊燃烧。

    没有人能够看清,这片光彩绚烂中到底有多少飞剑,所有人只知道,这位剑宗宗主驾驭了不计其数的飞剑。

    这些飞剑,正朝着摩轮寺而来,而且它们并非是以剑气凝聚而成,而是实实在在的剑器。

    放眼整个草原,甚至是中原,没一个地方会有如此多的剑,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些剑来自东海三十六岛中的剑冢岛,那里是剑宗葬剑之地,其中所藏之剑,又何止百万!

    这也大概是近百年来跨越距离最远的一次驾御飞剑,从东海上的剑冢岛,到草原大雪山,其间距离又何止万里?

    这一刻,萨伽活佛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甚至整个摩轮寺都是鸦雀无声,无数的飞剑越来越近,其带出的凛冽呼啸之声也愈发清晰,如山呼海啸,响起在所有人的耳中,又是重重敲打在所有人的心上。

    蔚为大观。

    摩轮寺中的所有僧侣,都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寺中钟声不起,鼓声不作,就连诵经之声也不再响起。

    下一刻,剑雨轰然落下。

    比之上官仙尘当年驾驭万剑出海还要壮阔。

    萨伽活佛看的目瞪口呆,剑宗中人,做事情都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他脚下的这座摩轮寺,丝毫不亚于一座雄城。

    你徐北游难道真想一人攻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