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两大活佛迎客礼
    剑气所化的“弩箭”落在大佛的身上,激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涟漪。

    虽然整尊大佛仍是不曾动摇,但是大佛周身的金光却是迅速黯淡下来,同时那些天女伽蓝也被“弩箭”无情射杀,很快天地间只剩下一尊大佛。

    佛门,以铸就金身和法相而着称,犹如最坚固的大盾,而剑宗则是天下间最为锋利的长矛,接下来的一剑,注定会是一场矛盾之争。

    长虹来到大佛面前,徐北游以天岚剑首狠狠撞在大佛的心口上,天岚瞬间出鞘二尺。

    一道粗如粗如峰峦山根的恐怖剑气直接在大佛的胸口炸开。

    无数剑气四散激射,落在碧罗湖上,激起层层大浪水花,落在远处的雪峰,顿时有雪崩坍塌,但更多的剑气还是游走于大佛身上,流转不休,仿佛是用剑气为这尊大佛“重塑金身”。

    整尊大佛开始轻轻颤抖,幅度越来越大。

    凝聚出这座大佛法相的葛增活佛皱起眉头,心底间更是悸动连连,显然是触动了金风未动蝉先觉的心弦。

    下一刻,长虹后退,原本不可动摇半分的大佛开始剧烈晃动,与此同时,他挂在胸前的那串佛骨念珠更是纷纷开裂,每一颗头颅仿佛在放声大笑,又如恶鬼哭嚎。

    葛增活佛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将双手内外一合结成宝瓶印,催动降三世法身,头顶上悬空的三颗舍利激射出一道佛光,与金色大佛相合,试图将情况稳定下来。

    然而在愈来愈盛的剑气面前,本该不可动摇的金身大佛却如风中残烛一般,无论葛增活佛如何灌注佛光都不过是杯水车薪,此时他胸前的那串数珠已经有十余颗人骨爆裂开来,化作粉末随风而散。

    就在此时,一直旁观的胖大僧人终于出手。

    他被林寒尊为金贡活佛,精通金刚伏魔的龙象大力,与道门三大丹田循序渐进的修行方式截然不同,他一心一意修炼自身体魄,也就是佛门中人所说的色身,而且不同于他那个注重采阴的师兄,他的根本在于一个吃字,他曾经一日九餐,一餐一牛,日啖九只牦牛,月月如此,年年如此,又辅以大量的珍贵药物,使他体内气血达到了极为骇人的地步,就是与那些上古传说中的诸多荒兽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他这一脉修行方式又与纯粹武夫不同,虽然武夫也是一意精修体魄,但以萧家拳意为例,他们又是专注于体内多如繁星的诸多窍穴,从皮膜到骨髓,搬运气血,凝练洗涤,开启人体无尽秘藏,再与诸天星辰相互感应,最终在窍穴之内凝聚身神,如萧玄、赵青等人,一拳出便是百千身神同时出拳,比之十八楼地仙也毫不逊色,甚至单以战力而论,还犹有胜之。

    可金贡活佛却是不然,他只是一意修炼气血,却不凝练窍穴,更谈不上凝聚身神,故而远不如武夫体魄那般无漏无缺,不但有自身气血外溢,而且还使身躯体型异常庞大,几乎是常人的数倍。

    只见他一步迈出,竟是展现出一种与体型极为不符的轻灵之态,飘摇而起,出现在那道长虹面前。

    长虹似乎想先破去已经摇摇欲坠的大佛,不愿与此人纠缠,方向稍作偏移,就要完全出剑,但身形庞大的金贡活佛也随之横移一步,继续挡住长虹的去路。

    都说事不过三,可长虹却是连第二次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在金贡活佛拦路之后,剑气散去,露出其下的身影。

    这是金贡活佛第一次见到这位名震天下的年轻人。

    一身锦绣白袍飘摇不定,腰间的三尺青锋只差一丝就要完全出鞘。

    不过让金贡尤为记忆深刻的,却是此人的满头白发,虽然白发被束成发髻之后纹丝不乱,但却让他想起了那位传闻中同样是白衣白发的大剑仙上官仙尘。

    这便是剑宗的新任宗主徐北游吗?

    金贡活佛张口大喝一声,只有一个音节,乃是九字真言中的第一字。

    “临!”

    同时这位活佛也双手结不动明王印。

    佛门以左手为常静,故名为慈悲之手,渡顽愚众生,右手为常动,故名为智慧之手,渡上根利器,称为“悲智双运”渡尽无余凡夫。合此双手即表示断除“贪嗔痴疑慢”之烦恼障惑,是远离身语意之无始无明,其合掌的姿势名为“印”。

    佛门有九字真言,又名奥义九字,分别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

    与之相对应的九个手印,又名奥义九字切,分别为:不动根本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宝瓶印。

    此时金贡活佛一字一结印,每一字真言出口皆响如一道雷霆响彻在天地之间,三字之后便如天道震怒一般,巨大的声音直震得漫天云卷云舒,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七字之后,金贡活佛双手结成日轮印,大喝一声,“在!”

    声音不似先前那般振聋发聩,但却恢宏深远,如有佛说法讲经,又仿佛是万千佛子齐齐诵经顶礼。

    不断落在大佛身上的剑气在九字真言之下,渐渐显现出瓦解之势,当金贡活佛喝出最后一个“前”字,并将手印变为宝瓶印之后,所有的剑气瞬间全部破碎,然后大佛的金身上又重新显现出璀璨之色。

    九字真言乃是摩轮寺之无上降魔正法,一字一音皆是外引天地巨力,内合人身性命,金贡活佛以自身庞大无比的血气喝出九字真言,此时就是剑气这等死物,也是被其生生“度化”。

    紧接的着大佛伸出一掌,单手结印。

    手印如山,生生遮住这一片天幕,似要将徐北游镇压在这一座手印所化大山之下。

    徐北游不闪不避,只是抬手伸出两指,并拢成剑指。

    手印如山,遮住了徐北游头顶的一片天幕,遮挡住了从天上洒落的阳光,在徐北游的下方映出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相比之下,徐北游像人掌之下的一只蝼蚁,这一指看起来更是可笑。

    当这一指点在泰山压顶般的佛掌上时,如蜉蝣撼树,可笑不自量。

    然而下一刻,大树却在蜉蝣的撼动下开始摇晃。

    这一指撑住了遮天般的巨手。

    甚至还要刺破这只挡住头上一片天幕的佛掌!

    徐北游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破!”

    佛掌顿时支离破碎,然后整只佛掌缓缓消失不见。

    万丈光明再次洒落世间。

    葛增活佛脸色骤然苍白,低头望去,他的掌心上凭空出现了一个血洞。

    就像被人一指穿透。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