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大雪山上寺庙中
    在整整十二个时辰之后,跟随葛增活佛离去的布罗毕汗陈蒙终于去而复返,告知徐北游,摩轮寺的四大活佛已经在大雪山上恭候大驾,请徐宗主移驾大雪山。

    徐北游没有与林锦绣告别,与陈蒙一起去往大雪山。

    此时碧罗湖畔的大雪山上,摩轮寺内一座巨大宫殿中,内有四方古佛,古佛前又各有一张宽大床榻,床榻通体金色,以实心的镶金黄铜铸就,四面刻以相轮、覆盆、仰月、宝珠、花卉、龙图等图案,与中原佛道两家偏爱的蒲团截然不同。

    此时有四名红衣僧人分坐其上,其中一名高大僧人正是与徐北游交手而不敌的葛增活佛,不过此时他已经伤势无碍,不但修复了眉心处的伤痕,而且已经重铸金身。

    此时一名干枯瘦小的老僧的缓缓开口道:“当年玄教教主秘密造访我摩轮寺,与当代寺主莲花祖师交流金身之法,试图将我摩轮寺的不动金身和玄教的不灭金身两相结合,创出一门九转金身之法,可惜此事不知如何泄漏了风声,引来了道门掌教紫尘和剑宗宗主上官仙尘,两人联手闯入我大雪山的菩萨居处,一番激斗之后,紫尘以三灾业火烧死了玄教教主,使得玄教在其后的几十年中四分五裂,直到慕容玄阴出世才得以重新一统,同时上官仙尘以剑二十三杀害了莲花祖师,这才让道门微尘和溪尘有了可乘之机,在几十年后险些毁我摩轮寺根基,不过好在莲花祖师在身殒之前已经将部分九转金身之法传下,也多是依赖此法,葛增师弟今日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重塑金身。”

    葛增低首合十道:“也是多仰仗诸位师兄护法相助,葛增方能在短时间内修复金身。”

    这时又有一名胖大如小山的僧人开口说道:“葛增师弟与那人交手之后,可有什么收获?”

    葛增的神色凝重了几分,缓缓说道:“此人出身于剑宗,不但有十八楼境界的修为,更是继承了剑宗的全部绝学,又是手持诛仙,换句话来说,虽然比不上后来圆满巅峰的上官仙尘,但是与当年杀害莲花祖师时的上官仙尘已是相差无几,而且……”

    葛增面露迟疑之色。

    最中央位置是一名貌如孩童的僧人,看上去不过才十岁左右,鲜红袈裟披在身上显得空空荡荡,不过他既然能出现在此地,又隐隐是四人之首,那么应该跟那些返老还童的道门大真人路数相似,仅仅是一副孩童的皮囊,实际上已经不知活了几个甲子,只见他缓缓开口道:“而且什么?葛增师弟尽管言之便是。”

    葛增沉声道:“在他出剑的一瞬间,我竟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丝玄黄之气。”

    话音落下,其他三名僧人俱是露出惊异之色,为首的孩童僧人喃喃道:“玄黄加身,自能清心宁神,万法辟易,诸邪不侵,甚至可以消弭天道劫数,历代帝王皆有玄黄护体,这才不至于有修士暗中以厌胜之法谋害帝王。据说那位大齐皇帝萧玄便是将此法运用到了极致,强行以帝王之尊踏足地仙十八楼之上的长生之境,就连道门掌教真人秋叶也不是他的敌手,若非因为天道规矩不容这等手段,当今天下又是另外一副光景了。”

    先前开口的枯瘦老僧接口道:“依照师兄所言,玄黄加身必须是帝王之尊,若是草原汗王或那东海魏王也就罢了,徐北游并非人君之相,何故有玄黄加身护佑?莫不是葛增师弟看错了?还是那人以幻术故布迷阵?”

    葛增苦笑道:“我绝无可能看错,至于是否故布迷阵……”

    胖大僧人开口道:“若是道门中人,还真有这等可能,可是剑宗中人素不擅长此等手段。”

    孩童僧人摇头道:“不是幻术,应该是真的,如今大齐帝位空悬,最有可能登上帝位之人就是那位大齐的齐阳公主,而徐北游又是齐阳公主之夫,夫妻本是一体,再加上他一心一意为大齐效力,合了大齐的人道气运,又不像萧玄那般刻意凝练玄黄之气,并不触犯天道规矩,故而在大齐的气运反哺之下,身具一丝玄黄之气也在情理之中。”

    其余三人皆是恍然,朝着老僧合十道:“师兄所言甚是。”

    紧接着葛增试探开口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先前的谋划……是否不作数了?”

    另外两人也望去那名孩童僧人。

    孩童僧人略一沉吟,又是摇头道:“仍旧按照先前谋划行事。”

    胖大僧人眉头皱起,忍不住问道:“既然徐北游身居玄黄之气,万法不侵,诸邪不入,那么我们为何还要强留于他?”

    孩童僧人轻声说道:“一则是因为徐北游身上的玄黄之气只是一丝,远不到历代帝王的地步。二则是徐北游此来目的,必定是因为西北战事,无非是要让我们摩轮寺出手扰乱草原局势,好迫使林寒退兵,如此一来,不但林寒先前的诸多许诺都无法兑现,反而还会迁怒于我们摩轮寺,这是我们万万不能答应之事。三则,如果放任徐北游离去,他必定会在草原上兴风作浪,若是他心动杀念,想要效仿当年上官仙尘那般出手杀人,你我四人总不能时时刻刻都聚在一起,只要被他找到机会,便是陷入身死绝境,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我们先发制人。”

    枯瘦老僧点头道:“师兄言之有理。”

    葛增和胖大僧人对视一眼之后,也都点头表示赞同。

    孩童僧人轻声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剑宗之人不是那魏王萧瑾,他们不会口绽莲花,只会拔剑杀人,想来那位杀穿了大半个江南的剑宗宗主心中也早有定数才是。”

    葛增活佛轻叹一声,道:“正是如此。”

    说罢,这位摩轮寺长老从铜床上缓缓起身,面上露出悲悯之色,头顶飞出三枚舍利子,大放光明,滚滚佛光之中隐隐有夜叉、修罗、天龙、天人、迦楼罗等八部天龙,又有三十三伽蓝、十八罗汉、四大菩萨等诸天神佛。

    与此同时,那位胖大僧人也从起身下床,这看似寻常的动作,竟是让整张铜床轰然作响,僧人双脚落地时不见如何,可整张铜床却是猛然向上弹起。

    若不是此处宫殿的地面被加持了数不清的佛家法咒,恐怕已经是支离破碎。

    传闻中摩轮寺有般若龙象大力,与佛门的金刚大力和移山大力不分伯仲,修炼至顶峰之后,有十三龙十三象的移山倒海之力,肉身成就龙象金刚尊者。

    这名胖大僧人就是此道佼佼者。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