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碧罗湖畔剑仙行
    两人相携出殿,准备去迎接那位剑宗宗主。

    大殿内只剩下孩童僧人和枯瘦老僧之后,孩童僧人缓缓说道:“两位师弟,一位师弟精通降三世妙法,一位师弟精通般若龙象大力,就算对上道门的列位大真人也丝毫不惧,可是面对这位剑宗宗主,怕是没有太多胜算,你我还是要早做打算才是。”

    枯瘦老僧苦涩道:“自从我被林寒册封活佛并赐予金瓶之后,不仅仅是纳哈楚部,还是其他数部,近万名女子的元阴尽归于我一人,又结合本寺的欢喜如来妙义,可即便如此,仍是未能踏出最后一步,实在是有愧师兄期望。”

    孩童僧人摆了摆手,说道:“这本就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这次徐北游前来,还是要我等师兄弟四人联手应对才行。”

    枯瘦老僧合十点头。

    此时在距离大雪山下碧罗湖畔大约百里外的地方,两人并未骑马,而是一人带着另外一人凌空飞渡,朝着大雪山方向飞速接近。

    那名带人飞掠的年轻剑客,腰间悬有一剑,不是如雷贯耳的诛仙,而是陪伴他时间最长最久的一剑,天岚。

    剑仙风姿。

    至于被他带着飞掠前行之人,则是本代布罗毕汗陈蒙,虽说陈蒙也并非常人,可这般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人带着前行,还是极为不舒服,只是面对这位近乎世间武力无敌的剑仙,他也只能苦笑无言了。

    太阳逐渐升高,终于抵达中天位置之后,洒落下万丈光芒,将天地间照射得明亮无比。

    霞光万丈,映照得那名白衣剑仙仿佛身披五彩流华,璀璨无比,在距离碧罗湖还有不过百余丈距离的时候,徐北游停下身形,下落在湖畔的湿地上,陈蒙猛地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而徐北游则是抬头看了眼阳光下的大雪山,左手拇指抵住天岚的剑锷,轻轻向前一推。

    天岚出鞘一分。

    以他立足之处为圆心,剑气如狂风向四周层层扩散开来,吹得陈蒙的衣袍猎猎作响,吹得碧罗湖的湖面上荡漾起层层涟漪。

    徐北游微微眯眼,有些喟叹。

    他已经表明诚意,放走了葛增,可大雪山上的人却似乎不打算回应他的这份诚意,在整整十二个时辰之后,才请他去往大雪山,徐北游从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他人,在他看来,这十二个时辰的时间恐怕不仅仅是商讨该不该请他去大雪山,而是着手准备应对他这个不速之客才对。

    按照林锦绣所说,这座大雪山上有一座大阵,葛增邀请他登上大雪山,恐怕是打了“请君入瓮”的主意,不过他坦然赴约,又何尝不是恃力欺人?摆明了因为摩轮寺中没有可以与他相提并论之人,便光明正大地欺压上门,换成道门、佛门、或是玄教任何一家,徐北游都不敢如此行事。

    徐北游望向前方,轻声笑道:“陈王爷,还请退后吧。”

    这位在草原俗世中权势仅次于林寒的布罗毕汗苦笑道:“徐宗主这是何意?”

    徐北游平淡道:“陈王爷又何必再装糊涂,此次大雪山之行,恐怕不会一帆风顺,若是徐某与四位活佛起了争执,殃及到陈王爷就不好了。”

    陈蒙又是苦笑。

    只怪先前葛增伯父的敌意太过明显,使得这位剑宗宗主早早生出戒备。

    可话又说回来,谁又能想到本该身在江南的剑宗宗主会出现在万里之外的草原?当下情形,几位活佛也只能先用一个“拖”字诀,然后再去准备应对这位剑宗宗主之事。

    陈蒙轻声说道:“徐宗主,我再多嘴一句,能不起冲突,还是不要起冲突为好。”

    此时徐北游的气势已起,拇指再向前推剑两分,整把天岚已是出鞘三分,浩荡剑气冲霄而起,嗯了一声,道:“这是自然,毕竟以和为贵。”

    陈蒙轻叹道:“静候佳音。”

    徐北游笑道:“陈王爷,那徐某先行一步。”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一掠而逝。

    原本向四周扩散开来的剑气汇聚成一道长虹,横掠过整座碧罗湖。

    与此同时,一尊金身大佛带着宏大威严的气势缓缓立起,周身有金光环绕,四周有天女伽蓝相随,梵音阵阵,脑后有一轮背光,其中不断浮现面露嗔怒之色的明王、金刚,又有低眉慈悲的佛陀、菩萨、罗汉、诸天,让人望之便要生出敬畏之心,若是有凡夫俗子在此,恐怕就会将眼前之佛当做是西天极乐世界之佛。

    不过那道剑气所化的长虹却是没有丝毫停顿,径直朝大佛而去。

    几乎就是转眼之间,那抹长虹相距大佛已经不足十里路程。

    “徐宗主,请止步。”

    骤然之间,有一道宏大佛音响彻于天地之间,仿佛大钟轰然作响,声浪滚滚回荡。

    与此同时,人未至至剑气先至。

    徐北游按剑前掠,腰间那柄天岚已经出鞘一尺。

    若是有剑宗之人在此,就会辨认出徐北游所用一剑,并非是剑三十六中的高绝剑式,仅仅只是拔剑术而已,又有“刹那芳华”的雅名,当初徐北游在对战赤丙时,就曾用过此种手段,只是没有今日这般骇人声势而已,今日徐北游还未完全拔剑,就已经剑气翻滚如雷。

    先前徐北游多以诛仙对敌,诛仙的名头太大,而徐北游的对手又太强,以至于会让许多人下意识地忘记这位剑宗宗主也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而且还是地仙中战力最强的剑修,哪怕不用诛仙,剑气之强,剑气之盛,仍是举世无双。

    面对如此剑气,那座金身大佛缓缓伸出一只巨大手掌,七色光华流转不休。

    一掌凌空拍下。

    剑气长虹骤然加速,擦肩而过,堪堪躲过这一记惊天动地的大手印。

    与此同时,碧落湖的湖面上蓦然出现一只足有数里方圆的掌印,使得湖水猛然下陷。

    这一次真是湖水溢出湖岸。

    大佛又是伸出另外一手,与先前拍下的有点一手两两相合,结成手印,顿时佛光大盛,其中化生出无数的佛陀、菩萨、罗汉,个个栩栩如生,个个宝相庄严,开口说法,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佛音如狮子之吼,震荡心神,又有数不清的佛子的齐齐诵经之声,似是要引人超脱到传说中的西方极乐世界。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伴随着滚滚佛音,佛光普照三界十方。

    在无尽佛光之中,一道剑气长虹仍旧是快速前行。

    无数剑气在长虹四周不断生出,继而凝聚成一道道如攻城巨弩的弩箭。

    “弩箭”一刻不停地激射大佛。

    丝毫不逊于两襄城外的攻城大战。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